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290章 我们又没做什么,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290章 我们又没做什么

    大宅门很快就把午餐送来了,还配了好几样大宅门的特色点心。

    江涵的叉子还没插到小蛋糕上,江澄把盒子直接挪到自己跟前,护食道:“你们吃那些,这几样点心不许动。”

    “你干嘛?”

    “我要给我师父带去,他喜欢喝咖啡,我给他带去当下午茶。”

    江涵的心啊,拔凉拔凉的,一个苏瑾男就算了,现在又来一个师父,他这个亲哥哥往哪排?

    好吧,江涵有点了解他亲爹的心情了。

    江澄手脚麻利的把点心盒子重新封好,见苏瑾男和江涵都看着她,赶紧甜甜一笑:“我接连两天无故旷工,不得讨好我师父啊?你们看什么看?这么多菜还不够你们吃吗?”

    苏瑾男听她这么说,心里那点不得劲儿就没了,不管怎么说,橙汁儿旷工也是因为自己呢,不能小气。

    吃了午饭,苏瑾男就回自己家了,江涵和江澄一起出门。

    江澄还在琢磨密码的事,“哥,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知道苏大叔家的密码呢?”

    提起这事儿江涵又心塞了,“这还用想吗?他家的密码是你设的吧?看他开你家门的那个利落劲儿,哼……”

    一个冷哼,不言而喻。

    江澄笑道:“他怕记不住才让我设了一样的。”

    江涵正色道:“下了班你老老实实回家,苏大叔这里我会再叫两个人过来看着,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老往一个大男人家里跑,像什么话?”

    “我们又没有做什么……”江澄不甘心的顶嘴。

    “等你们做出点什么来,就,就……”

    “就怎么样?哥,你是清朝穿过来的老古董吗?”江澄正儿八经的教育她哥:“你呀就别管我了,咱们两再有半年也就是二十二岁了,你要没事儿就赶紧去找个女朋友,约会呀,结婚呀都行啊,你看修,动作多快。”

    江涵:“……”

    “再说了,我这已经够安分了,我那些同学个个都有男朋友,个个都跟男朋友同居了,有几个还打过胎呢……”

    话没说话,江涵一把抓住了江澄的手:“我警告你啊橙汁儿,赶紧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给我抛掉,你要老老实实谈恋爱我不反对,整些乱七八糟的事出来我可不饶你。”

    江涵被江澄吓了一跳,恨不能掰开她的脑子,把她脑袋里面那些污七糟八的念头都弄干净。

    江澄乐得停不下来,“哈哈哈,哥,你真的是二十一岁吗?你还出过国呢,这思想怎么比老古板还老古板呢?”

    江涵忍不住揽住江澄的肩头,兄妹两一起进了电梯。

    “哥这不是担心你吗?你哥我是男人,当然就了解男人的想法。并且现在这个社会渣男太多,你又是江家的女儿,我跟爸妈整天都为你操心,你这个小笨蛋还不领情。我可告诉你啊橙汁儿,你要是喜欢什么人,必须先跟哥说,哥先帮你看看,懂?”

    “懂懂懂,你放心,你妹妹我现在还没有遇到喜欢的男人呢,哎哟哥你别磨蹭了,我师父还等着呢。”

    江涵按了电梯的关闭键,眼中划过一抹疑惑:“你知道你师父是谁吗?”

    江澄抱着点心盒子,一直盯着不断跳动的数字,“谁呀?”

    江涵道:“邢立夫不是本市的人,他家在帝都也是比较出名的大族。”

    “哦~”江澄对这个不感兴趣,“他很厉害的,咱们局长很器重他。”

    “那你好好跟她学。”

    “嗯!”江澄朝江涵笑了笑。

    兄妹两在车库分手,都要去上班。

    江涵刚到医院就被江谨言叫去了办公室。

    “爸,你找我?”

    “你从橙汁儿那里过来的?”

    江涵镜片后的眸子转了转,心说今天这事儿是绝对不能让老爸知道的,刚准备随口扯个谎,就听江谨言道:“你等会儿给橙汁儿打个电话,让她下班后去国贸那边的米其林餐厅见一个人。”

    江涵一愣:“见谁?”

    “她去了就知道了,对了,你让人给她送套衣服过去,让她好好打扮一下。”

    江涵嘴角抽了抽,“还要打扮?爸,这怎么有一种橙汁儿要去相亲的赶脚啊?”

    江谨言瞟了江涵一眼,道:“就是要她去相亲。”

    “啊?”江涵是真给惊到了,且不说江家的女儿还要相亲,就说橙汁儿的长相,橙汁儿的年龄,还不到二十二呢,这就急着相亲?

    不对不对,江涵转念一想,明白了。

    “爸,你就那么不待见苏瑾男啊?”

    江谨言看了江涵一眼,没有说话。

    “不是,人家橙汁儿跟苏瑾男之间其实什么事都没有。”

    江谨言道:“那我让橙汁儿相亲,对他们也没有影响不是?”

    小狐狸对上大狐狸,江涵表示自己段位还不够,不懂。

    这边江澄到了解剖室就自觉换好衣服,戴上口罩和手套。

    解剖台上摆着大小不一的的尸块,邢立夫正在对那些已经严重腐烂的尸块进行甄别,似乎想要把那些尸块复原。江澄进来的时候,他只是瞟了一眼。

    师徒两在解剖室一直待了两个小时才把大大小小的尸块摆放在原来的位置,然后发现死者除了少了头,还少了一条手臂。

    师徒两一边洗手一边交流,“师父,一般碎尸的背后都是因为凶手不想让人发现死者的身份,少了头这很好理解,可为什么还少了一条手臂呢?”

    邢立夫道:“有两点,一,死者的手臂应该有特殊的记号。二,死者本来就没有手臂。”

    江澄受教的点点头,两人洗完手出来,江澄把自己带来的点心双手奉上,笑得特别谄媚:“大宅门的点心哦,一般人吃不到的,我专门带来孝敬师父的。”

    邢立夫瞟他一眼:“放心,你的实习报告为师会好好写的。”

    “谢谢师父。”

    邢立夫就去煮咖啡,江澄跟在屁股后面没话找话:“师父,你相亲相的怎么样了?”

    邢立夫手上顿了顿,把咖啡豆放进去后才道:“没有成功。”

    江澄“啊”了一声,郁闷道:“师父你这么帅,那些女的是瞎的吗?”

    邢立夫道:“没关系,晚上继续。”

    “啊?”江澄瞪大了眼睛,师父,你就这么恨嫁吗?不对,恨娶吗?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