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288章 你自己说说你昨晚干什么了,垂丝柳在线言情
叶歌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288章 你自己说说你昨晚干什么了

    江澄跑回家拿来药箱,找到退烧药,准备给苏瑾男喂药呢,才发现这人家里连热水都没有。

    她只好又咚咚下楼,烧上水,趁这个空隙又回卧室,捏了热毛巾敷在苏瑾男的脑门上。

    苏瑾男在被窝里发抖,明明烧得面红耳赤的还在喊冷,动来动去的连毛巾都搁不住。

    这样下去肯定不行的,江澄打开橱柜,从里面又抱出一床被子给苏瑾男盖上。

    开水烧好了,她又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忙活半天给苏瑾男喂了药。苏瑾男是喝了酒的,她还专门注意了一下,生怕给他吃错药了。

    但是苏瑾男被这么一折腾睡的好像更不踏实了,他还是喊冷,盖着两床被子,身子在被子里非常不安的动来动去。

    他就好像被梦魇住一样,想要醒来,却怎么都醒不了。

    最要命的是那让人恐惧的空虚团团包围着他,他一无所有,对一切都无能为力,就连他这个人,都仿佛从内到外都空了。

    什么都不重要了,头发不重要,脸不重要,连这条命都不重要了。

    他什么都抓不住,也许,他注定不配拥有。

    苏瑾男想抱紧自己,其实他更想跳起来骂娘,骂段倩,骂费思凡,骂他自己。

    就像以前那样,狂妄的,肆意的,想怎么骂就怎么骂,想怎么毒舌就怎么毒舌。

    可是没意思,太冷了,冷得他牙齿打架。

    他承认,费思凡太狠了,也许他的目的要达到了,一边是自暴自弃,一边是浴火重生。

    苏瑾男觉得他需要的是勇气。

    一股凉意袭来,然后有个娇小的身子钻进他怀里,被子重新盖上,一条细嫩的胳膊紧紧抱住了他的腰。

    浑浑噩噩的苏瑾男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毫不迟疑的,一把把怀里的人紧紧抱住。

    他抱得特别用力,就仿佛怀里的人就是他的勇气,就是他的希望。

    他依旧冷,所以他拼命的跟怀里的身子贴紧,恨不能把两人揉碎,然后合二为一。

    江澄差点被他勒死。

    这人平时看上去并不强壮,但是这胳膊上的力气却还是比女人强多了。

    江澄的脑袋被他紧紧箍在怀里,又盖着两床被子,再加上苏瑾男身上温度高的出奇,不一会儿,她就满头大汗,脑袋发晕。

    但是她不敢动,因为苏瑾男渐渐安静下来,呼吸变得平稳,他睡得踏实了。

    楼下,两个保镖特么傻逼了,江澄上去了就没下来,这都快一个小时了呢。

    两人赶紧上楼,苏瑾男门外还站着两个门神。

    四个人打了个照面,憨大个就去按江澄家的门铃,苏瑾男门外的保镖指了指自家的门:“嘿,兄弟,你家小姐在这里面呢。”

    “啊?”憨大个尼玛着急了:“我我我家小姐,在在在……在里面?”

    “可不,进去好一会儿了。”

    “卧槽,那谁,给给给……给少爷,打打……”

    他还没“打”完,另一个保镖已经拨通了江涵的手机。

    “少爷不好了,小姐又跑苏瑾男家里去了,没有去上班,我们要不要把她叫出来?”

    江涵捏了捏眼窝:“不用了,我先给她打个电话。”

    江澄的电话通了,却没人接,手机在苏瑾男家的沙发上响呢,她在楼上根本就没听到。

    苏瑾男这一觉睡舒服了,醒来的时候通体舒畅,脑袋也不晕乎了,只是因为出了汗,身上湿乎乎的有点不爽。

    睁开眼睛,差点把他的老命都给吓没了。

    胸膛前面有一个黑漆漆的脑袋,江澄枕着他的手臂睡着了。

    这丫头明显被热坏了,短发都是湿的,雪白的小脸也粉扑扑的,看着就跟鲜嫩的水蜜桃似的……啊呸呸,苏瑾男你大爷的想什么呢?

    苏瑾男浑身僵硬,一时竟然懵了,瞪着江澄熟睡的小脸半天没有回过神。

    虽然他无比确定他没有把人家清清白白的小姑娘真的给糟蹋了,但是两人毕竟睡一个被窝了,这个事实把苏瑾男吓够呛。

    因为太过震惊,他脑子里那点还没来得及完全升起的暧昧小心思很残忍的夭折,然后江澄就活像烫手山药似的被他一把推开了。

    苏瑾男触电般的抽回胳膊,掀开被子,几乎是屁滚尿流的滚下床。

    江澄被他弄醒了,睁开眼睛正好看见苏瑾男刚从地上爬起来。

    “苏大叔,你怎么睡个觉还能滚床下去啊?”江澄看见他的样子都乐了。

    苏瑾男糟心的不行了,这丫头是真傻还是装傻,这么随随便便就往一个男人床上跑像话吗?

    他暗道自己幸好酒品还在,没有干点啥(喂喂喂,老男人,难道你还想干点啥不成?)。

    “橙汁儿,你怎么在这?”

    江澄愣了愣,猛地想起自己干了什么好事,小脸顿时火辣辣的。

    好在她本来脸就红,倒也看不出异样。

    江澄也是个胆大心细的姑娘,她十足遗传了她老妈苏芷的厚脸皮,很快就把那点子尴尬抛开了,笑着教训苏瑾男:“你还好意思问我?你自己说说你昨晚干了什么?”

    听她这么问,苏瑾男心里咯噔一下,暗道尼玛难道老子真的干了什么?

    他的视线不由自主落在江澄的唇上,那小嘴儿红艳艳的,貌似吃起来的话味道肯定不错……咳咳,不是,咱应该没有那什么吧?

    可是这话也不好问啊?

    他总不能厚着脸皮问人家小姑娘是不是被他亲了吧?

    正纠结的不行,江澄在床上跪行过来,伸手在他脑门上摸了摸,惊喜道:“果然不烫了呢,苏大叔,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苏瑾男一愣,这才想起来,昨晚好像又做恶梦了,然后他就把自己关在卫生间抽烟喝酒,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后面的事全都记不得。

    “我又发烧了?”

    “你说呢?”江澄翻个白眼,她拍拍自己的脸,“哎呀,差点把我捂死了,就这样我居然都睡着了,太神奇了。”

    这丫头絮絮叨叨的,见苏瑾男的头发也是汗湿的,赶紧道:“你别站着了,快去洗个热水澡。”说着一拍脑门,“啊,你那卫生间还要收拾一下才行。”

    说完就赶紧跳下床,先找来一件浴袍给苏瑾男披上,又风风火火的冲进卫生间打扫卫生。

    苏瑾男看着她忙出忙进的,勾了勾唇。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