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261章 对你书客气点儿,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261章 对你书客气点儿

    苏瑾男急匆匆跑回自己屋,第一件事就是给费思凡打电话。

    电话通了,响了好几声对方才接通。

    这种情况很少,苏瑾男的电话,费思凡哪怕是在开董事会议他都会立刻就接。

    电话那头传来费思凡温润磁性的声音。

    “瑾男,我现在有点事不方便接电话,等会给你打。”

    苏瑾男直接开门见山:“柳科死了。”

    电话那头一阵诡异的静谧,静的只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过了好一会儿,费思凡才苦笑了一下:“怎么,你怀疑是我干的?”

    苏瑾男:“我没有那么说,只是事情有点凑巧,我不得不问你一下。”

    费思凡:“你不是不喜欢他吗?”

    苏瑾男:“我不喜欢的人多了,但是我没想过要谁死。”

    费思凡又笑了一下:“瑾男,我现在就在公安局,警察同志也在正在问话,你要是不相信,你回头问司惑。”

    苏瑾男没想到警察的动作这么快,居然都已经查到费思凡头上了,司惑这小子也是的,既然已经查到费思凡头上,警察肯定早晚也会知道昨晚他和柳科碰头的事。

    他顿了一下问道:“需不需要我过来一趟?”

    费思凡笑道:“你过来干什么?跟你又没有关系。”

    费思凡这么说,就意味着他不会让警察查到苏瑾男头上。

    虽然苏瑾男跟柳科的死确实无关,但是这种事粘上也挺麻烦。

    苏瑾男很吃惊,昨晚还在背地里嘲笑他的人,居然已经死了?

    公安局。

    费思凡接完电话回来,看了司惑一眼。

    警方已经排查到昨晚司惑他们玩的那家夜店,有人证明柳科昨晚在夜店出现过。

    司惑正要询问苏瑾男的电话就来了,刚才费思凡看司惑的那一眼让司惑很膈应,就好像他为苏瑾男做了什么似的。

    但是司惑也知道,昨晚在洗手间,最后只剩下费思凡和苏瑾男。也就是说,哪怕这几人都在卫生间相遇了,最后柳科先离开了。

    只是司惑不会想到柳科离开的方式有些特殊。

    李智看了司惑一眼,意思是让他先问。

    李智是一个特别愿意给年轻人机会的领导,如果他先问的话,其他人就不用开口了。

    司惑直接就道:“费总,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本来您公司旗下的艺人出事儿是不用麻烦你的,但是现在情况有点特殊,听说,你跟死者有过不正当的男女,不,不正当的男男关系?”

    这询问室里没有别人,但是有监听。

    费思凡知道司惑跟苏瑾男关系好,也知道司惑看他不怎么顺眼。

    只是这种问题,明显的带有私人色彩了。

    “这种事也需要回答吗?”费思凡问的是李智。

    李智道:“我们要对死者生前的所有人际关系都进行排查,这样才好确定犯罪嫌疑人。”

    费思凡点点头,只好道:“好吧,不过这毕竟是我的私事,我不希望有什么风言风语从公安局传出来。”

    “那是当然,我们会保密的。”司惑说。

    费思凡:“是,柳科曾经上过我的床。”承认的竟是异常的直接。

    司惑:“什么时候的事?”

    费思凡:“六年前吧,那会儿他刚出道。”

    司惑在心里算了算,握草了,六年前这个男人不是在追苏瑾男吗?

    那个时候苏瑾男的追求者中费思凡可是赫然在列的,难道尼玛那个时候这人一边追着苏瑾男,一边又跟别人好?

    不,听听费总说的什么话,柳科只是上过他的床呢,估计也就是一个玩意儿,连好都没好过的那种,关系止于床上床下。

    司惑差点就想问费思凡那个时候是不是在追苏瑾男了,不过幸好忍住了。

    司惑:“现在呢?”

    费思凡:“早散了。”

    司惑:“昨晚在明珠路的皇爵,你们是不是见过?在哪见的?当时都有谁在场?”

    费思凡:“我当时去皇爵是为了找人,确实见到了柳科,他跟一个男的在一起,那个男人我不认识。”

    司惑:“还有没有其他人在场,你在皇爵的什么地方见到他的?”

    费思凡看了看司惑,不等他开口,司惑又道:“跟柳科一起出现在皇爵的男人此时也在公安局,希望费总说实话,还有,我刚才给苏瑾男发信息了,他此时正在来的路上。”

    费思凡的目光就沉了下来,“你什么意思?”

    司惑直言道:“我想知道昨晚在洗手间发生了什么事,费总,不好意思,谁叫我当时也在皇爵呢?”

    费思凡笑了一下:“你不会是在怀疑我吧?”

    司惑:“我们只是不会放过任何蛛丝马迹而已。”

    苏瑾男昨晚在洗手间耽搁的时间太久了,按照苏瑾男的脾气,绝对不可能在洗手间跟费思凡聊天将近一个小时。

    所以他断定,洗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

    苏瑾男很快就来了,他在外面裹了一件厚厚的长款羽绒服,进公安局就风骚的脱了,一张精致绝伦的俊脸看呆了一屋子警察。

    这货没看见司惑,也懒得说自己是干嘛的,扯了把椅子随意坐下,朝大家伙儿抛了一个媚眼,感叹道:“想当年,我也想当警察来着,还想当交警。但是我高中老师说,就你这脸往那路中间一站,不管男男女女都得往你身上撞。后来为了我的人身安全,于是我就放弃了。”

    有人认出他来:“你不就是那个,那个苏瑾男吗?”

    “哟,我这脸还没过时啊,居然还有人记得。”某人嘚瑟的不行了。

    司惑黑着脸出来,凉飕飕地看了他一眼,假装不认识,大声道:“苏瑾男到了?询问室问话。”

    苏瑾男一手提着羽绒服,“大侄子,对你叔客气点儿。”

    走过去压低声音又道:“我可不跟那谁一屋子。”

    司惑无语:“给你单间儿,我们队长亲自问话,你最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知道跟你没关系,但是你要是藏着掖着,出了事儿我可不救你。”

    “哪能呢?大叔肯定配合你工作。”

    苏瑾男跑公安局太干脆了,刚才答应的也太痛快了,司惑却总觉得哪里不对。

    按照这人又懒又嫌麻烦的性格,他肯定会骂骂咧咧拒绝来公安局才对呀。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