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230章 只要你开心就好,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230章 只要你开心就好

    “你怎么来了?什么时候来的?”墨墨转身扑上去,满脸欢喜。

    “下了班就过来了,一直在上面等着呢。”

    想到苏瑾男今天的举动,墨墨那颗聪明的小脑袋就亮了,“我就说苏大叔一晚上杵着干嘛呢,你们见过啦?”

    “嗯。”

    墨墨说完就在司惑怀里打了个呵欠,困得不行了。

    “睡吧,明天再说。”司惑脱了衣服,把墨墨搂进怀里。

    两人在家从来不敢这样的,毕竟在秦墨池和向晚歌的眼皮子底下,司惑和墨墨一直克制着,最多偷偷摸摸接个吻。

    现在在外面,有些事自然而然也就发生了。

    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抱在一起睡觉而已。

    墨墨太累了,枕着司惑的手臂很快就睡着了。

    她这一觉睡的比较沉,因为第二天的戏全都安排在下午和晚上,所以她就放宽心一直睡到中午才醒。

    并且还是被苏瑾男的敲门声吵醒的。

    司惑早就醒了,见她迷迷糊糊的,就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接着睡,我去开门。”

    墨墨闭着眼睛道:“可能是苏大叔。”说完翻个身,果真接着睡了。

    司惑套上长裤,光着上身就去开门了,外面确实是苏瑾男。

    “擦,你就不怕被人拍到。”苏瑾男瞪了司惑一眼:“什么时候来的?”

    司惑关上门,“昨天晚上。”

    看他那样子,分明是刚从床上起来呢,苏瑾男指着他就想骂:“墨墨最近镜头比较多,晚上说不定得拍通宵,你怎么能折腾她?”

    司惑翻个白眼,“来干嘛?”

    苏瑾男:“来叫我家墨墨宝贝儿吃饭啊,这都几点了,饿坏了我心疼。”

    司惑最特么烦躁的就是苏瑾男这个调调了,但是他也知道这人就是狗改不了吃那啥,跟他讲道理等于白费劲,还是动手比较快速有效。

    “警告你别惹我,少爷我最近很不爽。”司惑指了指苏瑾男,眼神特别不友善。

    苏瑾男摇摇头:“别醋,你放心,就是给我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对你家墨墨宝贝儿动歪心思,明白?”

    “哼。”司惑不屑道:“我就从没把你放在眼里过,纯粹只是看你不顺眼。”

    “喂喂,老子长得这么英俊潇洒,你个小怪物凭什么藐视我?”

    “是貌美如花,死娘炮!”

    苏瑾男深吸一口气,“我不气我不气,跟一个幼稚鬼生气降格调。”

    他探头往套房里看了看,见墨墨还在睡觉,就道:“叫墨墨起来了,先吃饭,王导说两点就要开工了。”

    司惑坐在沙发上不动:“不行,让她睡饱了再说。”

    苏瑾男刚要说话,又有人敲门了。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苏瑾男推了推镜框:“可能是费渡,我去开门。”

    刚走两步,苏瑾男又转身,视线在司惑垒着腹肌的腰身上扫了扫,“你不去穿件儿衣服?”

    司惑一挑眉,显然没那个打算。

    苏瑾男也就懒得说啥了,反正他觉得,这两人迟早是要正儿八经的打一架的。

    门外果然是费渡,这大少爷刚洗过澡,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骚气,看见苏瑾男还愣了一下,好看的剑眉立刻就拧了一下。

    “你怎么又在这?”

    苏瑾男笑得特别善良:“我怎么就不能在这?渡少,良心建议,你还是哪来回哪去,墨墨还在睡觉。”

    费渡甩着长腿就进来了,根本就当苏瑾男是在放屁,“午餐马上就到,我去叫墨墨起……”

    话没说完,费渡看见司惑了。

    司惑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光着膀子,两条有力的手臂还搭在椅背上,很拽很**的一副架势。那神情分明就是在告诉费渡,这里是他司惑的地盘。

    苏瑾男无语望天花板,特么的觉得自己上辈子肯定是缺了大德,不然怎么就没遇到一件儿让他舒心的事呢?

    叹了口气,苏瑾男关上门,扬着笑脸扮演和事佬。

    “啊哈哈,今天天气很不错,司惑,你不去镇里转转吗?我们这马上也要开工了,等墨墨收工你就带她去镇里吃好吃的。我跟你说,墨墨特喜欢吃杨记的羊汤,记得带她去吃去。”

    “啊哈哈,渡少,我已经帮墨墨叫好餐了。她起了床还得梳洗呢,就不耽搁你时间了。”

    这么明显的赶人的意思,两个大少爷愣是直接无视了。

    司惑瞪着费渡,两人之间隔着七八米的距离,中间电流滋滋的响。

    费渡毕竟是个演戏的,情商也比司惑高,很快就调整好了表情。

    “这不是秦家那个养子吗?怎么,来看墨墨?”那语气,就好像墨墨是他的似的。

    费渡的本意是想激怒司惑,但是司惑虽然容易冲动,却不是没脑子的。

    那些绯闻算什么?墨墨从小到大就是他的。费渡算什么?墨墨心里就只有他一个人。

    这就是司惑得意的地方。

    他最近虽然不爽,但是一直在琢磨一件事。

    墨墨那么好,以后阿猫阿狗肯定更多,他要做的不是跟墨墨置气,而是最舒适的陪伴和守护,以及信任。

    所以司惑冷哼一声,直接起身,进房间里面去了。

    费渡想要追上去,被苏瑾男一把拉住,“小子,不想挨揍的话就不要惹事了,你真不一定打得过他。”

    “我有要做什么吗?”费渡摊摊手,在沙发上坐了。

    墨墨已经被吵醒了,司惑进来的时候她正趴被子上发呆。

    “醒了?”

    “臭屁惑,我是不是应该乖乖的跳舞,然后跟你结婚,生孩子?”

    司惑一愣。

    墨墨调皮的眨眨眼,“我最近就是太累了,导演说了,今晚取夜景,估计要拍到明天早上去。”

    这还是墨墨第一次跟司惑提起结婚生孩子这种话,司惑突然觉得自己很混蛋。

    他从小就把墨墨当做他自己的,所以直到现在,他甚至都没有好好追求过墨墨。

    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顺其自然着,明明墨墨值得更好的,她却已经在考虑跟他结婚生孩子了。

    他走过去,把墨墨搂进怀里,“宝贝儿,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你开心就好。”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