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228章 秦老师是持证上岗,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228章 秦老师是持证上岗

    这个吻有点搞笑,因为太突然了,墨墨没做好准备,牙齿碰撞的声音不要太尴尬。

    司惑恼羞成怒,压着墨墨的后脑勺狠狠吻了一气。

    松开的时候墨墨忍不住笑场,“咸的。”

    两人都跑的满头大汗,能不是咸的吗?

    司惑气得不行:“你给我严肃一点,少嬉皮笑脸的,这是比较严肃的事。”

    墨墨就乐:“强吻还严肃呢?信不信我告你骚扰啊?”

    司惑立刻扮演臭流氓,“妹儿,找警察啊?巧的很,我就是。”

    “滚,德行!”墨墨抬手就打,结果被司惑抓住手顺势又拽回怀里,两人在路上接吻。

    向晚歌和秦墨池早起跑步,老远看见了,秦三爷顿时就沉了脸。

    向晚歌乐得停不下来,“哎哟,这小子终于明目张胆了啊,不错不错,有进步。”

    “哼,没出息!”话是这么说,秦三爷却没有抄起棍子揍那个胆敢轻薄他宝贝女儿的家伙,而是拉着他家宝宝绕道了。

    墨墨跟司惑就这么神奇的和好了,反正大家对司惑与墨墨之间的事一直云里雾里的,也就没放在心上。

    秦修见司惑没有大吵大闹,看他的目光总算没有俺么严厉了。

    秦家这边的警报解除,莫央在她哥那儿呆的更舒心了。

    杜朵那货终于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大中午,含羞带怯且委婉的跟莫央表示——姐们把你哥祸害到手了,你要咋地,说吧!

    莫央当时在嗑瓜子,莫渊在厨房帮两个吃货熬银耳羹,听见这话的时候莫央的表情特镇定,嗑瓜子的动作依旧行云流水。

    这两天杜朵看莫央的眼神鬼鬼祟祟又心虚,莫央心里有数,偏偏不点破,就等着杜朵自己在那表演。

    讲真,就杜朵那性子,居然还能忍三天,莫央都佩服的不行了。

    见莫央连个反应都没有,杜朵惊讶的不行,“我擦,你啥意思?行不行你倒是吭一声啊?”

    莫央甩她一个白眼:“我要是不答应,你怎么办?”

    杜朵双手叉腰:“你不答应有个毛用啊?姑奶奶要嫁的是你哥,又不是你。”

    莫央:“那你还问?”

    杜朵立刻一脸的含羞带怯:“人家不是怕你不想要我当嫂子,不想你跟莫大哥因为我的关系闹矛盾吗?”

    这话还像人话,莫央嘿嘿一笑:“别说你是个娇滴滴的小美人儿,我哥就是喜欢一头母猪,我也认了。”

    杜朵直接一靠枕砸过去:“你说谁母猪呢?母猪有我这么可爱粉嫩吗?“

    莫央捂着胸口:“尼玛,被你恶心的我快吐了。”

    “靠,你是有了吧?莫小央,你丫不仅早婚你还未婚先孕啊?”

    “呸,我家秦老师才不是禽兽。”

    “啧啧啧,有了老公就是不要脸了啊,莫小央,秦老师是你老公,我还是你未来大嫂呢,不带你这么偏心的。”

    “……”到底谁特么不要脸了?“杜小朵,秦老师好歹是持证上岗,你特么还是‘未来’大嫂好不好?你的脸呢?”

    杜朵翻两个白眼:“脸是什么东西,从来木有过。”

    莫渊跟杜朵的关系就这么确定下来了,莫央问他哥要不要去杜朵家拜访一下,莫渊说现在不用。

    他的原话是,“朵朵还小,不用这么早就弄得好像成了定局一样,先等她毕业。”

    莫央知道她哥的意思,杜朵毕竟才二十岁,还在上学,不管是从名声考虑还是从杜朵这边考虑,莫渊大概是不想困住杜朵。

    与其说他对杜朵的感情没有信心,不如说他是想给杜朵足够的自由。

    这就是人与人的区别,换了秦修这样的,肯定第一时间得牢牢的抓在手中再说。

    莫央对她哥哥向来是言听计从,并且表示赞同。毕竟莫渊要年长一些,他考虑的总是要全面一些。

    这事儿莫央没有跟杜朵说,那货该精明的时候不精明,不该精明的时候又小聪明,免得她有什么想法。

    好在杜朵那货已经被莫渊那句“等你长大”迷得神魂颠倒,啥都不想,在莫渊的照顾下,一周后她的蹄子完全消肿,可以杵个拐杖一瘸一拐的上学去。

    莫渊和杜朵上大课的时候看见了董菲娜,她依旧很女神,只是气质却冷艳了,身边少了一个王思思的董菲娜看起来还挺孤单的。

    从这之后,三人并没有任何交集。

    这边秦修小两口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那边司惑很苦逼。

    墨墨在离c市不远的古镇拍戏,有时一周回来一次,有时半月才回来一次,司惑表面上很淡定,只是落到他手里的毛贼下场一个比一个惨。

    开着路虎追了三条街,一个飞车党被他和刘虎拿下。

    骑摩托车那小子都要哭了:“警察叔叔,你特么开着这么牛逼闪闪的车你大街小巷的追我,你好意思么?瞅瞅你那车都被你糟践成啥样了?你不心疼小弟我都替你心疼。”

    刘虎瞅了瞅司惑的车,可不是?

    这两小子开着摩托车,专门往那些乱七八糟的巷子啊市场里钻,司惑那车上什么刮痕啊,鸡蛋啊,烂菜叶子啊都有。尤其是车头有两个地方不知道在哪被撞了一下,看的刘虎都心疼。

    刘虎一巴掌拍那小子头上,“闭嘴吧,都要进去了你特么还废话多。”

    那小子估计是个惯犯,油的很,“进去怎么了?我就是犯了死罪法官还得给我一个申辩的机会吧?”

    司惑直接在那小子裤兜一掏,掏出一包烟,抽了一根点上。

    “嘿,警察叔叔抢我烟,这难道不算犯事儿?”

    司惑深吸一口烟,吐出浓郁烟雾,那小子正准备贫呢,他突然一把拽过那小子的手,右手紧紧钳住手腕,左手从嘴里取了烟,燃着的那一头对准了那小子的手背。

    “说,你们抢的包呢,同伙都有谁?窝点在哪?”

    那小子吓得吱哇乱叫:“你这是用刑,我要告你,你敢,你敢……”

    司惑看都不看他,俊脸沉的就跟阎王一样,“我数三声,三声过后你就知道我敢不敢,三,二,一……”

    “我说,草泥马,爹说还不行吗?”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