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206章狗头的渴望,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206章狗头的渴望

    第1207章  狗头的渴望

    吃了杜爸爸做的超好吃的菜,杜朵不好意思赖着了,毕竟孤男寡女瓜田李下啊。

    杜朵这会儿就十分想念莫央了,莫央在的话,她就可以无耻的去蹭睡了。

    手脚麻利地帮着收拾了厨房,杜朵跑出来,见莫渊坐在沙发上看书,就兴冲冲地跑了过去。

    莫渊在二楼隔了一个小小的休闲区,只有一组四人沙发,一个茶几,沙发旁边立着一个白色的长颈大花瓶,里面插着几支清新的马蹄莲。

    杜朵一个紧急刹车,掏出手机,对着莫渊咔嚓了一张。

    听见声音,莫渊抬起头看过来。

    杜朵嘿嘿傻笑:“莫大哥,你刚才那个范儿简直像个学着,我给你拍下来了,帅爆了。”

    莫渊就乐:“我看看。”

    杜朵欢天喜地地跑过去,可能是太得意忘形,脚下不知道勾了哪里,感觉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然后又勾倒了那个漂亮的花瓶。

    她觉得自己皮糙肉厚的,但是那个花瓶不啊,人家一看就胎薄瓷细,倒下去就是砰的一声香消玉殒。

    杜朵想去救那个花瓶,但是花瓶挨着栏杆和沙发的,她冲过去的结局有两个可能,一是,她救了花瓶,然后自己因为惯性一头撞沙发上或者栏杆上。二是她没能救到花瓶,然后还是一头撞上沙发或者栏杆。

    杜朵根本就没想那么多,她眼看着就要抱住花瓶,脑袋也眼看着就要撞上去了,然后一条手臂横空出世,一把抱住她的肩膀,把她用力揽了过来。

    砰的一声,花瓶真的香消玉殒了。

    接着杜朵闷哼一声,直接撞到莫渊坚硬的胸膛上,可怜的鼻子又撞疼了。

    这货捂住鼻子,眼泪汪汪的抬头,对上了莫渊幽深的眸子。

    “呜呜,莫大哥,你这胸膛真的是石头做的吗?”

    其实现在鼻子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现在趴莫渊身上了。

    莫渊眼眸深了深,笑着提醒她:“还不起来?”

    “哦。”杜朵挣扎着爬起来,小手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在莫渊胸膛上撑了一下,转头心疼那只漂亮的花瓶。

    “可惜了,挺好看的花瓶呢,老贵了吧?”

    嗯嗯,手感真的不错,又硬又瓷实。

    莫渊哭笑不得:“你重要还是一只花瓶重要?傻丫头。”

    杜朵:“……”

    莫大哥的意思是咱比花瓶重要吗?

    呸呸呸,杜小朵,你当然比一个花瓶重要了你个蠢货,不许妄自菲薄。

    可是,莫大哥这么说,还是感觉好暖哦。

    “这花瓶不是古董吧莫大哥?”杜朵笑得很白痴:“如果是古董,它真的很可能比我重要啊,卖了我都赔不起。我妈老说我是赔钱货,给我买好看的衣服都穿不出范儿来,她就说我害她赔钱了。”

    莫渊第一次知道“赔钱货”原来还可以这么解释。

    “你放心,古董我不会放在这里,更不会用来插花。”莫渊忍不住伸手,不过视线对上杜朵那双明亮的眼睛时,顿住了。

    杜朵跃跃欲试,可惜掌心没有落下来。

    莫渊收回手,脸上滑过一抹尴尬,咳了咳,“那个,库房里还有一只一模一样的,你别担心,这就是装饰品,一千块一对儿。”

    好吧,杜朵其实想说一千块也挺贵的,被她那么一扑腾,妈蛋,一顿麻辣小龙虾盛宴木有了。

    但是,莫大哥的手怎么可以收回去呢?

    你伸都伸出来了,你还收回去,这像话吗?

    人家都已经把狗头准备好让你揉了,你却突然又不揉了,你想过狗的感受吗?呸,不对,你想过我杜小朵的感受吗?

    差评!

    杜朵在这疯狂吐槽,莫渊找来扫把,把地板打扫干净。

    杜朵手里拿着一把马蹄莲,看着莫渊从库房里果真抱出来一个一模一样的花瓶,她把花插了进去。

    干完了这些,杜朵郁闷的道:“莫大哥,你还看照片吗?”

    莫渊看看时间,天已经黑下来了,就道:“不看了,我送你回家。”

    “不用不用,我自己打车或者坐地铁就行了。”

    莫渊坚持道:“不行,这是晚上,我不放心,走吧,我送你。”

    好吧,杜朵就老老实实地上了莫渊的车。

    不知怎么地,气氛一下子就不一样了,麻雀一样的杜朵也变成了闷葫芦,低着脑袋玩手机。

    莫渊专心开车,心无旁骛。

    车子快到杜朵家的时候,莫渊主动提起了话头。

    “朵朵,我再过几天就要出一趟远门了,央央在学校里就麻烦你帮我看着点了。”莫渊看了一眼杜朵,笑着道:“那丫头现在不同以往,身边没有信任的人不行。”

    杜朵明白莫渊的意思,莫央现在可是豪门少奶奶了,再也没办法低调了,就更招人眼红了,所以莫渊才担心呢。

    “莫大哥你放心,我跟央央好的就跟亲姐妹似的,我们就连上卫生间都一起呢,我会保护她的。”

    莫渊忍不住乐:“谢谢,我相信你。”

    “嘿嘿,不用谢,谁叫我是她闺蜜呢,你说谢就见外了。”

    车子稳稳的停在杜朵家的院子外,杜朵有点迟疑,“那个,莫大哥,要不你进来坐一会儿吧,我爸妈挺喜欢你的。哈哈哈,我的意思,我爸妈知道你是大师,特别崇拜你,你送我妈的画她说要当古董一样传下去呢,然后她就怪我不是儿子,没办法传给她孙子……”

    ==!这说的尼玛是什么玩意儿啊?杜朵脸涨的通红,恨不能咬舌自尽。

    莫渊忍着笑,假装没有发现杜朵的尴尬,婉拒:“不用了,我明天还有事就先走了,你赶紧进去。”

    “哦,那好吧,那,莫大哥,我进去了。”

    “嗯,晚安。”

    “晚安。”

    莫渊刚转身,后面又传来杜朵的声音:“莫大哥……”

    “嗯?”

    “我就是想问问,在你出门之前,我还能来找你和央央一起吃饭吗?”

    莫渊笑了:“能啊,我本来也准备先犒劳好你们再走的。”

    杜朵立刻笑开了:“耶,莫大哥晚安,那我进去啦!”

    杜朵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不见,莫渊站在原地,俊脸上满是笑容。

    所以说,那丫头刚才是舍不得自己才不想说话的?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