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149章亲爱的好棒哟,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149章亲爱的好棒哟

    第1150章  亲爱的好棒哟

    吃完饭,费思凡提议再找个地方坐坐。

    客随主便,秦修和苏瑾男只好前往。

    费思凡的房车里,苏瑾男装模作样的拿出手机,给秦墨晚打电话。

    苏瑾男:“宝贝儿,睡了吗?”

    墨墨:“没呢,干嘛亲爱的,什么时候回来啊?”

    旁边的费思凡神情一凌。

    墨墨跟苏瑾男闹惯了,故意娇滴滴的,费渡没听出来,秦修倒是听出来了,不过他假装没听见。

    苏瑾男这货是要搞事情!

    “我尽快吧,明天或者后天,宝贝儿,想我了没?”苏瑾男懒洋洋地往椅背上一靠,用余光观察费思凡的表情。

    费思凡咳了一声,目光幽深。

    墨墨何其聪明,苏瑾男跟他开玩笑,一般只是开口第一句,接下来就是一边说正事一边胡扯,但是今天第二句还在跟她开玩笑,加上听到有男人的咳嗽声,她立刻秒懂,苏瑾男这又是拿她当挡箭牌呢。

    于是墨墨就相当配合的发嗲:“想啊,你不在人家都睡不着,快点回来啊,记得带礼物哟,爱你,么么哒。”

    苏瑾男也在手机上吧唧一口,痛快的不得了:“好,要什么?清单开出来。”

    墨墨:“亲爱的好棒哟。”

    众人:“……”

    挂了电话,苏瑾男一脸的“有老婆万事足”的得瑟:“女人就是麻烦,哎,都被我惯坏了。”

    费渡比他哥沉不住气,怒了:“姓苏的,你有女朋友了?”

    苏瑾男一脸的纯真无邪:“瞧小费说的,我长得也算是玉树临风,怎么就不能有女朋友了?”

    费渡看看苏瑾男,又看看费思凡,就卧槽了,感情咱哥这还是一头热?

    车里的气氛瞬间尴尬了。

    费思凡笑了笑,却也没说什么。

    几人到了一家酒吧,很低调高端的那种,没有闹哄哄的潮男浪女,也没有撞击心脏的重金属音乐。

    酒吧的中间有一台钢琴,有人正在演奏,调子优雅舒缓。

    费思凡是这里的熟人,被大堂经理亲自引到了他的固定卡座。

    “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间。”苏瑾男笑眯眯地朝众人点了一下头。

    到了卫生间,他刚解开皮带,身边多了一个人。

    “我知道那个女人不存在。”费思凡笃定地说。

    苏瑾男:“……”

    费思凡也解开裤子,哗哗的放水,苏瑾男的尿意因为他的话生生被压回去了。

    “你不尿?”费思凡已经整理好裤子,转身去洗手了。

    苏瑾男这才慢条斯理的继续。

    宽大的镜子里,苏瑾男的背影挺迷人的,他个子高,身材是修长的那种。尤其是他那一头及腰的黑发,总是散发着一股子诱惑的味道在里面。

    就好像一个女人,她骨子里不浪,但是喜欢穿低胸装,走路扭着屁股,迎面而来一股子风情味儿,这就叫做被贼惦记。

    费思凡不是贼,但是他确实惦记苏瑾男好多年了。

    其实苏瑾男不管是骨子里还是外形都不浪,以前的他对人总是冷冰冰的,那时又年轻,小脸蛋儿长得迷人,那些不正经的混蛋肯定喜欢把他往床上带。

    说起来,费思凡算是个好的。

    苏瑾男一般不给人发好人卡,费思凡是唯一一个。

    这是因为当年他像狗一样被人到处追赶的时候,确实是费思凡帮了他一把,把他藏在他的公寓里,每天看着他,让他没有机会跳楼。

    但是这并不等于他就要肉偿。

    感受到那人的注视,苏瑾男头也不回道:“你要想继续跟我喝酒,就收起你现在的表情。”

    费思凡苦笑:“瑾男,你可真是……你知道我一直……”

    “别呀。”苏瑾男提好裤子,也过来洗手,笑着道:“别说什么一直啊,等啊,爱啊,矫情。费总,咱们明白人就不用打哑谜了吧,你确定你真的非我不可?但是据我所知,近些年你公司那些小可爱……呵呵,还需要我多说吗?”

    费思凡眯眼:“瑾男,你是因为吃醋才一直躲着我吗?”

    苏瑾男一愣,接着就哈哈大笑起来:“费总你搞错啦,我没有躲着你啊,我就出国了几年而已。找了一个小镇子,过了几年安静的生活。后来一想不对呀,妈蛋那些把老子害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混蛋还在得意呢,我怎么能躲着呢?我就是出来膈应他们也得把他们膈应死啊,你说对不对?所以我又回来了。”

    苏瑾男拍了拍费思凡的肩膀:“其实你们公司那些小鲜肉挺不错的,你也别亏着自己,我是不会鄙视你的,比起某些人,你已经够高尚了。”

    费思凡:“……”

    从前,他也是非常痛恨苏瑾男这张嘴。

    不同的是,以前的苏瑾男冷淡毒舌,现在的苏瑾男就跟换了个芯子似的说话越来越让人咬牙,却偏偏不再是那个可以随手一伸就能触及到的苏瑾男。

    现在的苏瑾男圆滑的让他有点摸不透了。

    不给费思凡说话的机会,苏瑾男抬腿就走,一点都没意识到自己在人家的高档西服上留下了一个湿乎乎的手掌印。

    把一个人摧毁很容易,剥夺他的一切,践踏他的尊严。

    但是,一旦那人重新站起来,就会变得坚不可摧。

    费渡见苏瑾男这么快就从洗手间回来了,有点惊讶。

    惊讶过后就从心底开始鄙视他哥,真没用,简直没用透了。

    从酒吧出来,苏瑾男还很清醒,死死拽着李翔,坚决不让费思凡碰,活像人家会把他怎样似的。

    费思凡把他们送去了酒店,特别绅士的离开了。

    秦修回到自己的房间,洗了澡,这才拿出手机。

    上面有两条莫央发来的微信,一条是:事情办的顺利吗?另一条是:我先睡了,晚安。

    秦修本来想打个电话的,想到莫央可能已经睡了,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只给莫央发了条微信——明早给我电话。

    结果他刚放下手机,电话就响起来了。

    勾了勾唇,秦修的声音不自觉地温柔起来:“怎么还没睡?”

    “本来要睡的,没睡着,就起来画画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