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117章你儿子那是博爱,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117章你儿子那是博爱

    第1118章  你儿子那是博爱

    这天晚上秦修确实老实了,没敢招惹莫央。

    毕竟众目睽睽之下啊,帐篷又不隔音,打个呼大家都能听见,小丫头害羞,他也不好放肆。

    反正这笔帐他是记下了,准备回去了再讨。

    秦家大宅,司惑就没那么好过了。

    墨墨非常肯定那货的中二期晚了好几年,并且有无限延长的趋势。

    晚上,一家子都聚齐了。

    秦墨池和向晚歌两口子背着大家偷偷出去约了个会,吃了个饭才回来。

    回来就发现家里气氛不对劲。

    秦家客厅那个超豪华的电视其实不是电视,是秦墨晚和秦歌以及齐姿的巨型游戏机显示器。

    齐姿是谁?

    就是齐非和左浅家的丫头。

    说起这丫头也是一个奇葩。

    听听这名儿就该知道,她亲妈左浅对她那绝对是寄予了厚望的,不求别的,只求她能长成婀娜多姿的淑女。

    但是这丫头天生反骨,偏偏有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趋势。

    从小到大,头发的长度没有超过耳朵不说,衣橱里绝对找不到一条裙子,刚刚十三岁,满衣柜的黑白灰,多余的颜色都没有,还没有秦歌的衣橱丰富。

    说到秦歌,这小子简直就是更不得了了,考完试他老师刚给向晚歌打了电话,委婉的表示:“向处啊,你家小公子这情商貌似有点高啊,我建议他还是把主要精力多多用在学习上比较好,上一次被他爸爸揍了一顿后成绩不就猛地提上去了吗?说明这孩子智商也不低啊,可是这次考试语文就给我考个61分,你看这……”

    到底怎么回事呢?

    秦歌上的也是c市的贵族学校,虽然不如他哥以前上的那个牛逼,但是学校里也是一大群富二代官二代的。

    这小子小学三年级就知道拿他妈的香水送女同学了,四年级就跟人家小姑娘手拉手了,五年级更夸张,直接把他们班班花的初吻给抢了,吓得人家小姑娘哭着告老师,然后他被他亲爹拎回家好一通收拾。

    但是收拾不管用啊,初中就开始正儿八经的早恋了,后边儿跟着一群狗腿子,一天到晚追着初中部最漂亮的那个女孩儿跑。

    秦歌今年初二,成绩跟他的颜值绝对没有持平,他自己说他能及格就不错了,那是相当的给老师面子,要是他大少爷不爽了,交白卷都是敢的。

    齐姿初一,9月份也初二了,她比秦歌矮了一级,对秦歌在学校的风流劲儿不予点评。

    这两人一起长大,也是从小打到大,彼此之间深厚的革命友谊是有的,但是见面不掐架那日子就没法儿过。

    秦墨池和向晚歌回来就看见秦歌和齐姿已经打成一团了,旁边的秦墨晚和苏瑾男倒是在齐心协力,四个家伙两两一组在玩魔兽。秦歌和齐姿一组,两人被秦墨晚和苏瑾男打懵逼了,然后从内讧演变成打架。

    沙发上,司惑一脸糟心的瞪着秦墨晚,满脸别扭。

    向晚歌朝秦墨池递了眼色,然后招呼苏瑾男。

    “瑾男来了,你们玩啊,随意随意。”

    她说随意,苏瑾男也就真的很随意,朝着两口子笑得眉飞色舞的:“三爷和晚姐又出去浪漫啦?哎哟你们这样让我这个单身汉情何以堪啊?”

    向晚歌挽着秦墨池乐:“我看你玩的挺起劲的。”

    齐姿一手抓着秦歌头发跟向晚歌告状:“晚姨,这小子又欺负我。”

    秦歌被齐姿压在身下,龇牙咧嘴的,一张小俊脸儿简直不忍直视,也不知道谁欺负谁。

    向晚歌糟心的摆摆手:“我不管你们了。”

    秦墨池则是冷冷地看了秦歌两眼,小儿子明显再一次被他亲爹嫌弃了。

    连个小丫头都打不过,还一天到晚耍帅,这小子就是欠揍啊,丢人!

    秦墨晚朝她爸妈抛个绯闻:“晚安美男美女。”

    秦墨池拦着他老婆的腰对女儿道:“明天在家好好陪陪你妈。”

    “遵命!”

    两口子回到楼上的卧室,向晚歌一脸坏笑:“小惑又郁闷了,没见他都没搭理我们吗?”

    秦三爷嗤了一声:“没用!”

    这么看来,果然秦修才是最像他的。

    向晚歌道:“小惑自尊心强,心里那鼓劲儿估计一时半会儿的也过不去,咱们别管了。”

    “不管。”秦墨池长臂一勾,把他家宝宝勾进怀里狠狠吻了一气:“池舅舅只管你,小崽子们的事他们自己闹吧。”

    向晚歌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有你这么当爹的吗?”

    “那我还要怎样?”秦墨池想到了秦歌,郁闷的不行:“那小子还是不肯练?”

    向晚歌对秦歌也是气得不行:“那小子也不知道随了谁,一天只知道臭美,让他跟着黑哥锻炼就跟要他命似的。咱们市前段儿刚发生一起绑架案,那群混蛋拿了钱还撕票,男孩儿刚九岁,父母都快哭瞎了。”

    秦墨池眉头一紧:“从明天开始,让他跟着小资一起跑步,让小资监督他。”

    “这能行吗?”

    “但凡他是个爷们,就该知道羞愧,怎么不行?”秦墨池狠下心道:“他已经十四岁了,修在他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出国上学了,他呢?哪一点像我秦墨池的儿子了?”

    “长得像。”向晚歌故意道。

    秦墨池一愣,随即道:“其实,那小子的性子跟我妈很像,爱漂亮,多情。”

    向晚歌用手指头戳着秦墨池的胸膛:“你妈那是专情,你儿子那是博爱,你等着,咱们头疼的时候还在后边儿。”

    秦墨池一把抓住向晚歌的手指,哑声道:“我头疼就行了,宝宝不用操心。”

    楼下,被爸妈念叨的秦歌痛心疾首:“本少的发型啊,齐姿,再不松手我揍你。”

    “来,看谁揍谁,你自己说,刚才是谁操作不当害我输的?”

    “我我我,是我行了吧?”

    齐姿终于松手,从秦歌身上下来了。

    秦歌漂亮的脸蛋儿都气红了,“长得丑就算了,脾气还这么差,你说说你哪点像个女孩子了?小心将来没人要。”

    “姑奶奶又不让你要,你管得着吗?”齐姿说着就又想动手,吓得秦歌直接逃窜,躲司惑背后去了。

    “哥,你就见死不救?”

    司惑双眼无神的瞪着秦墨晚和苏瑾男,不知道有没有听见他的话。

    地毯上,秦墨晚和苏瑾男不知道在说什么悄悄话,姿态亲密的不得了。

    秦歌貌似听见了磨牙声,打了一个激灵,见齐姿追来赶紧蹿上楼去了,“本少去跟我可爱的学姐视频去。”

    “呸,还姐弟两,你丫重不重口?”齐姿也气呼呼地回家去了。

    司惑依旧伸着长腿干坐着,越看越觉得苏瑾男那一把长发忒不顺眼。

    你是娘们儿么?个死娘炮!

    操,找个机会一定给丫剪了,看你还怎么在墨墨眼前晃。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