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095章究竟可不可以碰,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095章究竟可不可以碰

    第1096章  究竟可不可以碰

    “莫小姐,少爷在等你。”

    李翔把莫央送到门口,没有进屋的意思。

    搞这么隆重神秘,莫央怀疑的看了李翔一眼:“你家少爷准备了大惊喜?”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李狗腿走了。

    莫央深吸一口气,按了门铃。

    手刚放下来,门就开了,速度之快,莫央吓了一跳。

    门里的秦修一手插在裤兜里,是一副悠闲自得的状态。

    “少爷,你不会一直在这等着吧?”

    秦修就清清浅浅的看了莫央一眼,“进来。”

    莫央侧头朝里面看了看,没有发现异样。

    秦修看着她:“你怕我吃了你?”

    “我怕你恶作剧,比如在屋里放了一条狗什么的。”莫央撇嘴。

    秦修干脆拉起她的手,把人拽进屋,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屋子里还是老样子,干干净净的,一尘不染,完全不是想象中大惊喜的样子。

    莫央有点鄙视自己,整天瞎想些什么呢?

    秦修直接拖着她上了楼,把她推进了浴室,“洗干净。”

    擦,这话说的。

    莫央看着他,故意在他面前转了一圈:“我这个样子不好看?”

    秦修眼眸一深。

    她当然好看。

    这个样子的莫央完全是跟莫渊在一起的莫央,有点像个小女孩了,会打扮,有点小臭美,脸上的笑容也多了。

    跟他的话也多了。

    秦修有点不爽,莫渊来得太快。

    “在外面跑了一天,脏。”秦修说完,就帮她关上了门。

    莫央在浴室里咬牙切齿。

    洗完澡,莫央有点犯难,浴室里除了她的浴巾啥都没有,要怎么出去?

    “少爷,你在外面吗?”

    喊了一嗓子,没人答应,开门偷偷看了一眼,卧室里空荡荡的。

    莫央裹着浴巾出来,床上放着一套家居服,还有一套新内衣。

    莫央拿起那套白色的蕾丝小内内,“我去,这难道也是少爷的妈妈帮忙准备的?”

    好羞涩啊!

    穿上了,尺码居然特别合适。

    家居服当然又是情侣装,跟秦修身上的除了大小一模一样。

    落地窗没有关,风吹进来,窗帘飞扬,露出被某人刻意藏起来的画架一脚。

    莫央有点好奇,白色的窗帘后面,有一个一米多高的画架。

    她走过去一看,愣住了。

    那是一副油画,画布跟她一样高,画中人当然就是她。

    她穿着亚麻的长裙,背着画夹,回头一笑,暖心暖肺。

    跟记忆中某张照片一模一样。

    莫央震惊的是,这么大一幅画,要她画的话,断断续续的,三天绝对画不出来。

    心脏不由热起来,莫央歪着头,笑了。

    她拿来手机,跟画中的自己咔嚓一张自拍。

    朋友圈不能发,但是好想晒一晒啊,于是就把照片发给了杜朵和莫渊。

    杜朵立刻发来好几把带血的刀,并且道:“赶紧把少爷的果照发来,不然要你好看。”

    莫央立刻回击:“喻子航的果照,咱们交换。”

    杜朵就立刻发来一张下流的表情图,莫央笑翻。

    下楼,客厅安安静静的,厨房的灯亮着。

    她没有穿鞋,光着脚丫子走过去,果然看见秦修在厨房忙活。

    虽然吃过他做的牛排,莫央还是第一次看见他做饭。

    秦修并没有穿围裙,头顶的抽油烟机嗡嗡的响着,他长身玉立的站在灶台前,从容不迫的样子简直跟他上课或者画画时一模一样。

    锅里滋滋的响着,空气中传来红酒牛排的香味。

    炒锅里正炒着菜,一旁放着煮好的面。

    做饭都能做出一股子浑然天成的贵气,这个人肯定很贵。

    莫央没忍住,对着秦修的背影咔嚓了一张。

    啧啧,就跟广告片一样抓人眼球啊。

    “洗干净了?”某人头也不回地道。

    莫央总觉得他今天的话句句都很容易让人想歪,肯定是故意的。

    “我看到了,你什么时候画的?”

    秦修翻牛排的手一顿,“昨天。”

    确切的说,是昨天白天加一整晚。

    秦修不是大师,画了好几次才打好底稿。

    牛排剪好了,莫央看见他关火,赶紧跑过去帮忙准备盘子。

    “你画的好棒,太像了。”说话的时候,这货的眼睛不由自主含笑,亮晶晶的。

    秦修暗自得意,脸上却绷着:“就那样吧,不如你哥。”

    “那当然,我哥最厉害了。”

    秦修:“……”

    莫央手脚麻利的帮忙把牛排夹到盘子里,转头对秦修笑眯眯地道:“不过你也厉害,你毕竟只是业余嘛,比我厉害多了。”

    某人就被取悦了。

    眉毛微微一挑,他长臂一伸,挡住莫央,“我来。”

    于是莫央就乖乖坐到餐桌旁,等着投喂。

    没有想像中那种豪门式的大惊喜,这种感觉反而更棒。

    把牛排端过来,秦修又开了一瓶红酒。

    莫央连连摆手:“我不喝酒,不会喝。”

    秦修看她一眼:“我答应过你哥不碰你。”

    “……”莫央炸了:“你有没有搞错,这种事你怎么好意思跟我哥开口的?”

    秦修又了她一眼:“你的意思是可以碰?”

    “!”莫央咬牙:“别跟我玩字眼,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秦修看着她:“究竟可不可以碰?”

    莫央拍桌:“当然不可以!”

    秦修的眼神就明明白白地写着——你说了半天究竟想表达什么?

    莫央瞪回去——你140的智商是刷出来的吗?

    秦修举杯:“生日快乐。”

    莫央愣了一下,心道这人好歹花了大力气为自己准备生日礼物,不生气不生气。

    她笑了笑:“谢谢你的画,我很喜欢。”

    两人碰杯,秦修喝了一口红酒,才一边切牛排一边淡淡地道:“画不是送你的。”

    “……”

    “是我自己留着欣赏的。”

    “……”

    “你想多了。”

    美味的红酒牛排不美味了,莫央这会儿比较想吃麻辣烫。

    心里想着,吃完饭就把镯子还给他,反正李琴说她的成绩已经出来了,没有挂科。

    爱咋咋地,莫央干脆不说话了。

    这顿饭又是吃的万籁俱寂鸦雀无声。

    吃完饭,秦修照样嘴一擦,就起身走了,那意思是,莫央负责洗碗善后。

    正收盘子,客厅那边传来某人的声音:“毛巾的顺序不许弄混。”

    辣么复杂的程序,莫央当然已经忘光光了,除了洗碗擦碗和擦手的,其他全部混乱,然后乱擦一通。

    边擦还边郁闷的想,果然是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

    一溜儿的白色毛巾,哼,就不信你能看出咱作假。

    这么想着,莫央仔细检查了厨房,想着这人是不是装了摄像头,结果当然没有找见。

    “还没洗完?”

    “啊?”莫央正垫脚瞪着抽油烟机猛瞧,样子很傻,“呵呵,已经收拾好了,少爷,请检查。”

    秦修看了看她,直接过来,把所有毛巾全部扔进了垃圾桶。

    莫央:“……”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