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091章你们这群小闷骚,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091章你们这群小闷骚

    第1092章  你们这群小闷骚

    四号这天,莫渊终于抽出时间来师大讲课。

    因为他比较忙,又面临学生放假,所以学校方面也是很匆忙,条幅都是二号的晚上连夜赶出来的。

    然后三号的时候全校拉满了欢迎莫渊大师莅临讲学之类的条幅。

    莫渊在学生中还是比较有名气的,因为他够年轻,简直就是他们的偶像。

    听说有美术系的学生专门把莫渊的照片发到了校园网上,这可比学校拉条幅有效果多了。

    那是莫渊在书画协会拍的一张照片,穿着白衬衣,脖子上挂着工作牌,目光温润的看着镜头,用杜朵的话说就是帅爆了。

    那个时候莫渊才二十六岁,他有一副画刚在国外拍出了高价,名震海内外。

    就是这张照片,同学们都沸腾了,尤其是美术系的学生,一个个就跟吃了打了鸡血似的。

    据说四号这天还有美院的学生也跑来了,专门为莫渊准备的最大的阶梯教室挤满了人。

    莫渊这次讲课带来的作品就是他自己的《泰山日出》图。

    这是一个小手段,关注他的人都知道他最近被人攻击了,所以他就故意拿这幅图来做例。

    当然不是真正的画,而是照片。

    照片被放大投影在荧幕上,特别壮观。

    莫渊的日出其实看不见太阳,不过天边已经染上了一层红晕,那层红晕饱满而热烈,太阳似乎马上就要跳出来似的。最新最快更新

    之所以这幅画被人说抄袭,是因为有一个大师也画过这种没有太阳的日出图。

    只不过那位大师表达的重心侧重于日出前山野的宁静祥和,仿佛微风吹拂脸面,站在山顶的游人能够闻到青松的香气。

    莫渊这幅图表达的则是“朝气”,太阳跃跃欲试的朝气,被露水打湿的山野在晨风中醒来,焕然一新的朝气。

    说是抄袭,真的是无稽之谈。

    “央央,你哥哥怎么那么厉害,你看那些家伙,一个个都迷的不行了。”杜朵压低声音,忍不住花痴。

    莫央笑而不答,看着讲台上的哥哥,真的是无比的崇拜。

    “他是最棒的,从小都是。”莫央过了一会儿才说。

    杜朵感叹道:“他这么优秀,能够配的上他的女孩子一定不是我这种。”

    莫央戳她脸:“你不是已经有喻子航了吗?怎么,还想当我嫂子啊?”

    “不敢不敢。”杜朵笑嘻嘻的:“我不是大叔控,我要是大叔控,你哥肯定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擦,脸呢?”

    “没脸,要那玩意儿干嘛?”

    莫央无语:“你现在有了喻子航,脸都不要啦?”

    “哎呀,低调低调,我们只是朋友。”

    莫央明显不信,不过这个时候还在上课,她也不好跟杜朵叽叽喳喳。

    教室里太安静了,辣么大的阶梯教室,挤得满满当当的,连过道上都坐满了人,居然没有人说话吃东西,一个个都听得特别认真。

    莫渊的课讲的特别有意思,他就讲了他画这幅图发生的一些趣事。

    为了捕捉那一瞬的感觉,他在泰山呆了整整一个月,花了一个月时间,就为了拍那一瞬的照片。

    他声音温润,带着磁性,说话又风趣,见识又广,课讲得特别有意思。

    关键是有颜啊,迷得一票女生学不要不要的。

    两个小时的课眨眼而过,然后大家就排队等签名。

    莫央和杜朵等了一个小时才轮到她们。

    莫央也假装拿着笔记本变成了她哥哥的迷妹,莫渊看了她一眼,笑了笑。

    轮到杜朵的时候,那货还打趣道:“大师哥哥,手酸吗?”

    等杜朵签了名过来,她就被班上几个女生围攻了。

    “叫人家大师哥哥,朵朵不要脸。”

    杜朵故意得瑟道:“我就叫了,你们这群小闷骚,是想叫不敢叫吧?”

    “我们脸皮没你厚,朵朵,给我们看看你的大师哥哥给你的签名是不是有什么不一样。”

    说着一个女生就把杜朵的笔记本抢走了,杜朵跳脚:“擦,我都还没来得及看呢。”

    “哇,这是……朵朵,你的大师哥哥把你的名字写成了两朵花呢,好漂亮,他怎么知道你叫朵朵?”

    杜朵特别机灵,“我告诉他的,怎么样,羡慕吧?”

    “羡慕死啦,我应该告诉他我叫魏雨鹅,他会不会给我画一只天鹅?”

    “呸,还天鹅呢,大肥鹅还差不多。”

    说话的姑娘有点小胖,坑爹室友赠送外号“肥鹅”,于是一场扯头发飙粗话的撒泼开始。

    莫央在一旁乐得停不下来。

    她们下午和明天上午各有一场考试,考完就放假。

    下午考试还早,莫央想等莫渊一起吃午饭。

    突然有人扯了她一下:“央央你看,那个小婊砸居然也在听大师的课。”

    原来又是董菲娜和王思思。

    杜朵也过来,跟莫央对视了一眼,后者耸耸肩。

    “这个女人连美术课都没有选修,居然也好意思来听大师哥哥的课,我去。”杜朵老不爽了,“擦,她在说什么?不会是想跟大师哥哥合影吧?”

    有人看见王思思在弄手机,就嗤道:“应该是的,我擦,这个女人可真是……妈蛋,我怎么没有想到啊,跟大师合个影多有面子啊,我可以炫耀一年。”

    莫央道:“他不会跟人照相的。”

    果然,桃子和粉粉就站在莫渊身后,桃子不知道说了什么,董菲娜和王思思就笑眯眯的走了。

    有人惊讶道:“央央,你怎么知道?”

    莫央一愣,这货反应慢,一时居然没有找到借口。

    杜朵翻个白眼:“嗨,你们不是不知道央央也爱画画,她一直关注莫大师呢。”

    肥鹅机灵了一把:“别说,莫渊,莫央,央央,你和大师一个姓呢。”

    莫央摸摸鼻子:“是啊,好巧。”

    王思思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她们身后,只听她尖锐道:“有些人可真搞笑,跟大师同姓难道就以为自己是大师了吗?”

    “……”杜朵刚想要张嘴发飙,被莫央拉住了。

    王思思就趾高气扬的走了,她怀里抱着两个笔记本,没有看见董菲娜。

    “呸,一副奴才相,自己还得瑟的不行,我也是醉了。”肥鹅特别不淑女的呸了一口,呸完还不忘看看四周有没有人注意她。

    杜朵突然文艺起来:“有时候,我真的替王思思的爸爸妈妈感到悲哀。”

    莫央低着头给莫渊发短信,兄妹两约好在大学城一家西餐厅碰头。

    回寝室放了书和笔记本,她就拉着杜朵一起去了。

    “哎哟,又让大师哥哥请客,我多不好意啊!”

    杜朵假装客气,莫央则根本就不客气:“牛排不是白吃的,阿姨做的牛肉干简直太好吃了,周末让她再做点?”

    “没问题。”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