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022章你死了我姐怎么办,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022章你死了我姐怎么办

    第1023章  你死了我姐怎么办

    元朗虽然有点被吓傻了,不过这小子关键时刻真的非常靠谱。

    他赶紧给苏遇白发了信息,然后就帮着左浅扒衣服。

    那衣服胸前完全被血打湿了,散发着阵阵血腥味。

    左浅也顾不得害羞了,当着元朗的面麻利地扒掉自己的裙子,换上了那男人的衣服。

    元朗有点懵,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姐,你准备怎么做?”

    左浅一边套裤子一边道:“我等会上后面那辆车。”

    “什么?你不会是想跟那些混蛋同归于尽吧?”元朗脸都白了。

    左浅抓起一把稀泥在脸上抹了一把,道:“你放心,我有办法脱身。”

    “不可能!”元朗根本就不信:“你别骗我了,你怎么脱身?”

    左浅又扯掉假发,用假发上的夹子把短发夹起来,随手扯了死人头上帽子戴上,兴致勃勃的问元朗:“怎么样?”

    “不怎么样。”元朗一把抓住左浅的手:“姐,你别去,太危险了,我师父肯定能够想出更好的办法来的。”

    左浅道:“没时间了,我不能让齐大叔死。并且,这里埋满了炸药,如果惹怒黑曼巴,我们全都有可能死在这里。”

    “可是……”

    “没时间可是了。”左浅一把推开元朗,压低帽檐,身影消失在转角。

    元朗的手上还留着她的手上的温度,心脏的位置却猛地一沉。

    他快速脱下另一个死人的衣服,忍着浓郁的血腥味换上。

    外面,三分钟眼看就到。

    左浅快步走到越野车跟前,敲了敲车门,压低声音用本地化说了一句:“过来。”

    那哥们不疑有他,叽里呱啦的问着什么事,乖乖下了车。

    然后她就被左浅带到转角的位置被割断了脖子。

    左浅从容回到车上。

    三分钟时间到了,蝮蛇把枪口对准了齐非的脑袋。

    从左浅的位置,她只看见郭滔的脚边流了一大滩血。

    郭滔和齐非都被绑着,连用手捂住伤口都办不到,只能任由血一直流。

    齐非已经陷入昏迷。

    郭滔看着脚边的血,眼睛都红了。

    齐非的伤也许不在致命的地方,但是子弹贯穿了,前后两个洞,如果任由血这么流,那是会死人的。

    郭滔心里惭愧的不行,低声给齐非打气。

    “先生,你撑住,你一定要撑住。”

    尽管齐非听不见,但是依然坚持这么说。

    他甚至不敢动一下,身体绷得笔直。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左浅双手紧紧抓着方向盘,她甚至忘了右臂的不适。

    那滩血让她全身发凉。

    但是此刻,她真的什么都做不了,她只能竭力控制住自己,不让自己冲出去。

    “齐大叔,你一定要好好的!”

    哪怕你没有一点点喜欢这个叫左浅的女人,她还是希望你好好的,不管将来你是一个人还是有了另一个她,你都要好好的。

    只求你,一定要……好好的!

    这么想着,左浅就心如刀绞。

    是的,她现在做的事没有那么容易。

    她可能会死!

    她不怕死,只是怕齐非死。

    以前那么多次任务,每一次任务归来,她都当自己重新活了一次。

    所以,左浅真的不怕死。

    只是,心脏好痛。

    她看不见齐非的人,她就看着那滩血。

    那是齐非的血。

    左浅这个时候非常后悔,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她就跟个疯婆子似的,整天没心没肺,嘻嘻哈哈。

    心里明明那么喜欢,嘴上却总是吊儿郎当的。

    左浅,你是猪,你就是蠢猪。

    你应该看着他的眼睛对他说:“齐非,我喜欢,想嫁给你,想给生猴子,生很多猴子。”

    如果当时自己表现的好一点,表情真诚一点,齐大叔会不会已经喜欢自己了呢?

    左浅贪婪的看着那滩血,就好像看着齐非的脸。

    好遗憾,很久没有跟齐大叔好好说过话了。

    好可恨,自己前段时间还跟他故意闹别扭。

    好心痛,这一次离别,也许就是永别了。

    好幸福,这一辈子总算爱上了一个男人,他叫齐非。

    左浅紧紧抓着方向盘,一边哭一边笑。

    时间到了,蝮蛇看着苏遇白那边,大声吼道:“三分钟了,你们考虑清楚了吗?”

    说着,他开了保险栓。

    “三!”

    “二!”

    ……

    “好,你们走!”苏遇白说,他示意警方这边的人收回武器,朝张湛使了个眼色。

    张湛带的人是专门负责干扰遥控信号的。

    黑曼巴装的肯定是遥控炸弹,张湛和几个人并拢,把一名技术员护在身后。

    那人打开电脑,利用最先进的科技手段屏蔽了附近所有信号。

    黑曼巴比较狡猾,他让苏遇白他们把枪拆了。

    于是苏遇白他们只有乖乖把手里的武器拆成了一堆零件。

    黑曼巴一伙这才丢下齐非和郭滔,带着兄弟们上车。

    黑曼巴和蝮蛇上了第一辆车,蝎子上的是第二辆车。

    这个情况在左浅的预料中。

    蝎子带了四个人上车,催促道:“快,开车。”

    他话音刚落,左浅已经发动车子,油门踩到底,车子箭一样射了出去。

    转头,她看见了齐非苍白的脸。

    他闭着眼睛,不知道她正从他身边离去。

    如果是电影,这一幕一定是慢镜头。

    事实上,真的只是一眼。

    车子很快就开上了清冷的街道。

    离开的只有黑曼巴一伙,老家那些恐怖分子开始最后的反抗。

    枪声再一次响起。

    张湛冲过去,用毛巾堵住齐非依旧在流血的腰,冲着刚获得自由的郭滔狂喊:“快去把军火弄出去,这里到处都是炸药,爆了我们全玩完。”

    元朗也哭着冲过来,跟张湛一起架起齐非,边哭边道:“齐大叔,你可不能死,你要死了我姐怎么办?”

    张湛身形一震:“浅浅呢?”

    元朗就跟个孩子似的,哇的哭了:“姐在车上,她在车上啊,她怕时间拖得久了齐大叔有危险,她让我师父答应了蝮蛇的条件。”

    张湛这才知道这是左浅的主意,他一直以为苏遇白是有什么计划才答应放黑曼巴走的,张湛忍不住怒吼:“苏遇白,你这个混蛋!”

    而此时的齐非已经深度昏迷,他什么都不知道。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