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835章令人发指,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835章令人发指

    第836章  令人发指

    因为遇害者死亡时间尚短,所以断口的血还没干,并且,死者肩膀和胸膛都都血淋淋的,现场比昨天的看着还要血腥恐怖。

    看着又有两个年轻的生命就这么没了,向晚歌很难过。

    她沉着脸,一言不发。

    苏芷也没有说话,忙着拍照取证。

    三个小时后,一行人才回到局里。

    法医那边已经有消息传来了,受害人生前被性一侵过,不过凶手带了套,并没有在死者体内留下精一液。

    苏局正等着向晚歌开会呢,会议不长,向晚歌在会议上只说了几句话。

    “这明显是连环杀人案,死者的身体被凶手用同样的手法安置在同样的位置,头部在正北,身子在正南,由此,我们可以联想到市里最近的大项目,我怀疑,凶手就是冲着青峰山项目去的。”

    半个小时后,向晚歌一脸疲惫的回到刑侦队。

    “头儿,怎么样?”杨灿紧张的围了上来。

    两天之内死了四个年轻女子,这简直令人发指。

    “叫大家把手上的案子都先放一放,立刻,开会。”

    因为案情紧急,苏芷也参加了刑侦大队的会议。

    她拍的照片已经全部洗出来了,材料虽然有限,不过人手一份。

    向晚歌大致翻了翻,“说说,大家都有什么看法。”

    杨灿首先道:“这明显跟青峰山项目有关,作案的人有可能不希望青峰山开发,有可能他的目标也是青峰山。”

    大家都知道秦三爷也对青峰山虎视眈眈,不由就看了向晚歌几眼。

    向晚歌道:“别看我,有什么说什么。上面让我着手破案,限期一周。”

    “一周?”大家都震惊了,这么大的凶杀案,现在大家毫无头绪,一周?开玩笑啊。

    “这是让我们不眠不休的破案吗?”有人嘀咕。

    向晚歌敲敲桌子:“你们也知道青峰山招标在即,现在突然发生这件事,市里肯定很气愤。”

    事实上秦墨池更气愤,他把地买来是准备建房子的,结果青峰山接连发生凶杀案,原来的风水宝地直接变成了凶案现场,尼玛,建的房子谁还敢住?

    整个寰宇都高度紧张了。

    向晚歌直接道:“实不相瞒,我家三爷准备把青峰山买来建别墅的。建房子最看重什么呢?”

    有人立刻道:“风水。”

    “对,青峰山原本山清水秀,现在却直接成了凶杀案现场,这就是坏了风水。”

    杨灿直接道:“头儿,会不会有人故意针对三爷?”

    向晚歌摆摆手:“参加竞标的可不止我家三爷,也说不好是针对谁,我只是给大家提供一个方向,毕竟,后天就竞标了,这事儿也太巧合了。”

    “对对对,我当时一听是青峰山有尸体就直觉怪怪的,那山这些年都安安静静的杵在那,除了有人上山玩耍扭伤脚,还有上次那个傻逼绑匪跳崖,就再也没出过这些事儿。”杨灿道:“看来这件案子确实棘手,这简直就是在直接挑衅政府的权威啊,难怪上面要求我们限时破案。”

    向晚歌用遥控打开显示器,上面是一组照片。

    “废话少说,看看这些照片,有发现吗?”

    “这有什么发现?有指纹吗?”杨灿问苏芷?

    苏芷摇头:“没有,不管是尸体还是头部,凶手都没有留下指纹。”

    王丰咬着笔头道:“这些受害者的死法一样,不过看的出来,第二组照片的断口比第一组干净,看样子凶手也是熟能生巧。还有就是,第一组照片比第二组照片干净一些。第二组照片死者身上血太多了。”

    向晚歌拍了拍手:“对,就是这里,由此大家有没有什么想法?”

    楚玉纳闷:“什么想法?难道凶手昨晚没来得及帮受害人擦擦?”

    向晚歌翻了个白眼:“关于青峰山是不是第一凶案现场,大家有什么想法没有?”

    有人说:“青峰山肯定是第一现场,凶手在山顶把人杀害,然后把头和身体放在了不同的位置。”

    向晚歌没有反驳:“确实有道理,不过,死者的衣服呢?凶手连尸体都丢了,不可能还把衣服带走吧?”

    “这……”

    杨灿猛地一拍桌子:“头儿,难道青峰山其实不是第一现场?”

    向晚歌喝了一口水,这才用鼠标在第一组和第二组照片上画了两个圈。

    “回到刚才的问题,这两组照片,不同之处是受害人胸膛上的血,问题就出在这些血上。你们看第二组照片,受害人整个肩膀有一半被血染红了,我给大家做个试验。”

    所有人的视线立刻集中在她身上。

    向晚歌随手扯来她不喝的咖啡,倒了一些在一个塑料口袋里,然后不知从哪弄了个布娃娃,布娃娃的头已经被揪掉了,然后,她把布娃娃头的那一端放进袋子里紧紧捆住后,颠了几下。

    透明的塑料袋里,布娃娃的脖子和肩膀已经被咖啡弄脏,咖啡却没有洒出来。

    所有人都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向晚歌道:“由此可见,尸体绝对是从山下运上来,否则,从山顶到抛尸处的路上为什么没有血迹?”

    苏芷道:“我和向队昨天在上山的路上就发现了几滴血迹,今天下山的时候却没有。昨晚的受害人死的时间尚短,血一时半会儿流不干净,所以凶手才会用类似塑料袋的东西把断口处包住,于是第二组照片上的受害人身上就比第一组脏。”

    向晚歌补充道:“昨天那两名受害人死亡时间长,法医鉴定为她们死亡的时间是三天到五天之间。凶手抛尸的时候认为血流干净了,可能就马虎了,结果在路上留下了蛛丝马迹。”

    杨灿听得愣愣的:“也就是说,山顶那些血是凶手故意布置的,用来迷惑警方的?”

    向晚歌冷笑:“迷惑警方的视线是一个原因,恐怕凶手最主要的目的其实是为了坐实青峰山是大凶之地,但是如果青峰山仅仅只是抛尸的地方呢?那明显就不那么凶了。”

    “原来是这样。”大家纷纷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