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834章不喜欢不喜欢不喜欢,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834章不喜欢不喜欢不喜欢

    第835章  不喜欢不喜欢不喜欢

    秦牧和田甜回到家,秦墨池和向晚歌也刚刚进门。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怎么样?是沈睿吗?”

    “就是他!”田甜气得不得了了:“晚姐姐,他砸了秦牧的店,我们可不可以抓他?”

    “可以啊!”向晚歌点点头:“只是最终的结局最多他赔秦牧一笔钱,伤不了他分毫。”

    “那就不能把他抓起来关几天吗?他真的太可恶了。”

    “傻姑娘,他没有伤人,连个故意伤人都够不着边,最多赔偿,淡定淡定。”

    田甜服气了。

    秦墨池看着秦牧:“他说了什么?”

    秦牧云淡风轻的:“只是挑衅而已。”

    回到自己的房间,田甜忍不住给田欣打了电话。

    “田甜?”

    田甜听见她姐这种故作惊讶的语气就很生气:“我又没有换号码,搞不懂你为什么会惊讶。你是觉得打电话的有可能是秦家的人吗?”

    田欣也冷了脸:“田甜,你专门打电话回来,就是为了嘲笑姐姐吗?”

    “我不敢。”田甜是真的很生气,很失望,“姐,你拿了睿享的股份是不是?我一直以为你和爸妈都是爱我的,但是没想到,我就只值一栋房子,一辆车子,和一些股份。也对,我教书一个月才几千啊?我就是上一辈子班都挣不回一栋房子。”

    “田甜,你什么意思?”田欣在那边也吼起来:“你从家里跑出去不要这个家了,你现在是在指责我们吗?你应该知道,沈睿是我的情人,他转而看上你,我这个当姐姐的都没有生气,你气什么?”

    “所以那些东西就是我应该赔给你的吗?”田甜紧紧抓着床单,她也不想跟田欣吵,但是,自己消失这么久了,田欣却不闻不问,这说明什么?

    说明她们知道她在秦家。

    按照田欣和老妈的性格,田甜完全可以猜到,她们是在拿她待价而沽呢。

    “我没那么说。”田欣深吸一口气:“田甜,你也大了,应该懂事了。我跟你说,我和爸妈没有同意沈睿的求婚,你放……”

    “但是你们收了他的东西,他今天跑到秦牧的店子里来,口口声声说是我的未婚夫。”

    电话那头的田欣一怔,很快就反应过来:“你果然在秦家。”

    “我……”

    田欣语重心长道:“傻丫头,沈睿算什么?他再厉害也不是本地的,你要知道秦家才是本地的大豪门,你榜上大树了你知不知道你个傻丫头。”

    田甜最烦躁田欣说这样的话,生气道:“你别说这么难听,我跟秦牧什么事都没有,我住在秦家是因为晚姐姐怕我被沈睿欺负。”

    她很想说,亲姐姐靠不住,所以只能去靠一个非亲非故的姐姐。

    田欣无所谓的笑笑,语气缓和下来:“田甜,你喜欢秦牧是吧?他对你怎么样?傻丫头,你可不能白给他占便宜,你要先跟他确定关系,知道吗?最好他跟你求婚,还要当众的那种,你放心,爸妈和我都是支持你和秦牧的。”

    田甜心中顿时警铃大作,看吧看吧,就说她们是在把自己待价而沽吧?

    所以她们宁愿她一个小姑娘跑到男人家住着,她们都不来找,她们是恨不能自己赶紧嫁进秦家吧?

    幸好这家里的主人是秦三爷和向晚歌,田甜忍不住猜测,如果她是直接主到秦牧的家里,她妈和他姐姐恐怕早就打上门让秦牧娶她了吧?

    “啊啊啊!”田甜气得抓狂:“姐,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怎么了?我可是为了你着想。”田欣循循善诱:“傻丫头,秦牧可比沈睿那种货色强多了,虽然秦牧没在寰宇上班,但是他手里的股份可是秦家大爷留给他的,他这一辈子就是坐吃等死都花不完。还有啊,你不是喜欢他吗?姐成全你还不行啊?”

    “不喜欢不喜欢不喜欢!”田甜气得对着手机大吼:“我告诉你,我没有喜欢秦牧,你们就别做白日梦了,我过几天就回家,哼!”

    收了手机,田甜气恼的把自己扔进了柔软的被子里,气得眼泪直流。

    门口,一道修长的身影缓缓离开。

    “二少……”石炜看了看田甜的门,欲言又止。

    刚才田甜的声音那么大,“我没有喜欢秦牧”这句话连后面的石炜都听得清清楚楚。

    “田小姐是不想她姐姐纠缠你,所以才那样说的。”

    秦牧淡淡的看了石炜一眼,后者只好闭嘴。

    第二天。

    “头儿,青峰山又发现了两具无头女尸。”

    “噗……”向晚歌一口热牛奶直接喷地上了,不敢置信的瞪着杨灿:“你说什么?又?你给我说清楚。”

    “派出所刚来的电话,昨天有个同事的手机掉山上了,他今天跟另一个同事去找,结果就在昨天那个位置,又发现了两具无头女尸。”

    “乖乖~”向晚歌伸了伸脖子,她抓起对讲机就道:“走,赶紧过去。”

    尼玛,昨天的尸体法医都没来得及看过呢,又有两具?

    完了,四条人命,这事儿整大发了,消息肯定封锁不住。

    她刚上车,苏局的电话就追过来了,“晚晚,这事儿压不住了,上面要求立刻成立专案组,限时破案,否则影响太恶劣,恐怕会引起恐慌。”

    向晚歌担心的也是这个,道:“我知道,我已经在路上了,苏局,有啥事儿你先抗一下。”

    向晚歌到的时候派出所的同事已经到了,一人赶过来报告道:“头也找到了,就在昨天那个位置,山顶的血迹还没干透。”

    受害人的尸体照旧被白布盖着,就跟情景再现一样,尸体就放在警方昨天用石灰勾勒的人形里,完全重合。

    两具尸体摆放的整整齐齐,由此可见这不是普通的抛尸,这是凶手故意为之。

    向晚歌掀开白布,尸体上的痕迹也跟昨天的差不多,不同的是,这两名受害者死的时间还不长,不像昨天那两具死气重。

    她的视线在受害者的腰部看了看,可能因为尸体还鲜活的时候搬动的,所以尸体的腰部并不像前面那样微微弯曲。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