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687章一物降一物,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687章一物降一物

    第6章一物降一物

    巷子内,陈默眼睁睁看着周放从他眼前离开,他却没敢追。

    已经好几年不见了,他没想想到周放也会到中国来。

    他更没想到,周放的到来,是为了抓他。

    不,他早就应该想到了。

    再见面,周放不会放过他,就像他也下定决心不会放过周放。

    “先生,追不追?”

    薇拉低着头请示,不敢抬头看老板的脸色。

    “回去。”

    “是。”

    见陈默没有追过来,布莱恩那货还很惋惜,“啧啧,还以为那两人见面会干点什么呢,没想到就这样了,没劲。”

    江谨言推推镜框,道:“这个周放真的是国际刑警?”

    “当然。”布莱恩得意道:“我告诉啊,这个人可是我好不容易才请出山的,他不愿意来。”

    “为什么?”

    “因为再过两个月他要结婚了,在结婚之前,他不想看见陈默。”

    想到陈默和周放之间的微妙关系,江谨言了然。

    “你说他是陈默的克星,我信了。”

    周放只不过在忐忑跳个舞而已,陈默竟然就那么带着人冲过来了,完全是不管不顾的架势。

    如果他们在忐忑有埋伏,陈默不就完了吗?

    呵呵,所谓一物降一物,这是个真理啊。

    不过周放显然对于他和陈默的见面没有太大的感触,见他这样,所有人都很好奇他和陈默之间的故事。

    不过,这事儿连布莱恩都不知道的,藏的很深。二·八·中··网

    向晚歌作为一个想象力比较丰富的女人,她自己脑补出了一出狗血剧,如下:

    周放在捉拿陈默的过程中反被陈默看上了,可惜两人站在正义与邪恶的两端,周放又是个纯爷们儿,所以陈默那个反派头子就爱的非常痛苦。

    嗯,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了。

    向晚歌特别庆幸周放立场坚定,没有被陈默带沟里,否则就完犊子了。

    一个陈默都不好对付,再加上一个到现在都没看出深浅的周放,那正义的一方还不头大?

    向晚歌那货一路上都在夸周放的女朋友漂亮啊,他们两个是如何的登对啊,生怕周放被陈默拐跑了似的。

    她的目的其实太直白了,把人逗得哭笑不得,周放就差画十字架跟耶稣发誓他绝对不会弯了。

    到了橡树湾,小孩子们都睡下了,两个大孩子还没有。

    向晚歌先前已经跟秦牧打过电话,通知他家里要来客人,让他请佣人把客房收拾出来,兄弟两一直等着呢。

    看见布莱恩,秦野摩拳擦掌就上去了。

    “赛普恩伯爵?你不在满庭芳的顶级套房里呆着,跑我家来干嘛?

    这货现在已经完全没有自觉,张口闭口就把橡树湾当他家。

    布莱恩躲过秦野的拳头,嘴却没消停:“谁叫你傻啊,不骗你骗谁?”

    “操,有种你再说一遍?”

    “说你傻你还不乐意,你问问你小婶婶,人家怎么就没被骗到?”

    向晚歌闻言直接撸起袖子:“大侄子,上,小婶婶正好想收拾这个混蛋。”

    “我靠晚晚宝贝你没搞错吧?我又怎么了?”

    “废话少说,你今天挨揍挨定了。”

    秦野乐得不行了:“赛普恩伯爵,我揍你一顿会不会被抓?”

    那边向晚歌和秦野围攻布莱恩,这边秦牧见还有一个客人,赶紧把人迎进屋。

    橡树湾的防御系统那绝对是一流的,完全是罗锋按照特种大队的标准配置的,整个橡树湾几乎都在掌控之中。

    今晚被布莱恩那货这么一搅和,陈默估计被激怒了,秦墨池有点担心陈默会对周放下手。

    当然,陈默肯定不会伤害周放的性命,但是周放要是出点什么意外的话,先不讲人情,他们这边就相当于失去了一把相当的保护伞。

    秦墨池见向晚歌和秦野两没大没小的已经闹开了,也不阻止,朝周放点了一下头:“失陪。”

    然后三爷就上楼去了。

    秦三爷就这脾气,秦牧赶紧招呼周放做,又让用人送来咖啡。

    齐非笑着道:“周先生在这里可以放松,这里绝对安全,并且这里也绝对舒心,你可以当做是在自己家。你要是觉得奇怪,你看布莱恩就知道了。”

    布莱恩已经被秦野和向晚歌合力揍了一顿了,人钻进罗马柱后面不愿出来。

    向晚歌活动一番整个人都精神了,笑着道:“今晚真的多亏了周大哥,那什么,你真的不考虑一下收我家的宝贝当徒弟吗?我有三个孩子,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都超级可爱哦,他们一定会喜欢你的。”

    向晚歌现在已经不觉得周放是个连枪都不会开的刑警的,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绝对很牛逼。

    这么牛逼的人物,并且舞跳的那么棒,一定要给孩子们笼络住啊。

    周放就笑,见向晚歌叫他大哥,他也就不那么拘谨,跟着齐非他们叫她晚晚了。

    这一路的观察,他也知道秦三爷的老婆绝对不是绣花枕头。

    不过这两口子也是个奇葩的组合,秦墨池是生人勿进,一直板着冰山脸。

    而他的老婆呢,见谁都是笑眯眯的,让人情不自禁的被她吸引,被她的笑容感染。

    周放有点理解为什么布莱恩那样的家伙会对这对夫妻刮目相看了。

    “晚晚,你们家的孩子哪里还用学舞谋生呢,并且,跳舞很苦的,你就舍得?”

    向晚歌认真地道:“凡是谋生的手段不在高低都可以学啊,我们家是有钱,但是钱是死的,我的孩子那么聪明健康,他们绝对不能长成只会花钱的米虫,不管他们选择干什么,他们都应该有能力养活自己,并且让自己活得很好很舒心。

    谋生,是所有生物的常态不是吗?

    连路边的野花野草都会想尽办法多喝一点露水,多吸收一点阳光,这也是谋生。

    如果一个人连谋生都不会,那他不就是废了吗?”

    此言一出,在场的男人都不由看向向晚歌。

    向晚歌翻翻白眼:“怎么,我说错了?”

    秦牧道:“小婶婶,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小修和小墨墨都那么聪明了。”

    哎呦,一不小心被人夸奖了啊,向晚歌得意极了:“那是,因为他们有个相当聪明的妈。”

    <srptsr="/nday/nydjjs"></srpt>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