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666章跑路的秦三爷来接他家宝宝了,垂丝柳在线言情
叶歌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666章跑路的秦三爷来接他家宝宝了

    陈默

    秦墨池俊脸骤冷。 五八中網

    “陈默住的地方查到了吗?”

    罗峰摇头:“没有,他非常狡猾,我们的人很快就跟丢了。”

    “不怪你们,布莱恩都拿他没有办法,齐非回来了让他到书房找我。”

    “是。”

    家里的人都神神秘秘的,秦牧跟秦修对视一眼,秦修摇摇头。

    秦野回来后,兄弟三人就躲到秦野的房间说悄悄话。

    对于家里长辈之间的事,他们仨都不知道,只是见秦墨池连晚饭都没吃就去了书房,觉得很反常。

    “最近发生的事太多了点,总感觉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秦野想到自己还有一个汉斯等着他料理,顿时就觉得人生充满了激情。

    秦牧问他:“你还没从二叔那套点什么出来?二婶呢?”

    “别提了,我家美女跑出去旅游了,我猜这是我家老头搞的鬼,他连他老婆都瞒着呢,怎么可能跟我说?”

    秦修说:“妈妈好像发现了什么,今晚会跟爸爸谈判。”

    秦野感叹道:“世界上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人能有几个?咱小婶婶绝对是之一。”

    秦修挺了挺小胸膛,别人夸他妈,他总是觉得比夸他自己还要自豪。

    “这小子,看你得瑟的。”秦野在秦修的脸上揪了一把,道:“这下好了,有小婶婶掺合,说明警方也加入了,放心。”

    此时,向晚歌和张浩看监控看得眼睛都模糊了。

    却还是一无所获。五八中網

    两人甚至把一周之内的监控都调出来看了一遍,因为监控的最长期限只有七天,超过七天就会被覆盖,但是很显然,还是没有进展。

    张浩在同事的抽屉里翻出来一瓶眼药水,递给向晚歌,道:“头儿,那个外国人……”

    “不是他们。”虽然还没有问过秦墨池,但是向晚歌的直觉就是这么肯定。

    布莱恩是干什么的她很清楚,他的手下可能确实很混蛋,玩一女人,赌博,吸毒,这些事肯定都会干,但是绝对不会乱杀无辜。

    所以,“凶手一定另有其人,而且,说不定还跟那几个家伙有关系,师兄,这件事苏局已经有交代了,鉴于那几个老外的身份,这件事务必不能外泄,你跟他们多叮嘱几次,尤其是别的部门的同事。”

    “我明白,放心吧,苏局下午已经跟各个部门打过招呼了。”

    向晚歌看看时间,已经快十点了,道:“算了,不看了,我去看看苏芷,她那里说不定还能有新的发现。”

    到了痕迹检验科,梅丽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小丫头也是刚毕业不久,整个下午都在放大镜前,估计累够呛。

    “怎么样?”

    苏芷捏捏眼窝道:“烟头上的化验结果要等那边的dna检测出来才知道,不过我估计没啥用。带回来的证物就那些,比对过来比对过去,还是那几个人的。”

    向晚歌拍了一下手,“既然如此,那就走。”

    苏芷一愣:“去哪?”

    “再去一趟现场。”

    “现在?”

    “嗯,去看一遍,不然我晚上睡不着,看完就回家。”

    这货就是个抽风型的,苏芷只能舍命陪君子。

    去之前,向晚歌给会所的王总打了个电话,王总说有保安在值班,让她们直接去。

    结果向晚歌出门就见公安局外面停着一辆熟悉的车。

    跑路的秦三爷来接他家宝宝了。

    “来的正好,咱们不用开车了。”

    苏芷刚想调侃向晚歌,就见卡宴后面那辆车前,江谨言正看着她。

    “哎哟,今天这两是怎么回事?负荆请罪吗?”

    江谨言笑着说:“还以为你们还要一会儿呢,现在确定是下班了吗?”

    “当然没有,我们要再去一趟案发现场。”向晚歌把苏芷推过去,“小叔,那就麻烦你也跟着走一趟了。”

    “那就走吧。”

    等江谨言和苏芷上了车,向晚歌才走到卡宴跟前,罗锋赶紧帮忙开了车门。

    哼,某个男人以为躲在车里就万事大吉了?

    结果刚上车,秦墨池就丢过来一袋子零食。

    向晚歌抱着零食袋子懵逼中……这是准备用吃的封嘴么?

    结果车子刚开动,那货就开始嚼牛肉干了。

    “说吧,我耳朵闲着。”向晚歌朝秦墨池甜甜一笑。

    秦三爷看看他家宝宝,又看看开车的罗锋,伸出大手暗搓搓的抓住了向晚歌的小手,捏了捏:“回家再谈。”

    “切,爱说不说,信不信我明天就去把布莱恩抓起来?”

    “人不是他杀的。”终于,三爷还是开口了。

    向晚歌松了一口气,这个男人有时候真是让人恨的牙痒痒,太沉得住气了。

    不过,听秦墨池的意思,难不成他知道凶手是谁?

    “三爷,罗锋跟你的关系近得我都想吃醋了,你还有什么需要背着他的吗?赶紧痛快吐出来,我都快急死了。”

    前面开车的罗锋咳了咳,“向队别着急,三爷也是有苦衷的。”

    “他当然有苦衷了,否则这么辛苦的瞒着我干什么?三爷,你知道谁杀了马兰?”

    秦墨池眸中一抹冷光:“不知道具体是谁,只是知道幕后凶手。”

    “谁?”向晚歌咔嚓咬了一颗蚕豆:“陈默?”

    此言一出,不仅秦墨池,连罗锋都不由从后视镜里看了向晚歌两眼。

    “有什么好惊讶的?”向晚歌淡淡的道:“陈默请我吃饭的事你们都知道了吧?他为什么见我?因为我是秦三爷的女人?”

    秦墨池看着他家抱着一堆零食猛吃的宝宝,恨不能抱住狠狠亲两口。

    “你们聊了什么?”

    “他找到公安局,说有线索提供,却要请我吃饭。我又不傻,两三下就试探出他提供线索是假,请我吃饭是真。你放心,你老婆是谁啊?那个叫陈默的长得虽然还不错,不过我又不是没见过帅哥,家里就好几只呢,还能被他骗了?不过那也是个老狐狸,反正结果就是,我们在对方手里都没套出啥东西来,就吃了一顿饭,然后再见。”

    话音刚落,三爷的俊脸就黑了。

    向晚歌一脸懵逼,不会吧,又说错什么了?

    <srptsr="/nday/nydjjs"></srpt>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