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662章三爷背着你干了什么,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662章三爷背着你干了什么

    苏芷忙了一下午,最后的比对出来了。五八中網

    “现场只有七个人的指纹,其中一个是死者的,有两个是会所服务生的。你看到的那些粉末,是最近流行的一种新型毒品。还有一些细节没有出来,我晚上加班。”

    向晚歌感激的不得了:“辛苦了辛苦了,晚上我陪你。”

    “少来,你的事我什么时候耽误过?”

    “那是那是,我小婶婶就是。”

    向晚歌拍着苏芷的马屁,心里也确实是感动,现场采集到的指纹非常多,光是比对指纹都是非常费时间的。

    “对了,法医说了,那些烫伤是死者死后烫上去的。”向晚歌竖起大拇指:“我知道那是人死后烫上去的不奇怪,你怎么看出来的?”

    苏芷挑眉,“那你怎么知道是人死后烫上去的?”

    向晚歌道:“很简单,那些烫伤形状太完美。如果一个大活人被那么烫,肯定会挣扎,不说在现场留下什么痕迹,死者身上烫的烟圈也不会那么整齐完美,人在挣扎的过程中肯定会出现失误吧?还有一点,这个很关键。”

    “少卖关子,说。”

    “马兰身上只有在腰部有掐痕,这些痕迹肯定是她跟人发生关系时对方留下来的。由此可见马兰的皮肤很细嫩敏感,容易留下痕迹。如果那些烫伤是在她活着的时候烫的,马兰挣扎肯定会被人控制住,那么,她身上也应该有别的痕迹才对。除非她是个没有知觉的人,但是这不可能。二·八·中··网”

    向晚歌这么跟苏芷分析着,她的思路也越来越清晰:“由此可见熟人作案的可能性就更大了,假设马兰认识凶手,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对方抓住头发,猛地撞向桌角。你也看到了,那茶几木质属于非常坚硬那一种,只要凶手存了必杀的心,第一击之后马兰肯定就没了反抗的能力,接连三下,死的不能更死。 ”

    “并且,会所的服务生说了,他是案发包厢的人结账离开后,他过了十分钟才进去的,如果是熟人作案,十分钟足够了。”

    苏芷喝了一口水,摘了眼镜,闭着眼睛养神,一边道:“你们不是调取了监控吗?有什么发现没?

    说到这个向晚歌就郁闷了。

    “有发现,发现大了。”

    “怎么了?”苏芷听见向晚歌声音不对,睁开眼睛就看见对方咬牙切齿的:“你这表情不对啊?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凶手的鬼影子没看到,那边的监控恰好坏了,不过,我们在排查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重要线索。”

    “我怎么觉得你想杀人呢?”

    “不杀,舍不得,我想咬人。”向晚歌恶狠狠地道:“我在监控里看见我家的迈巴赫了,呵呵,你说这算怎么一回事?”

    “什么?那跟这件案子有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我家的迈巴赫不是被三爷借出去了,原来借出去的对象就是那四个老外,并且为首那个被人叫做伯爵的家伙明明就是老熟人。”

    “这……”苏芷惊讶道:“三爷背着你干了什么?”

    “我也想知道啊,刚才杀去公司,他跑了。”

    苏芷愣了一下,直接拿出手机给江谨言打了个电话,那边过了好一会儿才接。

    “小叔,你现在在医院吗?我等会下班直接去医院啊。”

    江谨言在那边道:“我不在医院,跟人约了谈事,你下班直接回家吧,开车小心。”

    苏芷:“那好吧。”

    等苏芷挂了电话,向晚歌不敢置信道:“什么意思?我小叔也有一份?”

    苏芷哼了一声:“我最近就觉得他怪怪的,但是又想不明白,原来是有事瞒着我们。他今早还说下午五点有个手术的,看样子手术让别人做了。”

    “这两个混……”想到当中有自己的小叔,向晚歌没敢骂,

    苏芷可不管那么多,直接就骂开了:“这两个混蛋,不知道又在搞什么鬼。”

    月亮湾。

    月亮湾的别墅还是以前陆瑜住过,现在成了这些人的秘密基地,关键是“赛普恩伯爵”住在这里。

    被骂的两个男人这会儿正在发愁。

    江谨言晃了晃手机:“我家小芷跟着晚晚都学精了。”

    惹了祸还不自觉的某歪果仁乐道:“池家的妖精很难缠,我来了这么久都不敢去见她,骗骗池的傻侄子还行,骗不了他家的小妖精。”

    齐非也是无语道:“你还是不要说话了。”

    布莱恩识趣的闭嘴,该办的事没有办好,现在却捅了篓子,他还是不要说话好了。

    江谨言道:“算了,明天你们就去公安局自首吧。”

    “不行,我现在的身份可是……”

    布莱恩话还没说完,秦墨池冷冰冰地目光就扫过来了。

    他赶紧打住,耸耸肩,无奈道:“你别瞪我,虽然我是冒名顶替的,赛普恩伯爵可是我朋友,我不能让他的声誉受损。”

    齐非补刀:“那你早干嘛去了,你的人竟然还……现在人死了,包厢里面全是你们留下的证据,这事儿必须跟晚晚说清楚,也只有她能还你们清白。”

    布莱恩萎了:“我知道,但是这件事真的不能曝光,不然我回去就会被我朋友弄死。”

    “换我是你朋友也必须弄死你。”江谨言说。

    “喂,你们的友谊呢?别忘了,咱们现在可是一条船上的人。”

    齐非竖起大拇指:“恭喜你,普通话越来越溜了。”

    “哪里哪里。”

    啧,连“哪里哪里”都会用了。

    秦墨池把话题拽回来:“你们出会所的时候就没有遇到可疑的人?”

    “没有。”

    “那进了会所呢?那个援交女,是你们自己找的?”

    布莱恩摇头:“不是,是她自己凑上来的,我是什么人你们还不知道吗?”

    江谨言道:“你是什么人我还真的知道。”

    布莱恩仿佛人品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又跳了起来:“那个女人不是我碰的,是马克那王八蛋,我可是有老婆孩子的人。”

    秦墨池再确定一遍:“你确定你们离开的时候那个女人还留在包厢里?”

    “当然确定。”

    <srptsr="/nday/nydjjs"></srpt>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