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602章秦修的计谋,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602章秦修的计谋

    小卖部和所有景点的小卖部一样,里面挂满了当地的特色物品,还有饮料零食香烟等,乱七八糟的,更像一个杂货铺。五八中網

    江谨言进到里面,发现小卖部的老板是个四五十岁的大姐,一脸的忠厚,估计又是一个被徐明阳“拜托”的不知内情的人。

    “买啥?”那大姐见江谨言的视线在铺子里到处看就问道。

    江谨言:“我是送东西来的,大姐,有没有一个男人……”

    不等他把话说完,那大姐就叫起来:“啊哟,就是你啊,从市里过来的?”

    “是的,请问那个男人在吗?”

    “不在不在,昨天就走咧,你把东西放下,他说他会让人来取。”

    果然是这样

    这个徐明阳可真是够狡猾的。

    江谨言不死心的问:“那他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来取。”

    “没有没有,他给我了我两百块钱,让我替他保管咧,你放下就是啦,放心,我会转交给他的。”

    江谨言把两只密码箱交给大姐,那大姐好奇道:“什么东西,你们搞得神神秘秘的。”

    江谨言笑了笑,他知道从这个大姐嘴里是问不到有用的线索的,只能退出来。

    那辆面包车还在,司机张伟以为江谨言也是警察,根本就不敢跑。

    “警察同志,我可以走了吗?”

    “先送我到路口。”

    江谨言跟秦墨池和向晚歌会合了,把情况一说明,三个人都沉默了。

    原本以为徐明阳又会打电话来的,谁知这一次却石沉大海。二·八·中··网

    钱在张家巷,徐明阳肯定会派人来取,所以,张浩带人又经过变装,混进了张家巷。

    …

    秦修被关进一间屋子,一路上他没有看到有用的标识,也就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这会儿关他的屋子比较像人住的地方,当然,不能跟他家比。

    屋子也是农村那种院子,不过还比较干净。

    屋里有一盆水,秦修过去,洗了手和脸,然后他就看见原本干净的水变颜色了,可以想象开始他又多脏。

    茶几上还有水果和一些饼干,他也没客气,拿起就吃。

    苹果很脆,咬起来嘎嘣响。

    大毛在门口阴测测的看着他,他假装没看见。

    “这小子他妈是人类么?”这是大毛的想法。

    大毛现在很烦躁。

    妈的,说好的去拿钱的,结果徐明阳把他们从山上的破屋子带到农村的破屋子,难道要在这安家落户不成?

    大毛和昆哥的想法都是,赶紧拿钱,拿了钱就走人。

    谁他妈要在这耗啊,大毛深深的觉得警察说不定很快就来了,也许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这个想法一旦开始就没办法停下来,大毛还年轻,才二十六,他想发财,但是不想坐牢。

    妈的

    秦修吃了一个苹果,感觉身体里有水分了,这才又吃饼干。

    妈妈说空腹吃苹果不好,但是这里没有水,饼干太干,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饼干吃了半盒,大毛暴躁了。

    他过来一把抢了秦修的饼干,甩手就是一巴掌,啪的一声,秦修毕竟是个孩子,被他一巴掌打翻在地。

    “吃吃吃,你他妈是猪啊就知道吃,吵死你大爷了。”

    大毛把饼干仍在上,还不解恨,上脚狠狠踩了几下。

    秦修嘴角破了,脸上火辣辣的,耳朵也嗡嗡直响。

    不过他没哭。

    他爬起来,坐到沙发上,双眼直直地看着大毛。

    “你在害怕。”他对大毛说。

    大毛狂踩饼干的脚一顿,转头看着秦修,他立刻觉得他被一个小孩子嘲笑了。

    “妈的,你再给老子说一句?”

    说着就扬手,准备再给秦修一巴掌。

    秦修快速说:“我给你钱,你放我走。”

    大毛的手停在了空中。

    这小屁孩太不正常,那双眼睛波澜不惊,根本就不是一个被绑架的孩子该有的眼神。

    他是真的不害怕,大毛清楚的意识到,这个被他们当做肉票的孩子不怕他们。

    就算他刚刚狠狠给了他一巴掌,他那半边小脸都肿了,肯定很疼。但是他没有哭闹,是真的一点都不害怕。

    这他妈还是个小鬼么?

    秦修趁着大毛发愣的时候接着道:“我知道你怕警察,你不想坐牢。不就是为了钱吗,我给你,只要你把我安全送回我爸爸妈妈那里,我就跟他们说是你救了我,作为酬谢,他们会给你一大钱。”

    不用坐牢……一大钱……

    大毛几乎都要被他说动了,不过转念一想,妈的,这小子的妈不就是警察么,据说还是很牛逼的警察。

    操

    “小子,你他妈把老子当傻逼是吧?你妈会放过我?”

    “只要我说是你救的我,她就会放过你。”

    大毛一愣。

    虽然心里他一再强调这他妈就是个毛都还没长齐的小屁孩,小屁孩的话能信么?

    但是潜意识里,他是真的很想相信,也很想答应秦修的。

    这么磨着真的是太吓人了,大毛从来没有参与过绑架,他是个小流氓,平时带着兄弟们吆三喝四吓唬吓唬中学生收点保护费还行,像现在这样直面挑衅警察,他还是很虚的。

    但他毕竟还不敢乱来,他是跟昆哥混的,如果他现在答应了秦修的条件,就算后面他真的不用坐牢,那他还怎么在道上混?

    他这可就属于背叛了,道上的人最不待见的就是叛徒。

    说不定他连老家都不能回了。

    这么一想,大毛狠狠地瞪了秦修一眼:“闭嘴,不许说话,再说话我他妈弄死你。”

    秦修也就不说话了。

    因为他知道,他已经在大毛的心里埋下了一颗名叫后路的种子。

    现在大毛有了更好的后路,后面肯定不会再欺负他,不仅不会欺负他,说不定到了紧要关头,他真的会反水。

    秦修觉得自己这一招用的很棒,这也是跟齐非学的。

    后面他就很乖,一直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微微低着头,尽量把自己当做空气。

    因为齐叔还说过,那个叫徐明阳的男人才是最坏的大坏蛋。

    另一个房间,昆哥又在跟徐明阳吵架。

    <srptsr="/nday/nydjjs"></srpt>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