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539章头儿家是不是破产了,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539章头儿家是不是破产了

    “哟,头儿这是生气了还是害羞了?”杨灿手里翻着一摞子资料,乐得停不下来。

    张浩道:“屁话,你们什么时候见头儿害羞过?至于生气嘛?肯定不是生咱的气。”

    楚玉瞪眼:“头儿明明就是在生你们的气,一个个还不自觉。”

    一新来的菜鸟抓着手机嚎了一嗓子:“快,头儿又发红包了。”

    话音刚落,办公室就是一阵乒乒乓乓翻箱倒柜找手机的动静。

    “操,这是什么鬼?”抢到红包的张浩傻眼了。

    菜鸟也不敢相信的瞪着手机:“我的妈呀,头儿家是不是破产了?”

    “呸,你家才破产了。”楚玉立刻喷他一脸。

    菜鸟:“我没有产可破啊”

    杨灿看着抢到的红包也是瞪大了眼睛:“一分?我没看错吧?”

    楚玉伤心欲绝:“完了完了,就说你们把头儿得罪了吧?看看,一分都发出来了,我的星巴克木了,你们赔我。”

    杨灿赶紧凑上去:“小玉儿别伤心,你的星巴克包我身上了。”

    “一天一杯。 ”楚玉说。

    杨灿心一横:“大不了从今往后我喝自来水。o”

    张浩直接糊他一脸:“出息,自来水都没你喝的。”

    就在这时,苏局急匆匆进来:“晚歌呢,大事儿。”

    大队长办公室的门唰的一声开了:“苏局,出啥事了。”

    “刚才金华派出所接到报案,就在二十四小时内,金华区有两个小孩失踪了。你赶紧带人过去看看,他们初步怀疑是有组织的人贩子团伙流窜到c市了,我已经让宣传部发布消息通知广大市民注意了。”

    向晚歌看了张浩一眼,“放下手头的案子,楚玉,你也来。”

    一进金华派出所,向晚歌三人老远就听见里面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声。

    向晚歌让张浩和楚玉去了解情况,自己去了所长办公室。

    办公室里,一个高大的男人正在看墙上挂的本市的地形图。

    “头儿?”

    向晚歌过去,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办公桌上,探身拉开抽屉,果然在里面找到了一包炒得喷香的南瓜子。

    男人转过身,不是林成是谁?

    “你属耗子的?”林成直接拿手里的件在向晚歌头上敲了一下,语气熟稔,一如当年大家在一起时的感觉。百度搜索o

    向晚歌摇摇头:“看来还是当个山大王安逸啊,头儿,你有没有觉得你不在第一线干了都胖了?”

    “有吗?”林成信以为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腰。

    向晚歌捧着南瓜子儿忍着笑,一边嗑瓜子一边说起了正事:“这瓜子炒得好吃,嫂子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那什么,看你盯着地图半天了,是不是有什么线索?”

    林成道:“现在这个天气适合出游,丢的两个孩子都是在公园丢的,都是有父母陪同,但是父母忙着拍照,等回头找孩子,孩子不见了。

    孩子都不大,三岁左右的。周围的人看见有人拿吃的玩的逗孩子,还以为是孩子的家人,于是孩子就这么悄无声息的丢了。”

    向晚歌简直都服了:“这些都什么家长,现在还好意思哭,早干嘛去了?”

    林成也忍不住罗嗦一句:“最近不是有报道家长走路玩手机,孩子被车撞吗?都什么事儿。”

    向晚歌没想心情吃瓜子了,还给了林成。

    林成不抽烟,现在又是一所之长,压力大,为了减压,他老婆就给他搞了这个,还挺有效的。

    向晚歌见墙上的地图被圈了两处,“就是这两公园?确实,这两公园每年这个时候挺热闹的,头儿,我用下你的电脑。”

    “用吧。”

    向晚歌直接用林成的电脑进了公安系统,从里面调了历年来全国的人贩子的资料,然后拷进自己的手机。

    刚才走的急,她还没来得及搞呢。

    林成道:“我大致翻过了,c市近几年偷盗婴幼儿的案例不多,有几个惯犯还在里面蹲着,如果排除本地贩子作案的可能,那就只有扩大范围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目前看来只有咱们这丢了孩子,别的地方还没有动静,不知道是大规模的还是那些混蛋顺手干的。”

    向晚歌话音刚落,一个片警就冲了进来:“所长,金苗幼儿园报案,有人当街抢孩子,捅了孩子的爷爷。”

    “妈的”向晚歌忍不住爆粗口了,看了林成一眼:“一起去看看?”

    “走”

    两人赶到金苗幼儿园的时候暗地现场已经围满了人,校门口的警戒线内,地上一滩血迹,遇难者已经送走了,刚才来的路上向晚歌已经得知被抢孩子的爷爷抢救无效死亡。

    孩子的奶奶哭晕在园长的办公室里,爸爸妈妈正激动的跟幼儿园吵架。

    向晚歌一看里面的情景就知道问不出什么来,干脆调了幼儿园的监控自己看。

    该幼儿园还挺正规的,放学都是一个班级一个班级出来,家长凭接待证领孩子,门口有两个保安。

    被抢孩子的班级是最后一个,当时等待接孩子的家长差不多都走了,孩子被爷爷接出来后,走了差不多五十米的距离,迎面走来一个戴着墨镜的男的,那男的一把抢过孩子,见爷爷死死拉着孙子的手就从怀里掏出一把刀子,连捅三下,然后抢了孩子就跑,保安立刻就追上去了。

    该死的是没跑几米转弯就是幼儿园的围墙,挡住了监控。

    向晚歌提走了视频,外面林成已经问完了保安。

    保安说他们追过去就没人了。

    向晚歌跟林成对视一眼,两人离开了幼儿园,到了围墙拐角的路口。

    那条十字路口没有设红绿灯,也就没有电子眼,因为幼儿园后面不远就有一家医院,所以这条巷子的车流量还挺大的。

    不过,向晚歌惊喜的发现巷子对面就有一家农业银行,银行的监控刚好对着这边。

    这个时候银行已经下班了,向晚歌打了一个电话出去,半个小时后,此处分行的负责人带着监控部门的人来了。

    林成竖起大拇指:“果然是朝中有人好办事啊。”

    “那当然。”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