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482章醒了,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82章醒了

    齐非被折腾惨了,每隔半个小时,就有人给他浇一桶冷水。

    他还从未这么狼狈过,冷得牙齿直打架。

    不过就算那些人无论怎么逼他,他依旧不肯合作。

    天快亮了,齐非感觉时间差不多了。

    他已经发烧了,忽冷忽热,有打摆子的症状。

    络腮胡子的手下又提了一桶水过来,齐非爬了起来。

    “怎么样?想通了没?要是还没想通我可又要帮你洗澡啦”

    “手机拿来。”齐非开口,嗓子眼都是烫的,喷出的气似乎带着火。

    那人一听齐非终于想通了,赶紧拿来手机。

    “我卡上只有两百万。”齐非艰难的说。

    他话音刚落,脸上就挨了一拳:“小子,不要耍花招,爷们的耐心是有限的。”

    这一拳把齐非的脸都打青了,嘴角也破了。

    他身体本来就虚,一拳过去他就被打趴下了。

    那人一把抓起他的头发,恨恨地呸了一口:“五百万,一个字儿都不能少。”

    齐非艰难地道:“我不骗你,我的钱都买了车和房产,其余的都是股票,资金只有这么一点,不信,我给你看余额。”

    齐非查了余额给那人看,卡上果真只有两百万。

    “还有没有别的卡?”

    “没有了。”

    那人丢了齐非去找络腮胡子了,一会儿,络腮胡子过来,“转,就两百万。”

    于是齐非转了款。

    原来这群人里居然还有一个黑客高手,齐非见此,眼睛一暗,也不知道警方那边咋样了。

    那些人得了钱丢下齐非就走了。

    齐非到门口一看,外面黑漆漆的,四周层峦叠嶂一看就是在郊区,周围都是山。

    他不清楚地形,也不敢乱走,只能找到络腮胡子他们刚才休息的地方,那里有一条烂沙发,一盏营地灯,还有一盆即将熄灭的火。

    他拖着越来越无力的身体,往火盆里加了些木柴。

    然后,他实在没有力气了,倒在了沙发上然后意识就慢慢陷入了黑暗。

    齐非做了个梦,梦里,他在跟妹妹吵架。

    妹妹有个很美的名字,叫齐梦,是绮梦的谐音。

    她的人生确实就像一场梦,短暂,并且不美。

    他的梦很乱,先是跟妹妹吵架,那时他们都才十几岁,他很疼妹妹,做梦都心疼。

    梦境一转,妹妹走了,爸爸走了,齐非拉着妈妈的手在后面使劲追,怎么都追不上。

    接着画面又一转,有人在喊齐大叔,声音清脆爽朗,带点调皮的调侃,听着就让人愉快。

    嘻嘻哈哈的,齐非的梦里全是齐大叔,齐大叔,齐大叔。

    然后,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传来,“齐非”

    齐非心中一震,这是秦墨池。

    秦三爷的声音低沉有力,带着他惯有的霸道气势,就这两个字,齐非就听出了秦墨池对他的信任,这么多年,秦三爷对他一直是信任的。

    信任,这两个字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齐非感觉自己身处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入眼的是白茫茫一片,仿佛无边无际。

    但是随着“齐非”两个字沉沉地压下来,他清楚的感觉的空气似乎凝固了,变成一块透明的,重逾千金的枷锁,从他头顶压下来。

    压得他几乎窒息。

    没有空气进入腹腔,齐非感觉脑子几乎要炸了。

    一会儿是齐梦的“哥哥,哥哥”,一会儿是向晚歌那清脆的“齐大叔,齐大叔”,夹杂着秦墨池的“齐非”。

    齐非在几乎窒息的恐惧中醒过来。

    “齐大叔,你醒醒,醒醒啊”

    这一次,向晚歌的声音越来越清楚了。

    向晚歌着急的不行,见齐非仿佛被鬼压床一般醒不过来,忍不住伸手,在齐非的人中狠狠地掐了一把。

    “啊……”齐非大口大口喘着气,终于醒过来了。

    “齐大叔,艾玛,你可算醒了,吓死我了。”

    齐非的脑子还很晕,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向晚歌见他傻乎乎的,吓一跳,尼玛,齐大叔该不会烧傻了吧?

    “喂,齐大叔,你说话,别吓我啊”

    齐非的眼珠子终于转了,视线转向向晚歌:“小晚晚?”

    “你还认识我啊?”向晚歌松了口气:“刚才见你傻乎乎的,我还以为你烧傻了呢。”

    看见向晚歌,齐非的意识终于拉回来了,“晚晚,你怎么在这?我这是在哪?”

    “医院啊,你以为你在哪?”

    “那……”齐非甩了甩头,强迫自己清醒:“那些人呢?络腮胡子,林萱他们……”

    “络腮胡子?”向晚歌眼睛一转:“啊,你是说绑架你的那些混蛋吗?放心,已经被警方抓起来了。齐大叔,先不说那些,你感觉怎么样?想喝水吗?”

    “被抓住我就放心了。”齐非勾了勾唇,这才发现自己嗓子眼干的不像话,说话都是嘶哑的,“我要喝水,好渴。”

    向晚歌赶紧叫保镖进来,她自己还是个半残,膀子还吊着呢,没办法帮齐非倒热水。

    齐非喝了水,总算觉得血槽补充了一点。

    但是因为发烧,他的肺烧出炎症了,喝了水后就好一通咳。

    医生过来做了检查,烧退得差不多了,肺上的炎症只有挂水吃药。

    向晚歌又叫人给他端来粥和小菜,看着他吃下去。

    肚子吃饱了,齐非的身上终于有了一些力气。

    “看这样子,我昏迷了很久?”

    “你说呢?”向晚歌没好气道:“齐大叔,你先好好休息,等你休息够了,咱们没完。”

    齐非心中一颤,向晚歌生气了。

    她……难道发现了什么?

    “晚晚,你一个人过来的,还是三爷也来了?”

    “三爷也来了,这会儿去当地警局协助调查了。我们接到这边警方的电话连夜开飞机过来的,到的时候警方刚找到你。齐大叔,你知道你当时的样子有多吓人吗?如果给你身上磕一个鸡蛋,就能做出煎蛋来。”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晚晚别生气,齐大叔这不没事么?”

    “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们。”向晚歌冷着脸道:“既然你不累,那咱们聊聊。齐大叔,以你的智商,你不应该把自己搞成这副模样,你是为了我和三爷,对不对?”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