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454章手撕林萱,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54章手撕林萱

    酒店虽然有暖气,但毕竟现在是冬天,一盆冷水浇下来,刘云成想不醒都难。二五八中雯z

    “这……哈哈,这位美女,你叫什么名字?”

    林萱甩手就给了刘云成一巴掌,“臭流氓,我要告你。”

    见人醒了,向晚歌也不给那两人寒暄认识的机会,“保安,把人赶出去。”

    林萱裹紧了床单,一听这话吓得不行,衣服已经被向晚歌拿走了,就这么出去,这是要她丢人啊。

    “晚姐,你不能这么对我,我要见三爷,这里面有误会,三爷也喜欢我的,不信你问他。”

    向颖简直听不下去了,想上去再给林萱一巴掌,却被向晚歌一把拉住,“你松开,我要打死这个贱人。”

    向晚歌看着林萱,目光冰冷:“算了,赶她出去。”

    林萱和刘云成双双被赶出了房间,林萱裹着床单,刘云成裹着被子,光着脚,被保安狼狈不堪的丢到外面的院子里。

    围观的人们怎么可能错过这种八卦,纷纷拿出手机开始拍照上传。

    向晚歌只是冷冷地扫了众人一遍:“传播可以,注意你们的措辞。”

    这些人要么是酒店的员工,要么是杜少秋的亲朋好友,谁敢不给向晚歌面子?

    大家一致屏蔽了“秦三爷”“向晚歌”“满庭芳”等关键字眼,只说一对狗男女偷情被人捉奸在床,大冷天被一丝不挂当众丢出酒店等等。

    刘云成很快就跑了,林萱没办法跑。

    她捂着脸,不断哀求大家不要拍。

    可惜在场的人都明白她的心思,特别是满庭芳的员工,林萱的举动无疑是引起了他们的公愤。

    尼玛,这个贱人竟然敢勾引秦三爷,这不找死吗?

    一些女员工见老板娘大冷天的外套都没穿,可见这是有多气愤,将心比心,女人共同的敌人就不臭不要脸的妄想插足人家夫妻的第三者。

    大家看着林萱这朵仿佛无害又可怜的小白莲真是越看越愤怒,一边拍照一边怒骂。

    什么“贱人”“不要脸”“丑八怪”,想起什么骂什么,就连一些男人都忍不住摇头,心说好好的姑娘,没事儿自己瞎作什么?

    林萱从未被这么羞辱过,而且还是众目睽睽之下。

    向晚歌确实狠,秦墨池更狠,这两个人,简直欺人太甚。

    她用床单裹住头,只想尽快逃离这个地方。o

    “向晚歌,我是表哥带进来的,你这么对我,对得起我表哥吗?”林萱丧心病狂的大叫,她特别想当众乱叫一气,想给向晚歌泼脏水,想把齐非的秘密公之于众。

    但是,想想齐非,想想秦墨池的手段,她不敢。

    如果她真那么做了,今晚她说不定就别想全须全羽的离开这里。

    被逼到绝境,林萱的智商也上线了,她知道向晚歌欠齐非天大的恩情,所以就死死抓住不放。

    “我要见我表哥,向晚歌你这么对我,你还是不是人?”

    向颖都被气乐了:“她骂谁不是人呢?”

    向晚歌给酒店的保安队长打了个电话问齐非在哪,结果保安队长说齐非只在舞会开始的时候露过一面,早已经离开了。

    向晚歌走过去,一把扯开林萱头上的床单,捏住了她的下巴。

    见向晚歌出手了,拍照的人自觉收起了手机。

    向晚歌冷冷地看着林萱的眼睛,跟秦墨池在一起久了,她别的没学到,秦三爷一身霸气倒是学了三分,尤其是她冷脸的时候,也是很吓人的,罪犯看见她都腿肚子发软,更何况林萱?

    “想取代我?”向晚歌直接撕破林萱的伪装,把她的贪心暴露在众人面前。

    林萱又羞又怒,又怕又冷,冻得牙齿直打架。

    “我,我没有。”

    “没有?”向晚歌左手猛地用力,捏的林萱只觉下巴火辣辣的,仿佛要被她卸掉一般,她又想起了那次在包厢,向晚歌就是单手咔嚓一声卸掉了一个男人的膀子。

    “我……不敢……”

    “你不仅不敢,你还不配。”向晚歌冷酷地说:“就凭你也想站在秦三爷身边?你凭什么?年轻美貌吗?呵呵,林萱,你简直傻得可怜又可悲。知道三爷为什么不在这里么?因为他懒得多看你一眼。知道你为什么会有现在的下场吗?不是因为你做了多么罪孽深重的大恶,仅仅是因为他觉得你恶心。林萱,再给你一次忠告,不要挑衅三爷的脾气,更不要挑战我的耐心,如果不是因为你有个好表哥,你连跨进寰宇大门的资格都没有。从今往后,你要敢再让我看见你,哪怕一次,我必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向晚歌说完,一把丢开林萱,对酒店的总经理道:“把人从后门赶出去,还有,这个房间里所有的东西全部砸烂扔掉,重新装修。”

    经理立刻躬身应是,并且道:“三爷现在和秋爷他们在一起,请夫人过去。三爷已经交代过了,你们的休息室换到了暖冬阁那边,我已经叫人着手准备了,晚上就能入住。”

    “很好。”向晚歌的表情总算好看了一点。

    林萱被两个保安拖走了,直到出了门,她都没能从向晚歌的话中回过神。

    她第一次意识到,她似乎看轻了向晚歌。

    那个女人,并不仅仅是只会动武的女汉子。

    她跟秦墨池一唱一和,就这么把她扫地出门,并且是撕烂她的尊严和面子,就像丢垃圾似的把她丢出了他们的视线之外。

    其实她不知道,向晚歌和秦墨池根本就没有商量过,完全是默契使然。

    秦三爷让人把刘云成丢进房间后就直接找杜少秋喝酒去了,他听说向晚歌去房间找他,然后就心安理得的把烂摊子丢给了向晚歌。

    苍蝇专盯有缝的蛋,秦墨池和向晚歌两口子抱得太紧,林萱怎么可能有机会?

    “滚,烂货,就你还想爬上我们三爷的床,你也不找个镜子好好照照。”

    连保安碰到林萱都嫌晦气,另一个保安直接呸了一口:“就你,还想跟我们老板娘比呢?你知道她是谁么?江家的大小姐,你还真当她只是个警察啊?呸,自不量力。”

    林萱懵了。

    向晚歌是江家的大小姐?

    齐非从来都没有跟她说过。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