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452章喜欢我?,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52章喜欢我?

    向颖紧紧反握住陆景庭的手,不允许他抽手。

    “陆景庭,你逃避了这么些年,你逃避了什么?”向颖直直看着他的眼睛:“你自己觉得你已经完全都不在乎了是吧?你敢这么去跟秦墨池说吗?你敢去跟向晚歌这么说吗?在国外的几年,你每天都在想着回来吧?”

    陆景庭一愣,“你怎么知道?”

    “哼”向颖嗤了一声:“猜的。”

    真是猜的吗?

    当然不是

    是从陆景庭发的那些照片中咂摸出来的。

    他走了那么多地方,跟不同的人照相,跟不认识的陌生人喝酒旅游,每一张照片他都戴着墨镜,不是因为他怕被人认出来,而是因为,他怕别人发现他眼中的秘密。

    他想回国,哪怕他已经没有家是个孤家寡人。

    回来之后呢?

    他依旧在逃避,与其说是逃避这些熟悉的人,不如说是逃避他自己。

    他不知道有个人在乎他,他以为全世界都忘记了他的存在,所以他想把自己都忘掉。

    但是他又明显珍惜身边的这些人和事。

    陆景庭又轻轻笑了起来,满不在乎,“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二五八中雯z”

    向颖点点头:“是,我是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犯过的错它会一直存在,当事人不可能忘记,那该怎么办呢?像你一样一走了之?不,我其实挺喜欢向晚歌的,我是姐姐,本来就应该姐姐爱护妹妹,我们虽然没有血缘,却是喝同一个母亲的奶水长大的。所以,我要当回她的姐姐,就这么简单。你看现在,我跟她的感情比小时候更好。我还知道……”

    向颖不知道,她长长的指甲已经刺破了陆景庭的手背。

    她是那么激动,看向陆景庭的视线带着火一样灼热的光芒。

    她的嘴唇因为激动剧烈的抖动着,她说:“我还知道,我爱一个人,就算那个人完全不知道,就算他不在身边,就算他心里藏着别的女人。我爱他,除非有一天我死了,或者傻了失忆了把他忘记了彻底无能为力了,否则我会一直爱着他”

    指甲划破皮肉的滋味不好受,手背上火辣辣的疼着,陆景庭却没有阻止向颖说下去。

    他不懂向颖为什么要跟他说这些,不过他很感动,因为向颖的话很励志。

    是的,励志,向颖的人生本来就是一部励志剧,跟他完全相反。

    还有,向颖的眼神很专注,他几乎就要以为他就是那个被向颖爱着的幸福的男人。

    所以,他心中一动,盘旋在他心里的疑问脱口而出:“向颖,那天送我回家的人是你吗?”

    向颖身子一僵,心跳陡然失控。

    就在她以为陆景庭已经明白她的心意的时候,对方接着又自嘲的笑了一下,“怎么可能呢?你的男朋友叫司昊,怎么回事?司昊背着你玩劈腿了?”

    呵呵,向颖全身的力气几乎瞬间被抽干净。

    刚才的一腔热血仿佛遇到突降的大雪,已经迅速冻结。

    “我有点累了,不跳了。”向颖抽回手,离开了舞池。

    陆景庭看着手背,上面四个血印子……

    舞池的热闹已经与自己无关了,向颖找了个角落喝酒。

    今天也是圣诞节,今年的冬天其实不冷,还没下雪。

    向颖挺想念下雪的,记得小时候的冬天就会下雪,而且是很大的雪。

    那个时候,向颖和向晚歌还没有吵架,她们还在一起玩,打雪仗,堆雪人,笑声震得树枝上的积雪簌簌的往下掉。

    她们玩起来很疯,完全不输给男孩子,每次回家都会被殷月秀狠狠训一顿。

    挨完训,妈妈一转身,两人又笑成一团,完全不知悔改。

    “想什么呢?笑成傻逼了都。”

    向晚歌一把夺了向颖的酒杯,自己一口干了。

    向颖看了看舞池的方向,奇怪道:“怎么就你一个人,你家三爷呢?”

    “他刚才被一个服务生不小心撞了一下,酒洒了一身,去换衣服了。”向晚歌踢了高跟鞋,特别没形象的蜷缩在沙发上,看得向颖目瞪口呆。

    “我的姑奶奶,你知道你身上这裙子多少钱吗你就这么糟蹋?”

    向晚歌确实不清楚,不过她知道向颖给她的东西肯定不便宜,“几十万?这钻是真的还是水货?”

    向颖翻个白眼,懒得鸟她,“你个没见识的土鳖,我都替秦三爷丢脸。”

    “丢脸就丢脸,反正三爷不嫌就行。”向晚歌吊着一条膀子也累,这会儿靠沙发上就不想动了。

    向颖一拍额头,“对了,我刚才好像看见林萱了,妈蛋,你不去瞅瞅三爷去?”

    “林萱?”向晚歌现在听见这个名字就烦,“她难不成还准备在我的地盘上搞事不成?”

    “那可不一定。”

    “行,我看看去。”向晚歌顿时就坐不住了,不是不信秦墨池,而是林萱顾瑶之类的女人,实在让人不放心。

    这货听见风就是雨,连鞋都没穿就跑了。

    “喂,鞋。”向颖没办法,只能提着鞋子追上去。

    …

    秦墨池直接去了他和向晚歌的休息室,也就是当年他们的婚房。

    刚脱了外套,休息室的门被人推开了,接着门又被轻轻关上。

    秦墨池转身,房间里多了一个女人,他的俊脸几乎在看见这个女人的同时就沉了下来。

    “三爷……”林萱一步步朝秦墨池走近,眼神温柔,表情真挚。

    “滚出去”秦墨池根本就不给她说话的机会,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敢踏进他和宝宝的婚房,简直找死。

    林萱已经疯了,尤其是看到今晚光彩夺人的向晚歌就更疯了。

    那种迫切的想要站到秦墨池身边取代向晚歌的念头越来越强烈,向晚歌可以,她为什么不可以?

    以前那些公司的老总都没能逃过她的魅力,秦墨池是个男人,十个男人九个色,她就不相信秦墨池是那个唯一。

    房间里只有她和秦墨池,于是她的胆子大起来。

    “三爷,你别让我滚,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喜欢你,从第一眼看见你就喜欢上你了。”

    秦墨池的眼神刀子一般,面无表情的看着林萱。

    过了好一会儿,就在林萱觉得呼吸困难的时候,秦墨池终于开口了。

    “喜欢我?那,脱吧”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