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451章我不恨你,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51章我不恨你

    她一直以为向晚歌的长相最多算清秀,谁知稍微一打扮,这个女人顿时就从女汉子变成女王了。

    林萱看看自己身上的晚礼服,再看看向晚歌身上那件,顿时觉得自己就是一只丑小鸭。

    但是这只丑小鸭没有自卑,而是满心不甘。

    她看着舞池中的秦墨池和向晚歌,忍不住想,如果自己是那个女人,穿着奢华的晚礼服,挽着秦墨池,肯定丝毫也不输给向晚歌。

    另一边,齐非看看向晚歌和秦墨池,又看看林萱,嘴角滑过一抹嘲讽。

    因为舞会的主角没有进场跳舞,秦墨池和向晚歌无疑就成了万众瞩目的聚焦点。

    见他们跳得开心,江谨言也搂着苏芷加入了舞池,越来越多的人都跃跃欲试,场面特别热闹。

    “媳妇儿,你说阿池那混蛋是不是故意来抢我们风头的?有他这么搞的么?”杜少秋恨得牙痒痒,舞池中的两口子实在不要脸,这干亲家太不自觉了。

    童越笑笑,一语道破玄机:“按照秦墨池的性子,你觉得他会把晚晚打扮成这样带出来给大家看?”

    “嗯嗯,还是我媳妇儿聪明,阿池那小气鬼,当初我就使计让晚晚挽了一下我胳膊,啧啧,你是没看见他那张脸,可精彩了。”

    这事儿童越听向晚歌提起过,不过就算秦墨池生气,还不是一张棺材脸?

    一旁的向颖噗嗤一声笑出来:“你们说对了,确实不是秦墨池的注意,他们的衣服是我送的的。”

    “向颖这是趁机给她的品牌打广告啊,我就说晚晚那件礼服的风格眼熟,是黛儿的手?”杜少秋对时尚这一块向来有所涉猎,眼光还毒。

    “没错,这套衣服本来是准备给他们结婚纪念日办派对穿的,不过我给黛儿成立的工作室马上要开业了,所以就借贵宝地免费植入一次广告。”

    向晚歌和秦墨池的结婚纪念日今年已经过了,来年的还早,这套衣服幸好做的早,前段时间黛儿又加班加点,总算赶出来了。

    向颖的这个想法很棒,已经有人开始打听秦墨池和向晚歌两人的衣服出自谁手了。

    有了这两口子当模特,相信今晚之后,黛儿的工作室,以及公司新创的品牌就会先在圈子里掀起一阵热浪。

    向颖有周围这一群人作为固定消费群,她要做的服装肯定不是大众的,而是集时尚,奢华,高调为一身的专门为贵妇淑女们服务的高级衣橱。

    童越以水代酒,跟向颖碰杯:“祝成功。”

    “谢谢。”

    刚喝了一口酒,身后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这位美丽的小姐,不知道在下有没有那个荣幸邀你共舞一曲?”

    是陆景庭,那货换了一套白色的西装,骚包的一比那啥。

    童越难得开玩笑:“陆少今晚真漂亮。”

    “谢谢美女夸奖。”说完又看着向颖,笑得特别欠扁:“美女,给句话儿啊,反正你家那位也没来,我今晚也没女伴儿,咱们凑一对呗。”

    “可以啊”向颖把手放进了陆景庭的掌心,两人旋进了舞池。

    陆景庭的邀请,向颖是完全没有想到的。

    她今晚穿的是一条香槟银的裙子,面料特别柔顺舒适,服帖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段儿。

    她披着大波浪长发,头发被拢到右侧,左边的耳垂上,一颗星星状的钻石耳钉被灯光一扫十分耀眼。

    纤细的脖子,性感的锁骨。

    这个女人已经完美蜕变,美得惊心。

    直到此时,陆景庭才猛地意识到,这个漂亮得几乎完美的女人,他妈以前跟他鬼混过。

    两人都不是东西,狼狈为奸,一起陷害向晚歌,一起堕落,一起不像人,他们……还有过一个孩子。

    但是现在呢?

    他依旧在鬼混,从豪门世家公子混成了无所事事只知道吃喝玩乐的浪荡子。

    嘴里说着不要秦墨池的公司,其实这些年秦野一直把公司的盈利打给他,否则他拿什么吃喝浪荡?

    而向颖呢?

    曾经的堕落女,不仅出落成人人追捧的大美女,人家还是一家公司的女总裁,事业有成,积极向上。

    陆景庭迎上向颖的视线,看着对方美丽又熟悉的容颜,突然自嘲的笑了一下,为自己的异想天开很不好意思。

    怎么会怀疑那晚的人是她呢?

    陆景庭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就因为向颖知道地址,所以就以为是她送你回家的?

    人家凭什么?

    她没有举着菜刀满大街追着你砍你就应该偷笑了,竟然还指望人家送你回家?陆景庭,你忘了你当初把人家坑得多惨?

    虽然理智上陆景庭一直强调他和向颖是你情我愿的交易,但是回国之后,特别是向颖陪他一起解决秦素的事后,他看待向颖的事已经不那么理直气壮了。

    “呵呵。”陆景庭低低地笑起来,笑出了声。

    向颖十分不解:“你笑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

    “你看着我笑,是在笑我吗?”

    陆景庭赶紧摇头:“没有没有,我其实是在笑我自己,向颖,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问。”

    “你不是应该恨我吗?为什么我觉得这次回来,你对我好像还,还挺好的呢?”

    向颖挑眉,紧紧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我为什么要恨你?”

    “因为……”陆景庭突然觉得这些话不好开口。

    他说不出口,向颖说得出口,陆景庭主动找她提起以前的事,这是多好一次机会,聪明如向颖,她怎么可能浪费?

    “你是说以前你利用我整向晚歌,还流产的事?”

    陆景庭一愣,他没想到向颖就用简短的这么十几个字就把曾经那些事概括了,还说得如此的轻描淡写。

    就好像……她已经完全不在意。

    陆景庭此时的感觉就像被人当面给了一巴掌,虽然这件事是他自己嘴贱先提起来的,但是,他并不想在六年之后就这么直白的摊开,跟向颖这个曾经的共犯一起回想那些过去。

    向颖是个什么话都说得出来的女人,陆景庭不想听。

    他不愿意听,向颖却没有给他逃避的打算。

    “我不恨你,以前我只恨我自己,现在我谁也不很。”向颖看着陆景庭的眼睛说。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