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436章这样的女人到底凭什么?,垂丝柳在线言情
叶歌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36章这样的女人到底凭什么?

    “哟,吃上了啊?”陆景庭随手扯了一把椅子坐下,刚好就在林萱身边。

    林萱偷偷看了看齐非,表情有点心虚。

    偏偏陆景庭那货是个坏怂,明明进门就看见林萱,这时才故意惊喜的叫起来:“呀,林小姐,好巧好巧,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昨晚真是不好意思,本来想请你去忐忑喝一杯的,真遗憾,等会儿吃完饭咱们再约?”

    林萱这会儿已经没空管齐非了,她紧张的看了看秦墨池,生怕对方认为她是个不安分的女孩子。

    矜持的笑了笑,林萱拒绝了陆景庭的邀请:“不好意思陆少,我很少去酒吧。”

    陆景庭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恰好他小舅正帮他小舅妈剥虾呢。

    堂堂秦三爷,戴着手套,面无表情,却又认真的把一只剥好的霞虾在向晚歌面前的蘸水碟子里蘸了蘸,然后亲昵的喂进对方口中。

    简直腻歪到旁若无人,好不要脸。

    陆景庭那货生怕林萱没看见似的,还故意提醒:“我小舅和小舅妈实在太不像话了,林小姐,要不要我帮你剥虾?”

    “呵呵,不用了。”林萱低着头,真是恨不能陆景庭赶紧消失。

    偏偏那货不知味,浑身没有几两骨头似的靠在椅子上,手里端着一杯酒,笑盈盈的看着向晚歌和秦墨池。

    “我说两位老大,你们这是要吃到地老天荒吗?”

    向晚歌刚才就看见他主动讨好林萱,心里对他的鄙视又嗖嗖升了几个档次,为向颖不值。

    “没见我一只胳膊不方便么?你急什么?与美人有约?”说着,向晚歌还瞟了林萱一眼。

    林萱没想到向晚歌看着无害,竟然也会拉人下水,心里真是恨死了。

    不过她到底也是混过办公室的,没有慌,笑得大方得体,“晚姐可能误会了,我跟陆少只是朋友。”

    向晚歌眨巴着纯洁的大眼睛:“我误会什么?我也没说什么啊?我看林小姐才是误会了,陆少的美人何其多,我说的不是你哦。”

    林萱顿时无语——不是说我那你刚才看我那一眼算什么?

    秦墨池把第二只虾送过来,很不高兴地道:“吃饭的时候不要说废话。”

    “好的,三爷。”向晚歌乖乖张嘴,喵呜一口含住了秦墨池送来的虾,调皮的舌尖还故意在对方的手指上舔了舔。

    手套只是薄薄的一层,秦墨池只觉他家宝宝滑不溜丢的小舌头就像一条小蛇似的,卷住他的手指还亲昵的吮了吮。

    本来好好的喂食,被向晚歌那一舔,立刻就带上了情欲的色彩。

    秦墨池眼眸一深,下午才战斗过的部位又有点躁动了。

    这个小妖精

    呵呵,对于如何勾住这个男人的感官知觉,向晚歌那可是一清二楚的。

    其实她真没在林萱面前秀的意思。

    她和秦三爷之间还需要秀吗?

    他家池舅舅本来就是这么一个人,别说在座的都是无关紧要的人,就是桌上坐着大人物,秦三爷肯定也是先把他家宝宝喂饱了才会谈正事。

    不过向晚歌也不介意给林萱秀一段。

    说真的,她跟秦墨池结婚这么几年,还没有遇到过像林萱这么大胆且直接的女人,向晚歌都忍不住有点激动呢。

    没办法,秦三爷不近女色是出了名的,爱老婆也是出了名的,秘书室本来就以男性居多,能跟总裁一起办公的女人也都是拎的清的,为了能在寰宇工作,没人会心存妄想。

    林萱是个意外,如果不是因为齐非,她根本就没有可能近秦墨池的身。

    所以,林萱如何想的根本就不重要,向晚歌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

    至于身边这个男人,向晚歌敢肯定,秦墨池绝对连正眼都没看过林萱。

    没办法,咱就是这么自信。

    作为一个调情高手,陆景庭把人家两口子的互动看得清清楚楚的。

    哎,心里又酸又欣慰。

    酸的是那个他叫做小舅妈的女人差一点点就成了他媳妇儿。

    欣慰的是自己是个混蛋,幸好有别的男人把她宠上天,爱她入骨。

    看看秦墨池,又看看向晚歌,陆景庭第n次告诉自己,别酸,咱还有整片森林呢。

    林萱把他失落的表情看在眼里,勾起了唇。

    等向晚歌终于说吃不动了,不吃了,秦墨池才结束了喂食活动。

    摘了手套,在服务员送来的水盆里洗了手,秦墨池又用干净的热毛巾帮他家宝宝擦了嘴和手,最后把毛巾一放,坐直身体,表示,该谈正事了。

    这边齐非正代替秦墨池招呼陆家的几个人,秦三爷一停,所有人的动作都停下来了。

    林萱见状不由瞪大了眼睛,她也听说过秦墨池宠老婆,今晚一见真是大开眼界啊。

    难道这个向晚歌在秦三爷眼里比他的正事都重要?

    答案是明显的,林萱不由嫉妒得牙龈出血,凭什么?

    这样的女人到底凭什么?

    连当花瓶的资格都没有,跟截木桩子似的,恐怕等会儿秦墨池他们谈正事,她一个只会动武的警察连插嘴的余地都没有吧?

    开始谈正事了,向晚歌拿出手机,找服务员要来两盘洗干净的水果,给了林萱一盘,她自己一盘,然后就一边吃水果一边刷网页。

    林萱都特么傻了,心道这个女人还能更无知一点吗?这不是丢秦三爷的脸吗?

    对面,秦墨池拿过他家宝宝的果盘检查了一番,发现没有凉性的水果,这才又把果盘还给向晚歌,还叮嘱她:“慢点吃,刚吃完饭,别吃太多。”

    所有人:“……”

    陆景庭等那两口子腻歪够了,这才敲敲桌子,看着坐在他对面的陆宏盛。

    “今晚这顿饭本少本来是不想吃的,不过既然是我小舅请客,这个面子我必须给。只是,要本少跟这些人一起吃……”陆景庭指了指陆宏盛和崔培福等人,表情不屑:“……本少还真怕吃了不消化,小舅,要想请我吃饭,改天我去你家吃得了。”

    “你说什么?”陆宏盛脸色一变,“陆景庭,你别忘了你姓什么。”

    “我姓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谁啊?”

    向晚歌嘴里包着一颗荔枝,插嘴:“外甥,他是你二叔。”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