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411章你有什么好?,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11章你有什么好?

    向晚歌和秦墨池脸上的表情瞬间冻结。

    陆景庭摊摊手:“不高兴看见我也不用这个表情啊,你们二位这样太伤人了。”

    他看看秦墨池又看看向晚歌,说话依旧跟以前一样没个正行。

    向晚歌顿时大跌眼镜,果然只看照片是做不得准的。

    人家小说上男主角负气离家出走,回来就绝对完美变身,各种技能全部点满,牛逼冲天。

    这货是怎么回事?

    合着这五年净在外面勾三搭四风流鬼混了?

    想到这一点,等陆景庭的视线转向向晚歌的时候,向晚歌就特别无语的瞪了他一眼。

    后者特么就乐了。

    秦墨池很快就恢复了他酷霸拽的本性,对陆景庭的态度依旧跟五年前一样,“回来了?”

    “嗯,我妈不是那什么了吗?回来看看她。”

    秦墨池走过去,指了指沙发:“坐吧。”

    向晚歌又狠狠瞪了向颖一眼,那意思——死丫头,人回来了也不吭声。

    向颖过来扶住她,附耳:“飞机上偶遇的。”

    “这样都能遇到?”缘分呐

    “呵呵,就那样吧,没什么。”

    向晚歌直接在她腰上掐了一把,干脆拖着向颖出去了。

    她没注意到,陆景庭看似漫不经心的视线一直追随着她。

    有想念,有心疼,有挣扎……

    秦墨池眼眸眯了眯。

    楼梯间,向晚歌直用手指头戳向颖的胸膛:“现在人回来了?你要怎么办?啊,怎么办?”

    向颖任凭她戳:“不知道。”

    “什么玩意儿?”向晚歌换个问题:“他回来还走吗?”

    “不知道。”

    “陆家的房子早没了,他住哪?”

    “不知道。”

    “他有什么打算?”

    “不知道。”

    “……”向晚歌瞪着大大的杏眼,看傻逼似的看着向颖。

    向颖自己都乐了,忍不住爆粗:“妈蛋,你那什么表情?”

    向晚歌:“从巴黎到c市,这中间那么长的时间,你干什么了?”

    向颖:“睡觉。”

    “……”向晚歌下意识就要抬右手揍人,结果刚一动就一阵钻心的疼,“嘶,该死”

    疼得脸都扭曲了。

    向颖乐得停不下来:“我都不激动,你说你激动个什么劲儿?”

    “你不激动?什么意思?”向晚歌脸上一喜:“是不是五年后相见,突然发现那货其实也没啥,终于死心了?”

    ==

    “你想多了,我只是,想顺其自然。o”

    “……”

    向颖说这话的时候没有笑,表情很认真。

    向晚歌很烦躁。

    陆景庭回来了,秦牧也要出狱了,后面的日子恐怕又要鸡飞狗跳了。

    还有就是,陆二货那就是横在姐妹两中间的一根刺啊,这稍微要扎哪头一下不就得天下大乱么。

    但是,她心疼向颖。

    “好吧,随你,你的破事我才懒得管呢。”向晚歌气呼呼地甩开向颖的手:“走了,回去。”

    回去面对那个二货,反正早晚要面对的。

    秦墨池和他外甥也没什么话说,陆景庭就更没话跟他小舅说了。

    虽然气氛诡异到爆,不过四个当事人脸皮都挺厚的,也就没觉得尴尬。

    “陆二,呃,陆少和向颖都还没吃早餐吧?我也饿了,三爷,咱们先吃饭,边吃边聊?”

    于是诡异的气氛从病房一路转移向食堂。

    秦墨池已经换了衣服,西装挺的,不苟言笑,连背影看着都透着一股子铁石心肠。

    陆景庭似乎受够了这诡异的氛围,干脆戳了戳向晚歌的背。

    向晚歌还以为是向颖戳她,转身才发现是陆景庭,“干什么?”语气绝对算不上友好。

    陆景庭抬了抬下巴,看着秦墨池的后脑勺道:“你们怎么一点都没变?”

    向晚歌横他一眼:“想找揍直说。”

    看着她瞪眼的样子,陆景庭心里舒坦了,熟悉的感觉回来了。

    向颖拉着向晚歌就走了,“别理他,神经病。”

    人啊,果然远香近臭。

    这货远在异国他乡的时候,向颖满脑子都是他的好。

    陆景庭有什么好?

    在向颖年轻不懂事的时候给她编织了一个美丽的豪门梦,他的那些情话,那些情谊,不管真真假假,哪个女孩子不心动?

    只是向颖比较傻而已,人家不过随口说说,她却当真了。

    并且从此一往而深。

    陆景庭肯定死活都不会想到,就在这块他又爱又恨的地方,有一个傻姑娘一直在等他。

    他也绝对想不到,这个傻姑娘会是向颖。

    因为在他心里,他跟向颖早已经两清了。

    此刻,向颖看着他小心翼翼往向晚歌面前凑的贱样,不生气才怪。

    向晚歌在心里叹了口气,看吧,这货一回来,这还没咋地呢,果真开始鸡飞狗跳了。

    向颖走得很快,几乎是拽着向晚歌在跑。

    “死丫头,你想把我这一条胳膊也拽断啊?”

    向颖看了她一眼,“你有什么好?”

    ——你有什么好?让他念了这么多年?

    向晚歌一愣,立刻翻脸:“我告诉你向颖,要是你还要为这个男人跟我说这些,你干脆就别当有我这个妹妹,我特么也就当作没有你这个姐姐,你爱怎么作就怎么作,我特么还懒得管你。”

    见向晚歌生气,向颖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话说的有问题。

    她在向晚歌脸上揪了一把,苦笑了一下:“你激动个屁啊,我就问问,你当我还像以前拎不清?”

    “我特么看你就是有发疯的前兆,算是怕了你了,我可不想因为咱两的事又把老妈给气到了。”

    “放心,气她的从来都是我,你是二十四孝好女儿。”

    向晚歌真想给她一脚:“你知道就好,我不管你跟陆景庭怎么搅和,但是别把我扯进去。”

    向颖:“行行,我知道你心里只有你家池舅舅,我知道你不待见他,我这不就纳闷吗?其实我也知道,你丫人见人爱,我呢?跟他认识的方式就不对,我在他心里连根草都不如。”

    “那是他瞎。”向晚歌气得都不饿了,“我告诉你啊,你要等他浪子回头,可以,别特么把自己搞得凄凄惨惨的,你以前的泼辣劲儿去哪了?”

    “被狗吃了呗”向颖忍不住乐。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