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385章爸爸也不嫌哦,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85章爸爸也不嫌哦

    第36章爸爸也不嫌哦

    向晚歌想起四年前刚确定小墨墨是女儿那天晚上,三爷那个得意啊,如果他有尾巴,肯定就翘天上了,走路比平时都更加有气势。

    他甚至还主动抱了小修修,惹得小修修好一通嫌弃。

    他亲自伺候向晚歌洗澡刷牙,更是亲自帮她穿衣擦头发。

    把向晚歌安置进被窝,他才跑到书房去,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张a4纸,上面用毛写了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秦墨晚

    “女儿的名字?”

    “对”

    向晚歌翻个白眼,指着自己的肚子道:“三爷,你这是有多怕别人不知道这个小家伙是你和我生的?秦墨晚,听着怎么跟你像兄妹似的?”

    “……”

    见秦墨池黑下脸,向晚歌赶紧投降,“好好,就叫秦墨晚,谁让池舅舅这么爱我呢?是吧?”

    三爷的表情这才柔和,把他家宝宝搂进怀里,动作那叫一个小心,平时折腾得挺厉害的人,向晚歌怀孕期间都老老实实的,眼睛一直紧紧盯着她的肚子。

    向晚歌一度觉得她怀的不是女儿,而是原子弹。

    好在怀小墨墨的时候特别顺利,剖腹取出来足足六斤七两,身子棒棒的。

    想到儿子女儿,向晚歌一颗心都要化了。

    她回到家的时候秦墨池他们也刚回来。

    三个小家伙一看见她就一起跑过来。

    “姐姐,带我们玩。”这是橙汁儿。

    “姐姐,我要听抓大坏蛋。”这是江涵。

    “妈妈,小墨墨要抱抱。”这当然是她家宝贝女儿。

    秦修跟在三个小的后面,手里还拿着速写本,走路不慌不忙的,背脊挺得直。

    秦修后面是苏芷,她满脸紧张看着最前面三个小的,生怕他们摔了。

    最后面是江谨言和秦墨池,两人在说着什么。

    秦墨池穿着白色的高尔夫球服,趁江谨言说话,他睇了向晚歌一眼,夫妻间的小互动一直没断。

    眨眼间,向晚歌就被三个小家伙围攻了。

    她只有两只手,根本就抱不过来,干脆就地坐到了草地上,跟三个小家伙滚成一团。

    苏芷看着自家趴在向晚歌身上笑得开心的儿子女儿很无语,说好的小绅士小淑女呢?

    向晚歌就是个祸害啊啊啊啊。

    秦修绷着小脸站在一旁,向晚歌朝他勾勾手,人家嫌弃的看一眼地上的四只,转身走了。

    苏芷一下子就平衡了,立刻感觉自己跟秦修小同学才是一国的。

    柳月芬已经走了,跟她家老头过二人世界了,等陈志退休,他们就会回到c市养老,离秦墨池和向晚歌也近,方便照顾。

    秦老爷子依旧住在这里,他已经习惯了依赖向晚歌两口子,并且又有孙子孙女在他跟前转悠,秦老爷子的晚年简直没有更棒。

    他知道今天江谨言一家带着孩子要来,早早的就吩咐厨房准备了丰盛的晚餐。

    这是两家的约定,每到周末都会想方设法让孩子们聚在一起玩。

    向晚歌拖着三个小尾巴进屋,秦修已经换好了家居服,正站在客厅。

    刚换了鞋,向晚歌就听见她儿子一本正经的对橙汁儿和江涵的阿姨说:“热水和衣服都准备好了,你们带他们梳洗一下。”

    然后又过来拉着小墨墨的手,语气瞬间就降了好几度:“墨墨也洗个澡,洗完了咱们再吃饭。”

    小墨墨立刻大声说:“小墨墨听哥哥哒。”

    向晚歌过去在儿子头上薅了一把:“臭小子,敢嫌弃你亲妈?”

    小墨墨立刻拉住向晚歌的手:“妈妈,哥哥不嫌,小墨墨不嫌,爸爸也不嫌哦”

    向晚歌的玻璃心立刻得到了巨大的安慰。

    苏芷被她家那对双胞胎折腾了一天,见孩子们都被领去洗澡了,整个人瘫在沙发上死活不愿起身:“比上班累多了。”

    向晚歌说:“我倒不觉得,刚还没跟他们滚够呢。”

    “你丫非人类,整天满大街追贼抓坏人,谁敢跟你比?”

    “那你调我那,我带着你练练?”

    “那我还不如s。”

    见秦墨池和江谨言没注意她们,向晚歌把苏芷拖起来:“走,上楼,有话问你。”

    苏芷知道她要问什么,等到了向晚歌和秦墨池的卧室,也不用对方问,她自己主动交代了。

    “你这消息也太灵通了,就见了一面,人家找上门我要是不见不就显得我好像对人家念念不忘么?”

    向晚歌从衣橱扒拉了一套家居服,一边换一边瞪苏芷:“你也不怕他丧心病狂干点什么,再有下一次一定要叫上我知道吗?对付徐明阳那种人,就得比他更狠。”

    苏芷嘿嘿傻笑:“你想太多了,人家已经结婚了,这次来c市是谈生意的,就顺道看看我。”

    “哼,他出来两年了吧?早不看你晚不看你,现在才来?他老婆是干什么的?”

    “家里是做生意的,具体做什么我没问,我们就在公安局大门口说了几句话,我可是连咖啡都没请他喝哦,你就不要告诉小叔了。”

    向晚歌过来戳了苏芷一指头:“你呀,要不是我小婶婶我真要骂你一顿,再告诉你一件事,秦牧下周也出狱了,你好自为之。”

    苏芷愣了一下:“他不是判了七年吗?”

    “表现好,减刑了。”向晚歌想起上次跟秦墨池一起去看秦牧的情景,表情松了松:“他变了很多,应该不会再乱来了吧”

    苏芷听她这么说又没心没肺的笑了:“我现在老公孩子热炕头,满足的不得了,才没空理会旁人呢。再说,你当我是祸水啊,那些男人又不瞎,还能对我这个有夫之妇念念不忘?”

    五年的时间,足够任何人成长了。

    比如向晚歌,她已经由开始的小菜鸟成为一名真正的警察,而且还是刑侦大队队长,二级警督,c市的小喽喽听见她的名字都会吓尿。

    但有的人也许是命好,是只长年纪其他都不长。

    比如安心啊,苏芷这类。

    要说江家的基因也是奇特,江晋安兄弟两感情好,找的媳妇儿也是一样的性子。

    苏芷虽然拿着几千块的工资,但是备不住有一个超级有钱又超级疼她的老公。

    自从生了双胞胎,她一门心思就老公孩子了,把自己关在她那幸福的围城内。

    向晚歌没办法,苏芷不愁,只能她替她多注意着。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