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369章秋爷臭不要脸,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69章秋爷臭不要脸

    听见这个声音,向晚歌和杜少秋同时唰唰转过头……

    童越

    她穿着军绿色的大棉衣,头发剪成了波波头,梳着中分,洁白的额头,她看上去干练又漂亮。

    “童姐”向晚歌直接蹦起来,扑过去给了童越一个大大的熊抱,“童姐,你终于回来了啊,我还以为你再也不会来c市了呢。”

    童越笑了笑:“部队里事情太多,我处理完了才过来的。”

    向晚歌双眼放光:“你现在是休假吗?要在这边待多久啊?童姐,我好想你啊”

    童越看见向晚歌心情也跟着愉快起来:“我有半月的假期,不过你也知道,我们的假期总是说没就没。”

    “理解理解,我有时候睡到半夜也会爬起来出警,为人民服务嘛,哈哈哈。”

    这货看见童越是真心高兴,高兴的脑子又短路了,都没看见杜少秋不断给她使眼色。

    杜少秋那个气啊,心说秦墨池怎么就找了这么个没眼力见儿的女人,废话那么多,你到底想干啥?

    “咳咳。”秋爷虚弱万分的咳起来,刷刷存在感。

    向晚歌终于想起男主角了,艾玛,抢戏了呢。

    “童姐,你是来看秋爷的吧?那你们聊,我去看看齐大叔。”

    灯泡终于走了,杜少秋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样了?”童越脱了棉大衣坐到床边的沙发上。

    “好多了。”杜少秋看着童越,表情很严肃:“连累你写检讨了,不好意思。”

    童越也同样严肃:“这事儿不怪你,是我的疏忽,写检讨是应该的,你不要放在心上。”

    ==

    杜少秋特么就心塞塞的,秋爷这是客气啊,不懂吗?

    难道这女人不应该说“你那么做也是担心我,为了救我还受了伤,我无以为报,干脆以身相许……”等等等等之类的话吗?

    童越虽然耿直,但是看人脸色的本事还是有的,见杜少秋一脸吃了翔的衰样,立刻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有问题。

    不过她这人嘴皮功夫不到家,也说不出来好听的,于是只能干巴巴的道:“不管怎样,谢谢你。”

    谁特么要你道谢了?

    杜少秋心里一激动,又开始剧烈的咳起来,结果他这一咳就咳得撕心裂肺的,童越吓一跳,赶紧起来帮他顺气,又是倒水又是捏热毛巾忙了一通。

    足足一分钟,杜少秋消停了。

    咳得脸都红了,狭长的眼睛里满是水汽,那倒霉样别提多可怜了。

    童越到底是个女人,她又不是铁石心肠,当然知道杜少秋是真的对她好。

    能不好吗?

    命都差点玩掉了,换做任何一个女人,遇到这样的男人那都感动得立刻投进对方的怀抱吧?

    童越把热毛巾递给他,“擦擦吧,你出汗了。”

    杜少秋接过毛巾,擦了脸和手。

    童越又端来热水递给他,喝了水,他总算舒服一些了。

    “过来。”秋爷看着童越,狭长的凤眼波光粼粼的。

    童越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走近几步。

    “坐吧。”杜少秋指了指床边。

    童越坐了。

    刚坐好,杜少秋突然扑过来。

    童越的身体比大脑的反应要快许多,她看见杜少秋扑过来,手已经动了。

    杜少秋喘着气:“有种你就把我掀翻。”

    童越一愣。

    就是这一愣,杜少秋成功扑过来,童越被他压住了。

    “我大哥没有对你说什么吗?”他看着童越的眼睛问。

    “说了。”

    “你的意思是?”

    “我不能接受你。”童越的拒绝还是直白的让人抓狂。

    杜少秋早就料到这个结局,倒是不意外。

    “呵呵,那咱们也算是同病相怜,我猜,我家老大也是这样答复你的吧,是吗?”

    童越冷冷地看着上面的男人,表情不言而喻。

    秋爷不再装深沉了。

    童越喜欢翟弋那样的男人,他是学不来的,索性就不学了。

    他笃定童越这个时候绝对不敢对他动武,所以,此时不流氓一把下一次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呢。

    机会摆在眼前不抓住就是王八蛋,秋爷绝对不做王八蛋。

    他伸出一条腿硬生生别进童越腿间,因为受伤,他身上没啥力气,干脆整个上身就无耻的压到了童越身上。

    童越不敢动。

    活了二十八年,还没有那个男人敢这样对她,这个杜少秋绝对是吃了豹子胆了。

    “下去。”她的声音又冷又硬。

    杜少秋把头埋在她的耳边,故意让谁说话的气息喷在对方敏感的脖子和耳朵上。

    “你喜欢我大哥,你为什么喜欢他?觉得他帅?能力强悍?有前途?那你知道一个男人如何确定自己喜不喜欢一个女人吗?”

    对方热热的呼吸直往耳朵里钻,童越何时受过这种刺激?要不是强大的自控力,她肯定就要躲了。

    可是她不愿意躲,不想在杜少秋面前露出她慌乱的一面。

    听见杜少秋的问题,她下意识想了想。

    虽然每天都跟一帮子男人打交道,但是童越不懂男人。

    她周围的男人几乎都是军人,要么也是官二代,她知道军人的刚硬,也见识过那些向她提亲的男人的势力。

    但是,一个男人如何确定自己喜欢一个女人,她不懂。

    “我不知道。”她说,眼睛直直的盯着天花板,尽量忽略身体上因为杜少秋的触碰产生的异样感觉。

    杜少秋笑了笑,嘴唇又凑近了几分,说话的时候唇瓣有意无意擦过童越敏感的耳垂。

    “一个男人认识一个女人,如果他想把你往床上带,那就是喜欢,男人对女人的喜欢。如果没有这种心思,甚至在一起好几年都没有跟你表白,那就说明,你在他心里不是可以往床上带的女人。要么是别的感情,要么就是,你不能让他兴奋,知道什么是兴奋,就像我现在这样,从头到脚,由内而外,都兴奋。”

    说着,杜少秋臭不要脸的挺了挺腰,让童越清清楚楚感觉到他的兴奋。

    这分明就是耍流氓,按照童越的脾气,杜少秋绝对会挨一顿胖揍的。

    但是此时,童越不由想起那件事,她这辈子做过的,唯一一件疯狂的超出她自己想象的事。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