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368章小师妹太丧心病狂,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68章小师妹太丧心病狂

    第36章小师妹太丧心病狂

    林成一边吃着大宅门的特色早点,一边瞅了向晚歌一眼,摇头:“不是咱们的生活猪狗不如,是小师妹太丧心病狂。o”

    张浩怂恿:“头儿,明儿你把嫂子带来给咱们秀一个,不能输给小师妹。”

    林成:“怎么秀?”

    张浩:“咱们要求也不高,嫂子炸的油条挺好吃的,里面没有洗衣粉啊,给咱们带一兜子来呗。”

    林成:“滚犊子,洗衣粉都没得给你吃。”

    门口,向晚歌那货小脸粉扑扑的,眼巴巴儿地目送她家三爷穿过公安局的院子,高大的背影最终消失。

    别误会,这货才不是害羞,她纯粹是激动的。

    三爷越来越迷人了有木有?

    张浩在办公室里喊她:“小师妹,再不来虾饺就全部进了刘队的肚子啦。”

    “你们吃吧吃吧,我不吃啦。”

    看着向晚歌幸福的小脸儿,张浩林成刘威都深深地被打击到了。

    张浩指着自己的鼻子:“我,热恋期,也没他们腻歪的。”

    又指着林成:“你,即将新婚,有这么黏糊么?”

    林成说:“我们已经提前柴米油盐酱醋茶了。百度搜索”

    张浩的指头又指向刘威,刘威直接道:“我跟你们嫂子就两咸菜帮子,酱出一个味儿的那种。”

    张浩和林成同时看着刘威:“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刘威把吃完的餐盒丢进垃圾桶,高深莫测道:“用你们的左手摸摸你们的右手。”

    张浩果真摸了摸,还是没明白:“到底什么意思啊?”

    刘威斜了他一眼:“你那儿,有感觉吗?”说着瞟了张浩下面一眼。

    张浩和林成立刻就悟了,顿时捶桌狂笑。

    向晚歌终于被张浩那个神经病魔性的笑声拉回神,莫名其妙:“你们笑什么?”

    张浩边笑边道:“小师妹别担心,你跟你家三爷按照这势头,变成咸菜帮子的日子还远着呐。”

    “什么咸菜帮子?”向晚歌摸摸自己粉嫩嫩的小脸,不满道:“人家明明还是花骨朵。”

    办公室又是一通狂笑。

    向晚歌懒得鸟他们,开电脑,习惯性的准备给秦墨池发条短信叮嘱他中午记得午休,结果刚解锁,愣住了。

    她的手机屏幕被某人厚颜无耻的换了。百度搜索

    换就换吧,偏偏还换成了向晚歌亲他侧脸的那张。

    这个幼稚的男人。

    向晚歌捧着手机笑成了傻逼,还没笑完,秦三爷的短信来了:

    “不许换”

    特么还加了一个感叹号

    向晚歌真是爱死了这个男人的霸道,想想秦墨池发这三个字的神情,肯定是绷着脸,心里却又得意又厚脸皮,说不定还偷偷笑了,简直萌一脸血。o

    向晚歌的日子开始恢复正常,每天上班下班。

    上班要么在办公室写各种报告,帮忙整理案件资料,要么就跟着林成刘威出警。

    向晚歌发现,林成开始把案子交给她负责,他还会指给她一两个助手,这对于一个从业不到两年半、一半儿时间还是在混日子的“新”人来说也算是一个质的飞越。

    毕竟这里是c市公安局,不是分局,更不是街道派出所,凡是报到这里的案子一般都是下面处理不了的大案了。

    向晚歌对工作的激情空前高涨。

    下班也挺忙的,要跑医院去看齐非和杜少秋。

    齐非本来可以出院了,不过他这个样子回去还得人伺候换药什么的,洗澡也不方便,还不如在医院呆着,有护工照顾不说,还能跟杜少秋做伴儿。

    提起杜少秋,那就只能用一个字形容他了——衰

    秋爷觉得他自己的人生就是大写的一个“衰”,衰到没天理,衰到爹不疼娘不爱那种。

    其实他要当着翟耀辉这么说,他亲爹又得抽皮带了。

    他要一千万,他亲爹可是给了的,现在闹怎样?童越不回来,你就要罢工?

    转眼又一周过去了,童越的影子没见着。

    向晚歌见他整个人都安静了,不像刚开始见到的欠扁了,看着觉得特不习惯。

    见他又巴巴儿地看着自己,向晚歌都不忍心说实话。

    “那什么,童姐还是没联系到,不过我跟赵青有联系。”

    杜少秋眼睛一亮。

    向晚歌说:“听说童姐写检讨了呢,抓了刘强都没捞着功劳,赵青都得了个三等功。”

    杜少秋狠狠剜了向晚歌一眼,童越为什么写检讨他当然明白,部队上那套臭规矩他还是听了几耳朵的。

    “你瞪我干什么?是我害她写检讨的吗?”向晚歌趁机落井下石,“秋爷,是男人就得学我家三爷,你要真正帮忙,而不是帮倒忙啊。”

    杜少秋心中郁闷无比,秦墨池这混蛋,果然就是克秋爷的。

    向晚歌继续捧着她家池舅舅使劲踩杜少秋:“你看我家三爷,三家公司在手,牛逼吧?你呢?难道你要拿着八号公馆去跟童家提亲?还有啊,一千万可不是小数目,你要让它在银行生崽儿吗?”

    “你怎么知道?”杜少秋要当中国布莱恩的事儿除了翟家几个头儿就秦墨池、齐非和江谨言知道,听见这话从向晚歌嘴里说出来,秋爷又给秦墨池记了一——宠老婆的男人靠不住

    “我当然知道啦,我这还有布莱恩的联络方式,这可是连警方都不知道的秘密哦,你想不想要?”

    杜少秋眼睛都瞪圆了,他当然想要了,不仅是跟布莱恩取经,关键是他要发展亚洲这块,以后借助布莱恩势力的机会多着呢。

    “那个,阿池他媳妇儿,咱们也不是外人,你跟童越的关系不是很好吗?我这也算是帮她做事,怎么样,布莱恩……”

    向晚歌转着手机玩:“你跟童姐什么关系啊我凭什么看她的面子帮你?”

    杜少秋特豪迈的拍着床:“我是他男人”

    向晚歌竖起大拇指:“霸气侧漏。”

    “那布莱恩……”

    “有种你当着童姐说一遍我就信你。”

    ==

    秦墨池的媳妇儿果然不是个东西。

    向晚歌就看不惯一个男人磨磨唧唧的性子,这要是换秦墨池,估计带着伤就杀过去把人先就地正法再说了。

    就在这时,病房里想起一道清冷的声音:“什么事要当我说一遍?”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