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308章绑在马桶上蹲了一夜,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08章绑在马桶上蹲了一夜

    第308章绑在马桶上蹲了一夜

    半夜三更的,值班的护士长大姐被杜少秋按铃紧急叫了过来。

    干什么?

    杜少秋让她帮忙重新包扎。

    “要让人看着很惨的那种,多缠两圈,最好在上面抹点血,你有血吗?没有的话去你们血库取点来。”

    护士长大姐用看神经病的目光看着他。

    秋爷被看得恼羞成怒:“去啊,愣着干什么,你们这医院不会连病人这点要求都办不到吧?你办不到的话去把江谨言给我叫来。”

    护士长大姐就走了,很快又折回来,手里拿着半袋血,不知道她从哪搞来的没用的血。

    杜少秋赶紧脱了上衣。

    他的胸膛上只是贴了纱布,其实伤口真的……不值一提。

    护士长大姐按照他的要求,用绷带在他胸前缠了一圈又一圈,最后还在纱布上抹了一些血,杜少秋的表情一变,眉眼全部耷拉下来,看着就跟快挂了似的。

    “对对,就是这样,谢谢天使姐姐了。”

    护士长大姐板着脸走了,连一个字都不想跟这个神经病说,比院长大人都酷。

    她前脚刚走,杜少秋的门后脚就又被人推开了。

    童越进屋,眉头就是一皱。

    空气中有一股子特别明显的血腥味。

    垃圾桶内,还有刚刚擦过血的纸巾。

    病床上,杜少秋闭着眼睛直哼哼,身上被子只盖了一角,露出缠着绷带的上身。

    童越走过去,她穿着高跟鞋,鞋跟儿在地毯上猜出沉闷的响声,杜少秋在恰当的时间睁开了眼睛。

    “童越,你来了啊”表情那叫一个衰。

    童越看着他,说:“我没想到你伤的这么重。”

    杜少秋赶紧说:“不重,没伤到要害,就是伤口疼的睡不着。”

    童越准时来,杜少秋有点喜出望外,一下子就不忧伤了。

    “谢谢你来看我。”秋爷难得一本正经的心说,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砰砰直跳。

    难道是因为说谎骗人?

    可这种事儿杜少秋干的还少了吗?

    那就有可能是怕谎言万一被拆穿,担心童越修理他。

    嗯,一定是这样

    童越凉飕飕的声音传来:“听说,你勾走了人家的老婆?”

    秋爷就凌乱了。

    “冤枉啊,我真是冤死了,我连那女的脸都没看清。”

    童越的眼中布满嫌弃:“脸都没看清你就往床上按?”

    “我……”秋爷真是要急坏了:“不是,我没有,是那女的被秋爷的美貌迷住了,这段时间经常来店里,我哪知道她是为了看我啊?我最近不是咱们的店就是医院,三边跑,别说往床上带女人,我连自己撸的时间都没有。”

    童越跟一帮男人呆惯了,杜少秋这么说她也没觉得啥,就是见他这会儿说话也大声了,也不哼哼了,眉毛一挑:“伤口不疼了?”

    杜少秋一愣,“哎哟,疼,刚才一着急都忘了,哎哟……”反应真是快的很。

    童越的视线在病房里扫了一圈,她没照顾过病人,也不知道应该干点什么,就道:“我可以为你做点什么?倒水?削苹果?”

    前面她住院向晚歌陪着她的时候,好像做的最多的就是这两件事。

    杜少秋有点难为情,“我想上洗手间,你能扶我一下吗?”

    童越看了他一眼,一把就掀开了他的被子。

    虽然穿着病号服,妖孽还是妖孽。

    秦野也是个妖孽,不过这两人站在一块儿就是两个类型了。

    秦野看着还是阳光一些。

    杜少秋就是个带点颓废气息的忧郁型美男,嘴欠,狭长的丹凤眼看人的时候,那眼神也很欠揍。

    这人长得精致,有点偏阴柔,所以在店里遇到好男风的客人闹过好几次乌龙。

    这会儿妖孽为了展示自己的身材也是决定不要脸了。

    他那身材比较修长,该有的料还是有的,从健身房里练出来的肌肉,虽然看着白,好歹也是肌肉啊。

    于是童越也忍不住扫了一眼,只一眼,就没第二眼。

    根本就没办法跟她的兵比好吧?

    就更别提翟弋了。

    杜少秋顿时就想抽自己,蠢,关公面前耍大刀,露怯了。

    受打击了,秋爷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整个人都压到了童越身上。

    心想好不容易受一回伤,可别浪费了,让女王陛下也伺候伺候咱啊。

    他个子高,分量还是有的,童越却不觉得吃力,架着他往洗手间去。

    秋爷嗅着对方的发香,心里又得意上了。

    看看,高贵冷艳的女王下亲自伺候咱上厕所,这待遇也是没谁了。

    到了马桶跟前,杜少秋也不撒手,整个人还靠在童越身上。

    童越淡淡的开口:“怎么,需要我帮你脱裤子?”

    秋爷眼睛一亮:“这注意不错。”

    童越勾唇:“还有别的吗?”

    这一勾唇,绝对可以媲美回眸一笑百媚生。

    杜少秋看着她的脸有些失神:“如果能再帮忙扶个鸟就更妙了。”

    “那你可以去死了。”童越对着他的腿窝猛地一脚,杜少秋差点一头栽进马桶里。

    “操,你谋杀啊?”

    童越懒得鸟他,抓着他的绷带就开始解。

    杜少秋吓一跳,尼玛,完蛋了,被发现了。

    “别别,童越,你干什么?我这好不容易止血,啊,不要,疼,疼,不要……”

    他叫的实在不堪入耳,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把他怎么了呢。

    “闭嘴。”

    杜少秋很严肃:“你再这样我可要喊非礼了。”

    童越冷笑:“怎么,不要我帮你扶鸟了?”

    “我怕被你碰过之后我就硬不起来了。”

    “算你有自知之明,现在,自己解还是我来。”

    “那还是你来吧。”某人特不要脸的说:“我就当你在脱我衣服。”

    童越懒得理会他的油嘴滑舌,几下就把那厚厚一圈绷带解开了。

    “绷带外面是血,里面的纱布却干干净净,杜少秋,怎么解释?”

    秋爷帅气的撩了撩头发,狭长的丹凤眼朝童越眨了一下:“如果我说那上面的血是我吐的,你信吗?”

    “你说呢?”

    童越突然出手,杜少秋还没看清她的动作,双手就被绷带套上了。

    “又来?”

    “你知道上一次骗我的人是什么下场吗?”

    杜少秋菊花一紧,“什么下场?”

    “我把他绑在一根木头上扔海里,钓鲨鱼。”

    于是这一晚,杜少秋就被她绑在马桶上蹲了一夜。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