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297章别把人刺激狠了,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97章别把人刺激狠了

    有些人就是搞不清楚状况,苏芷真是不明白田欣对自己的敌意到底来自哪里?

    听了苏芷的话,田欣的表情稍微好了一些,不过却闭了嘴,考虑要不要在苏芷面前讲徐明阳对她做的事。

    向晚歌知道她还需要考虑,就拉着苏芷说话。

    这两货酒量都不高,也不敢正儿八经喝酒,只是象征性的喝着,最主要的就是聊骚。

    聊的主角就是江谨言。

    向晚歌是故意的,免得田欣还以为苏芷心里还有徐明阳,就故意拉着苏芷讲婚后的事。

    江谨言实在太忙,不仅要管理医院和做手术,还要经常去江氏集团参加股东会议。

    跟苏芷没怎么出去约会过。

    电视里那些豪门动不动就参加宴会啊,霸道总裁动不动就搞个游轮聚会各种装酷什么的,根本就没有。

    秦墨池和江谨言都快忙飞了,三爷还能每天坚持下班来接他家宝宝,江谨言则完全没有可能。

    女人的聚会倒是很多,不过苏芷和向晚歌一样,都是小土鳖,跟那些女人又没有共同话题,从来不参加,也没时间参加。

    苏芷说的都是小事,都是日常中江谨言一些窝心的举动。

    比如姨妈来啦,江谨言亲自熬了姜汤,里面放了红糖,又甜又辣。

    比如每次去医院的食堂,经理都会悄悄说院长又让他们准备了什么什么新菜式,专门请院长夫人品尝。

    比如护士长大姐告诉苏芷,谁谁跟院长表白,院长大人直接给她看手上的婚戒,那女的就哭得稀里哗啦的跑了。

    比如小叔说,等他抽空休个长假,就带着苏芷和苏妈妈苏爸爸一起出去玩儿,地点苏芷来定。

    等等。

    都是很简单的事情,却连听的人都觉得快乐,心中忍不住嫉妒。

    当然,这个嫉妒的人肯定不是向晚歌,她自己有池舅舅,最近两人好得比热恋那会儿还要黏糊,齐非都受不了了,嚷着要罢工。

    田欣肯定嫉妒,为什么苏芷就那么好命?

    徐明阳那混蛋虽然没有看上她,却也没有太过伤害她。

    上天还补偿给她一个江谨言,那可是全市女人公认的五好男人。

    出身好,工作好,能力好,长得好,脾气好。

    她也看出来了,苏芷现在一颗心都在江谨言身上呢,哪还会多看徐明阳一眼?

    并且,徐明阳那个混蛋不是又瞄上向颖了吗?

    向颖不仅是秦三爷的大姨子,而且自己手里就有公司,前景可比苏芷小小的痕迹检验员有看头多了。

    想到徐明阳的无情,田欣又被气得浑身发抖了。

    她忍不住端起脾气,扬起脖子就直接灌。

    动作只豪迈,吓傻了旁边两个半吊子。

    向晚歌和苏芷都忘记扯淡了,都惊讶的看着田欣把那么大一杯啤酒喝了下去。

    牛逼惨了。

    喝完了,咚的一声,田欣放下了杯子。

    “好吧,我说。”

    向晚歌嘿嘿一笑:“我们是警察,我们不强迫你,田大小姐,你还可以再考虑一下的。”

    “你……”

    “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事儿是你求着我们帮你解决的,不是我们非要掺合你们家的事,是吧?”

    田欣都要被向晚歌气死了。

    “还有一点。”向晚歌这下摆正了脸色:“我们是警察,遇到不平事只会用法律的途径来解决,田大小姐,懂?”

    田欣有点傻了。

    向晚歌的意思,如果确定有人犯罪,她们会采取法律的途径?

    徐明阳的行为肯定是犯罪,但是,这样一来,那她的事不就曝光了吗?

    田欣犹豫了。

    向晚歌就猜到她会犹豫,不由冷笑:“田大小姐,不是我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你自己想想,把徐明阳赶出c市固然简单,但是,他会在另一个地方继续活得人模狗样。也许他运气好了,遇到一个比你田大小姐还要有钱还要爱他的女人,他说翻身就翻身了。你知道,他那种人,一旦有机会就势必会紧紧抓住,卷土重来也不是不可能的。难道你想有一天看他挽着另一个女人的手,姿态高昂的出现在你面前?”

    田欣身子一僵,当初,她就是这样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现在苏芷面前的。

    想想是不是很可笑?

    田欣忍不住就笑了,端起向晚歌那杯酒继续干。

    苏芷对向晚歌摇了摇头:“别把人刺激狠了。”

    向晚歌撇撇嘴:“有些人就需要刺激一下。”

    苏芷就不说话了,向晚歌一向主意大,并且这件事还跟她和向颖有一些牵扯,就随向晚歌的意思了,如果徐明阳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那是他咎由自取。

    田欣把向晚歌的酒喝完了,很不雅的打了一个大大的酒嗝。

    经过一番天人交战后,田欣笑了。

    笑得让人不忍直视,是一个女王从王座上跌下来后的惨笑。

    “我还有人什么好在乎的呢?其实我一直就是一个笑柄。”田欣双眼发直的说:“大学还没毕业就未婚生子,把爸妈的脸都丢尽了。

    进了家里的厂子后,我拼死拼活的干,好不容易跟我爸一起把厂子弄起来了,赚钱了,我终于可以昂首挺胸了。

    可是背地里,那些女人还是一样看不起我,说我没男人要,生的儿子是野种。

    对,我确实骗了徐明阳。

    当初认识他的时候我没有告诉她我生过儿子。

    可他也没问啊。

    他跟我上床的时候知道我不是处女,这有什么?”

    向晚歌摇头:“这不算什么,不是处女怎么了?现在的处男有几个?然后呢?”

    田欣接着道:“后来他知道我有儿子,就跟人打架,被人揍进了医院,从那以后,他就彻底变了。”

    苏芷说:“他没有变,只是撕下了他正人君子的面具而已。”

    田欣看了苏芷一眼:“你说的对,是我太傻,以为能控制这个男人,给我充当门面,结果,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向晚歌没空听她废话,直接问道:“你为什么会答应给他股份?他手里有你的把柄?”

    田欣一愣,好一会儿才豁出去一般点头道:“是,他害我,买通了我以前的情人给我下药,并且还找了男人来轮我。最可恨的是,整个过程都被他录下来了。”

    苏芷听得倒吸一口冷气。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