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295章 我不怕,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95章 我不怕

    第295章我不怕

    回到家后,向晚歌迫不及待的拉着秦墨池进了卧室。

    “池舅舅快来看,你要的东西。”

    秦墨池看见她激动的那个小样儿,唇角忍不住勾了勾。

    答应让她去这个决定是对的,这两天他家宝宝高兴得都要上天了。

    等秦墨池脱了西装,扯了领带,松了领口和袖口的扣子,那边向晚歌已经拿出件了,不过自己却没有看,眼巴巴的望着秦墨池。

    她要等池舅舅一起看呢。

    秦墨池坐到她身后,揽着她的腰,两人这才把视线投到向晚歌手中的件上。

    上面有个“绝密”的字样。

    向晚歌的心脏噗通噗通直跳。

    翻开,首先是一张照片。

    那是一个男人,不到四十的年纪,鹰钩鼻,很酷很帅的一个男人。

    下面是这个男人的介绍:

    这人叫刘强,s市人,是国际刑警组织通缉的目标头子,军火商,一直干着从非洲走私军火到东南亚的生意。

    有消息传回来说刘强的母亲今年七十大寿,他会回来给母亲做寿。

    于是上面就决定趁机实行抓捕。

    童越接到的任务就是配合s市的特警抓捕刘强。

    但是童越跟刘强交过手,并且她最近麻烦不断,以前被她粉碎的一个犯罪团伙的余孽一直紧紧咬着她,她不好在s市出现。

    所以她才会找向晚歌。

    向晚歌不仅是生面孔,并且身手很棒,也有对敌经验。

    关键是她当警察的时间还短,又年轻,用童越她们的话来说,向晚歌身上没有“血腥味”,不容易引起敌人的怀疑。

    像她们这种经历过多次生死,满身都是铁血气息的特种兵,刘强那种老江湖很容易就识破。

    童越的意思是,向晚歌在s市活动,她就在c市以及外围活动,形成层层包围。

    当然,向晚歌在s市不是一个人,那边已经开了一家四号公馆,现在由童越的手下经营着。

    并且,s市的特警也会配合。

    看完资料,向晚歌对整个案子已经了解了。

    秦墨池看见“军火”两个字的时候眉头就是狠狠一皱。

    能够干走私的人都是些狂徒,尤其是毒品和军火。

    这方面我们国家查得非常严,很多犯罪分子就转移了目的地。

    这个刘强,据说已经十年没有回过家了,想必这一次上面是准备不惜一切代价要把他抓获。

    “宝宝……”秦墨池亲了亲向晚歌的脸,没有说下去。

    三爷想说咱还是别去了吧

    s市那么大,就找不出一个女特警

    全国就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女特种兵

    s市是刘强的老窝,这事儿还真不能将就,否则童越当初就不会从全国女警中扒拉了半天,就扒拉出一个向晚歌。

    “池舅舅,我不怕。”向晚歌吊在秦墨池的脖子上撒娇:“你也别担心,还有很多同志一起行动呢,你没看上面说童越把她最得力的手下都留在那边了吗还有特警,他们可不比特种兵差啊,你相信我,我肯定会保护好自己的,再说,秦野也在s市呢,我也不是一个人。”

    秦墨池真是拿她没有办法:“我有说什么吗”

    “说了,你的眼睛说你舍不得我冒险。”向晚歌笑得像个妖精:“知道你舍不得我呢,我也舍不得你,晚上没有你抱着我肯定睡不着觉的。”

    说完,向晚歌就钻进了秦墨池的饿怀里,蹭啊蹭,成功把三爷的火气蹭起来了。

    两人又是好一通折腾。

    事后,向晚歌说:“这事儿就不要告诉我爸妈他们,就说我被派出去学习了,嗯,这个借口好用,向家爸爸妈妈肯定不会怀疑的。”

    秦墨池的大手在他家宝宝光裸的肩头上摩挲:“谨言和你爸已经知道了,妈那里也瞒着,还有老爷子和柳姨他们也不用说了。”

    “这样最好,免得他们担心。”

    于是两人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第二天下了班向晚歌就去跟童越答复,表示她愿意接受这个任务。

    童越很高兴:“这件事我会跟你们局长亲自谈,你不用管,一周后出发去s市。趁这段时间你就好好跟家人多聚聚,估计没有两个月回不来。”

    “是,我明白。”

    童越又道:“你是以军方特派员的身份参与这次行动的,红唇是你的身份和代号,同时也是你的联络暗号,为了安全起见,就不给你另外的身份证明。你的证件我会让人办理,出发之前会送到你的手中。”

    见童越安排的井井有条,向晚歌也没有啥问题,心中热血澎湃。

    不过只有一周时间,她也舍不得浪费,赶紧回家陪老公儿子去了。

    …

    某西餐厅内。

    向颖一身黑白色套装,显得特别干练。

    她化了个淡妆,因为有事业的滋润,整张脸显得生机勃勃。

    “先生,小姐,这是你们点的餐。”

    服务员送上来两份牛排,又有红酒,餐后甜品,水果若干,摆满了一桌子。

    向颖看着对面的男人笑了笑:“徐先生真浪漫,田大小姐好福气啊。”

    徐明阳西装革履的,打扮的相当精英。

    他笑了笑,特别绅士有礼,“向小姐说笑了,我跟田欣……算了,不提她,我们先碰一下”

    说着,徐明阳举起酒杯。

    向颖就跟他碰了碰杯,浅浅喝了一口。

    “徐先生,咱们现在可是竞争关系,是死对头,你私底下请我吃饭,向颖有点不明白了。”

    “向小姐难得赏脸,咱们今晚就只吃饭,不谈公事,如何”

    向颖就笑了:“田大小姐不谈,公事也不谈,我还真不知道能跟徐先生谈什么了。”

    徐明阳拉过向颖的盘子,看着她笑了一下,然后开始切牛排。

    向颖心中白眼连连,心说老娘跟你很熟吗丫切的牛排鬼才会吃。

    脸上却笑着道谢:“谢谢,听说徐先生在国外留学,果然比咱们国内的男人绅士。”

    绅士个蛋蛋,呸他一脸。

    徐明阳笑得那叫一个玉树临风温润如玉:“向小姐说笑了,说起来,我跟你妹妹向晚歌还是师兄妹,向小姐若是不介意的话,叫我徐大哥也行。”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