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276章要了三爷的命了,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76章要了三爷的命了

    第276章要了三爷的命了

    秦墨池看着他家宝宝简直糟心的不得了,这小倔驴哦,要了三爷的命了。

    “宝宝,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向晚歌心道,看你还耍啥花样:“你说。”

    “我告诉你红唇是不是童越,但是你必须答应我,离童越远远的。”

    “行啊,我答应你。”

    向晚歌那双乌溜溜的眼睛转来转去的,这小丫头也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秦墨池没办法了,已经冷战好几天了,三爷受不了了,舍不得宝宝生气。

    不管他家宝宝这话的可信度有多高,他今天必须给向晚歌一个说法。

    “是,童越就是红唇。”

    果然是她

    “那你什么关系?”

    秦墨池赶紧撇清:“没有关系,真的,我发誓,童越是翟弋的未婚妻。”虽然是名义上的,当事人不承认而已。

    这个消息向晚歌惊讶了:“童越是翟弋的未婚妻?那她是……”

    翟弋的未婚妻,不可能是寻常之辈。

    再说看童越那个范儿,也绝对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子。

    秦墨池的点点头:“她也是军人,代号,红唇,宝宝,池舅舅只能告诉你这么多了,其他的就不要问了。”

    向晚歌赶紧点了点。

    艾玛,好紧张。

    女军官,还有代号的,肯定不简单啊。

    难道,她到c市来是办什么事的?

    可是……

    “那她为什么要见我,而你为什么又要阻止她见我,池舅舅,你不要说你不知道哦。”向晚歌手指头在秦墨池胸膛上戳啊戳,好奇的不行了。

    “那是个疯女人,我不想你跟她接触,免得她把你带坏了。”秦墨池打开车门,把向晚歌塞进了车。

    “喂,我还要去帮头儿他们订宾馆呢。”

    “我们这就去宾馆,房间已经订好了。”

    秦墨池顺势把向晚歌捞回怀里,捉住向晚歌的小手,唇角勾起来。

    “宝宝,刚才为什么没打。”

    “你脸太厚,我怕手疼。”向晚歌抽了抽手,没抽回来。

    前面的司机噗嗤一声乐了,幸好及时刹住。

    不过秦三爷这会儿心情好,也不跟不懂事的司机计较。

    “是舍不得打,是不是?”

    “谁说的?你现在要不要试试?”向晚歌才会承认呢,这个男人还是太过分了。

    秦墨池抓着她的手就往自己脸上拍:“来,池舅舅给你打。”

    “晕,没见过你这样的。”

    “那宝宝见过哪样的?你说,我改。”

    向晚歌就乐了:“三爷,你这是准备跟我爸学当妻奴吗?”

    秦墨池沉声道:“对,你奴我,我去奴别人。”

    前面的司机两股颤颤,天啦,这两口子好可怕。

    向晚歌又得瑟上了:“搞了半天,我才是女王陛下,那个红……”

    话没说完,秦墨池的唇就压了过来,把她后半截话堵了回去。

    向晚歌立刻意识到,这种事是机密,不能随便乱说,好险。

    秦墨池本来打算吻一下就松口的,不过他显然高估了自己的自控能力。

    要不是前面有个碍眼的,他非得在路边就把他家宝宝办了。

    前面的司机泪流满面,心道:“三爷,我也特么觉得自己太不是人了,我怎么就不会隐身术呢,我太对不起你的栽培了。”

    县城很小,在秦墨池的火被彻底勾起来之前,车子就到了宾馆。

    秦墨池不等车子挺稳就拉着向晚歌下了车,两人一路急匆匆的进了房间。

    向晚歌都要羞死了,那些保镖还不知道怎么想呢,尼玛,他们肯定猜到了吧?

    好丢人啊,这么着急麻慌的,就跟几百年没做了似的。

    “宝宝,不许分心。”

    男人的眼睛深邃的望不到底,向晚歌从他瞳孔里看着倒映的自己,有一种自己就是他的全世界的感觉。

    虽然还不知道秦墨池为什么阻止童越接近自己,但是向晚歌已经没有办法继续跟他冷战了。

    秦墨池就是咱的劫,咱认了。

    什么丢人不丢人的,也都不重要了。

    向晚歌垫脚抱住秦墨池的脖子,大大的杏眼亮晶晶的看着秦墨池:“池舅舅,我想你了,特别想,想得晚上都睡不着。”

    秦墨池把她抱起来,双手开始脱衣服,气息都紊乱了。

    “宝宝,池舅舅也想你,昨晚你不在,我想了你一整夜,你说,你该怎么弥补我?”

    “那你想怎样?”

    “我想怎样就怎样?”

    “你想怎样就怎样”

    向晚歌嘻嘻哈哈的吻上对方的唇,冷战过后,似乎更爱这个男人了。

    “宝宝,除了这件事,池舅舅保证,以后绝对不隐瞒你任何事。”

    向晚歌又不是三岁小孩,跟军方有关的事不用多说,她懂。

    “好吧,这一次我就原谅你。”

    两人紧紧相拥,热烈激吻。

    也算是小别胜新婚,身上的束缚刚解除就不由自主的吻在一起。

    这会儿已经是吃完饭的时间了,应该没什么事了吧?

    向晚歌被秦墨池勾得不能自己,绝对放纵一下。

    这一放纵就不得了,两人从五点多做到七点多,整整两个小时,宾馆的床单简直不能看了。

    向晚歌都快脱力了,软趴趴的趴在秦墨池怀里,任凭他帮她清洗身体。

    这酒店是快捷酒店,档次很一般,浴室里也不可能有浴缸。

    于是向晚歌就站在秦墨池的脚上,两人的身体紧紧贴着,秦墨池的手滑到腿间,摸到他留在那里的液体,又激动了。

    秦墨池干脆把他家宝宝又压在洗手台上,直接从后面进入。

    向晚歌都要疯了。

    男人果然不能断粮,饿狠更要命。

    好不容易从浴室出来,床单那些也被客房服务换过了,向晚歌倒头就睡。

    她睡得特别快,也特别沉,就不知道等她睡着后,秦墨池穿上衣服,悄悄出了房间。

    黑哥从楼道里出来,拦住了秦墨池:“三爷,小姐还在里面,你要去哪?”

    黑哥当然是站在向晚歌这边的。

    任何一个男人,跟女人上过床后不留在女人身边穿上衣服就走,那就不对劲。

    秦墨池冷冷地扫了他一眼:“保护你家小姐,其余的事不要多问。”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