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262章我要做食人花,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62章我要做食人花

    第262章我要做食人花

    “不会没关系,谨言教你嘛。”

    安心是一点都不介意苏芷会不会玩,自家人嘛,玩的就是一个乐。

    江谨言根本就没有婚假,也就没有办法陪着苏芷出去玩啊旅游啊购物啊什么的,明天就要上班了,安心就想趁着江谨言也在家,一家人开开心心玩一天,增进一下感情。

    嗯,麻将作为国粹那必须是首选。

    苏芷其实看过苏妈妈跟小区的阿姨们玩,大体规矩是知道的,只是不会算牌,听牌都是瞎听的。

    但是就是那么怪,作为新手的苏芷手气那叫一个好啊,想什么来什么,安心和老江同志都还没听牌她就胡了,要么自摸,要么谁谁点炮,不一会儿就赢了好几万。

    安心特别开心:“果然是我们老江家的人啊,瞅瞅这手气也是没谁了,谨言,不会是你小子在搞鬼吧。”

    苏芷得意的尾巴都要翘天上去了:“嫂子少看不起人,我这是赌神转世,这技能可算是点亮了,以后我要是没有零花钱了,大哥嫂子陪我玩两把就什么都有啦。”

    江谨言立刻说:“零花钱老公给,卡随便刷。”

    哎哟,要的就是这句话啊。

    “谢谢老公。”

    安心受不了了:“老江,咱们还是别玩了,让他们小两口自己玩去,免得咱们受刺激。”

    老江同志哼了一声:“就跟谁没年轻过似的。”

    江谨言就拉着苏芷回了卧室。

    江家的房子当初修建的时候就考虑到了后人结婚等问题,所以整栋楼里有好几间大卧室。

    江谨言这间也是超大,带着衣帽间,现在他的衣帽间被清空一半出来,里面添置了当季流行的女装,都是安心给苏芷准备的。

    衣帽间旁边还有一扇小门,是江谨言的书房。

    江谨言在柜子里找了半天,终于翻出一本相册来,很大的那种,抱在怀里特别有分量。

    “好奇吗?”江谨言笑眯眯的看着苏芷,满眼的疼爱和纵容。

    苏芷眼睛都瞪圆了,小叔的成长史啊,当然好奇了。

    “我要看我要看。”

    原来这相册里面不单单是江谨言一个人的照片,还有江晋安和安心,另外有一些人苏芷不认识。

    不过第一页那张全家福中的两位老人苏芷还是猜得出来的。

    “我妈妈在我两岁就去世了,死于仇杀,我父亲去世时我十二岁,就是晚晚出生那一年,他被兄弟背叛,江家差点败落,医院差点开不下去,他没有经受住打击,某天晚上睡着了就没有再醒来。”

    江谨言依旧微笑着,仿佛在讲别人的故事。

    见苏芷只顾听他说话,没有翻动照片,他拍了拍腿,示意苏芷坐上来。

    抱着他的小妮子,江谨言讲起了后来他跟着江晋安和安心一起生活的日子。

    “是我大嫂每天督促我学习,照顾我的衣食起居。是我大哥送我出国留学,送我学医,给我请最好的外科医生当老师。”他搂着苏芷的腰,语气温柔又动听:“小芷,大哥大嫂是我一辈子都要倾心相待的亲人,你懂我的意思吗?”

    “懂。”苏芷重重的点头:“我明白你是想告诉我们,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我应该跟你站在一边,好好孝敬大哥大嫂,小叔,我做得到,我也喜欢大哥大嫂。”

    “真是我的乖女孩。”

    苏芷却看见一张江晋安和安心的照片。

    照片中,安心穿着一条白色的裙子,特别漂亮,江晋安搂着她的腰,两人一看就是幸福的一对。

    最引人注目的是照片中的安心怀孕了,肚子大概五六个月的样子,江谨言的一只手就放在她肚子上,可以看出,他们对这个孩子是多么的喜爱。

    “这,这……”苏芷惊讶极了:“这里面是晚晚那丫头吗?”

    “是,这张照片还是我帮他们照的,大嫂那里也有,她每次想晚晚的时候就看这张照片。”

    苏芷赶紧掏出手机,对准照片拍了一张发给了向晚歌。

    “晚晚那丫头肯定会高兴惨的。”苏芷完全没有注意到江谨言无奈的表情。

    江谨言叹了口气:“我们一直不敢给晚晚看这些东西,就是怕她难过或者误会,没想到你竟然就这么给她发过去了。”

    苏芷切了一声:“你们这是看不起晚晚了吧?我告诉你哦,向晚歌如果心里有疙瘩,她就不会认你们。既然认了你们,那就表示她心里没有疙瘩。你们因为太珍惜就小心翼翼的,这样反而会让她觉得难过呢。”

    江谨言突然一愣。

    猛然意识到,自己这些年拒绝成亲、不谈恋爱的行为是不是也让大哥大嫂难过了呢?

    “小芷,你可真是我的解语花。”

    “我才不要做解语花。”苏芷勾着江谨言的脖子。

    江谨言知道他家小芷又要语出惊人了,就顺着她的话问:“那你要做什么花?”

    “我要做食人花,吃掉你。”

    “早上还没有吃够?”江谨言吻着苏芷的耳垂,低哑的声线带着魔力钻进苏芷的耳朵:“小叔记得,你那张小嘴儿可都肿了,鲜红的颜色,很诱人。”

    厚脸皮苏芷的脸轰的一声烧起来了。

    啊啊啊,小叔又变身啦,怎么办,好性感,好喜欢。

    苏芷的身子都软了。

    她能感觉到小叔的身上的热度在不断攀升。

    对她的动作很轻柔。

    却要命的磨人。

    江谨言的唇顺着耳垂划过来吻住苏芷的唇,诱哄一般:“小芷,是不是又想吃小叔了?”

    苏芷真是受不了了,这样的小叔太陌生,太邪恶,太那啥了,她完全old不住啊。

    “小叔,你怎么,呃,这么坏?”

    “那小芷喜不喜欢这样的小叔?”

    “喜欢,太喜欢了,无论什么样的小叔都喜欢。”

    “叫我谨言。”

    “谨言……”

    苏芷要疯了,明明都肿了,双手却紧紧抱着江谨言的脖子不撒手。

    江谨言到底是个疼人的,把两人都撩起来了,却只是温柔的吻着怀里的小妮子,感受着她鲜活的身子在他怀里,仿佛最美妙的韵律,让人迷不已。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