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261章谢谢你没有一拖一,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61章谢谢你没有一拖一

    第261章谢谢你没有一拖一

    秦老爷子说秦墨池像个人,成功把向晚歌给逗乐了。

    这会儿见儿子竟然朝自己伸手要抱抱,向晚歌给激动的,真是哭了。

    于是这一整天,向晚歌就抱着儿子不撒手,连眼角都没赏一个给她家三爷。

    向颖和苏芷特别想求一下秦三爷心里的阴暗面积。

    向晚歌一家三口吃了早饭就回家了,江谨言和苏芷回了江家。

    结婚前就说好了的,休假的时候回江家来,医院附近的别墅平时去住。

    江谨言卧室旁的房间已经被安心收拾出来了,只要苏芷怀孕确定了宝宝性别,她马上就可以鼓捣一间婴儿房出来,这着急的,比江谨言和苏芷都急。

    安心说:“我能不着急吗?谨言啊,晚晚的儿子都快走路了,你们赶紧生,不然这一代一代的,辈分光想想就够乱的。”

    苏芷笑得打滚,她以前把安心叫干妈,现在叫嫂子,最初的适应阶段过去后她倒是叫得特顺嘴,听了安心的话就乐:“嫂子想得可真远。”

    “我这一天也没事儿做,可不就想得远了么?你们赶紧生,哎呀,快上楼睡觉去。”

    苏芷看看时间,刚吃完午饭呢,这就去生?

    她扯扯江谨言的袖子:“小叔,嫂子不会让我们大白天的就造人吧?”

    谁知安心打了个呵欠:“我也去睡一会儿,你们也午休一下,下午咱们在家打麻将啊。”

    ==果然想多了。

    转头看见江谨言扬起的嘴角,苏芷堪比城墙一样厚的脸不由发烫。

    尼玛哦,小叔该不会以为咱是个猛女吧,一天到晚就想着那事儿?

    可是咱还没有撕了小叔的白大褂呢,想想他坐在办公桌后的样子,哎哟哟,激动的不行了。

    可惜有心无力,那里还肿着呐。

    两人躺上床,苏芷抱着江谨言的腰,连贴着他的胸膛,这一次特别老实。

    江谨言也舍不得中午折腾她,嗯,留到晚上再折腾不迟。

    “小芷,我有一件事一直没有跟你说。”江谨言略微严肃的声音突然响起。

    苏芷吓了一跳,尼玛,男人一般这样说话必定有鬼,尤其还是新婚的晚上或者第二天。

    电视里都是这样演的啊?

    两个人相爱,爱的死去活来活来死去的,最后终于结婚了。

    洞房花烛夜的时候,新郎握着新娘的手说:“亲爱的,对不起,我有一件事一直没有跟你说,请你原谅我,相信我,我是爱你的。”

    然后,要么男主就突然冒出来一个八岁大的儿子,更有狠的是儿子和儿子他妈一起冒出来,特么一拖一。

    江谨言是哪种?

    不等江谨言说完,苏芷已经快速脑补出一出豪门狗血剧。

    她紧紧看着江谨言的嘴,生怕他说:“小芷,对不起,我在外面有一个儿子。”

    那她绝对要疯。

    “小芷,你怎么这种表情?想什么?”

    江谨言推了推眼镜,不解。

    苏芷摇摇头:“没事,你说吧,我听着呢,不管什么事,小叔,我爱你。”

    江谨言虽然不明白苏芷为什么突然表白,不过真的非常开心。

    “我也爱你。”江谨言在苏芷脑门上亲了一口。

    苏芷的心都要碎了,看,跟电视里一模一样,妈蛋,小叔有儿子咱认了,但是坚决不能一拖一。

    苏芷暗暗在心里做出了最大的让步。

    江谨言叹了一口气:“是这样的,徐明阳上上月被人打了,伤的很重,我给他做的手术。”

    “什么?”苏芷一把揪住江谨言的领子,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江谨言眸中暗了暗,他知道苏芷喜欢过徐明阳,虽然他并不觉得自己逼徐明阳差,但是苏芷第一个喜欢的男人就是徐明阳,而不是他。

    此时,见苏芷这么紧张徐明阳,江谨言的心里能舒坦才怪了。

    其实小叔真的是完全误会苏芷了,这货哪里是在紧张徐明阳,而是因为剧情的发展跟她脑补的不一样,巨大的狂喜把她砸懵了。

    至于徐明阳,谁啊?不好意思,没注意。

    江谨言把苏芷的身子抱到他身上,搂着她的腰,道:“你别担心,他已经好差不多了,本来早已经可以出院了,可是他的家人一直没有来办出院手续。”

    苏芷没有听见后半段,她爬上去,对着江谨言的嘴狠狠亲了一口,突然笑着道:“小叔,谢谢你没有一拖一。”

    “一拖一?”江谨言见他家小妮子笑的开心,自己却莫名其妙:“小芷,什么是一拖一?”

    “就……”苏芷用食指点着江谨言的下巴玩:“你刚才突然跟我说有事要跟我说,我还以为你在外面已经有儿子了,更甚至连儿子他妈都有了啊,嘿嘿,一拖一。”

    江谨言一怔。

    所以说,小芷刚才紧张的不是徐明阳?

    江谨言立刻就欢喜了,“小芷,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我当然可爱了,不然怎么能迷住我貌美如花的院长大人呢?”苏芷一拍脑门:“哦,正事,你说徐明阳受伤了?”

    对于这件事,江谨言确实有点不磊落。

    不过他也不是故意要瞒着苏芷的,前段时间两人各种忙,忙着拍照,忙着试衣服,忙着准备婚礼,忙着领证,有事他们都是直接到新房子,苏芷根本就没去过医院,所以江谨言也就顺便“忘了”提。

    “据说他是喝醉了跟人发生口角,最后被对方打了,那段时间咱们都忙,我也就没有告诉你,小芷,你不会怪我吧?”

    “我怪你干什么?我跟那个人已经完全木有关系啦,你跟不跟我说都无所谓啊。”

    江谨言的欢喜有一万点那么多。

    睡了午觉起来,机麻已经准备就绪啦。

    安心作为单纯的家庭妇女,麻将必须是首要娱乐项目,老江同志宠老婆啊,没事就拉着江谨言和手下一起陪安心玩。

    江谨言也就算了,输输赢赢无所谓。

    黑哥他们就惨了,老江同志不准他们赢啊,那就输,还不能输得太明显,尼玛,玩个麻将比做奥数都废脑子。

    现在好了,多了一个苏芷,江家不用三缺一了。

    等苏芷坐上去,这货才猛地记起:“哎呀,我不会。”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