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213章别撩,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13章别撩

    第213章别撩

    “萧景,这一次真是太感谢你了。”

    向晚歌心有余悸。

    幸好萧景在,否则,她这会儿就跟那只白老鼠似的,已经抽搐着挂了。

    别了我的宝贝儿子,别了池舅舅,别了爸爸妈妈们,别了小叔小婶婶,别了……

    现在想想,向晚歌是真舍不得死。

    好日子才开始,秦墨池还没爱够,儿子还没长大,父母还没孝顺,特么就翘了辫子,多亏啊?

    难道要让池舅舅叫别的女人宝宝?

    让儿子叫别人妈妈?

    这种事向晚歌才不会干呢。

    再说,咱还立志当个牛逼哄哄的好警察呢。

    “你没事就好。”萧景笑了笑,心中后怕不已。

    江谨言拍拍他的肩膀:“去手术室让人给你缝一下,伤口挺深的。”

    萧景知道他们叔侄两有事要谈,就跟着护士走了。

    向晚歌看着她小叔:“这事儿就不要告诉秦墨池了吧,好吗小叔?”

    江谨言深知秦墨池的性格,觉得不妥:“还是应该告诉他,这事儿瞒不住,等他以后知道了恐怕不妙。”

    “我也知道啊,可是寰宇最近好像出问题了,三爷今天本来不想去公司的,是我和齐非硬要去他,他知道了肯定要自责。”

    想到那天秦墨池在自己面前都哭了,向晚歌也心疼啊。

    她可以肯定,现在她向晚歌是秦墨池生命里最重要的人了,如果因为他的原因出点什么事,那个男人肯定承受不住。

    “那也要告诉他。”江谨言也自责:“今天的事我也有疏忽。”

    自从翟弋在这医院住着,江家很多人都派去看守医院所有的门了,否则那些知道消息跑来阿谀奉承溜须拍马的人还不把医院的门槛踩跨了?

    谁知道会有人趁保镖上厕所就溜进来呢。

    苏芷也很自责,如果她没有去食堂就好了。

    不过她真的庆幸一时心软把萧景放进去了,瞧瞧,多明智。

    那两个一起上厕所的保镖已经被江谨言辞退了,这样的人留不得。

    向晚歌是觉得自己倒霉,莫名其妙就被人惦记上了。

    咱也没有得罪什么人啊?

    很快,收到消息的秦墨池赶来了。

    后面跟着同样紧张的齐非。

    “呵呵,我没事。”向晚歌看见秦墨池的神情有点心虚,就好像她做了什么对不起秦墨池的事似的。

    总之,只要这个男人不自责,她向晚歌也是可以不要脸的。

    “三爷,我感觉我可能是被菩萨嫌弃了,等我好了你陪我找个庙子拜拜去吧,或者你出一下血,捐个万儿八千的香火钱,再买上一车的香,慢慢供着,咋样?”

    江谨言拉着苏芷出去了。

    那货拍着胸口,感觉向晚歌好可怜哦,刚才已经受到了惊吓,现在秦墨池还甩脸子。这男人真是越看越不可爱,还是咱们小叔可爱啊,从不黑脸。

    向晚歌的脸都要笑僵了:“池舅舅,你这个表情太难看了,换一个。”

    秦墨池过去,捧着向晚歌的脸:“宝宝,对不起,池舅舅没用。”

    向晚歌的眼泪刷的就下来了。

    “别这么说,我不怕,只是舍不得死,我还没跟你过够呢,所以我也不会死的。池舅舅,你不是还想要一个女儿吗,我还要给你生一个女儿啊。”

    “好,我们生,等儿子再大一点就生,好不好?”

    “当然好,我听池舅舅的。”向晚歌摸着秦墨池的脸,“你别这样,我心疼。”

    “池舅舅没事,我知道我家宝宝是个勇敢的女人。”是个能够跟他并肩的女人。

    只是这个过程太虐心,秦墨池倒是希望向晚歌就跟她妈妈一样,做一个温柔似水围绕着男人活的女人。

    可是向晚歌偏偏不是那样的女人。

    “对,我要做一个让你骄傲的女人。”

    秦墨池温柔的吻住她的唇:“傻瓜,你已经让我很骄傲了。”

    扒门缝偷看的苏芷转头朝江谨言比了一个“ok”,这就叫一物降一物啊。

    萧景的胳膊缝了三针,皮外伤,看着恐怖,其实好得也快。

    秦墨池从病房出来的时候他已经走了。

    从这以后,向晚歌的病房外又增加了保镖,一天三班倒,任何时候都不能离人。

    秦墨池更是片刻不离。

    “那个杨军找到了吗?”

    “已经查到他现在躲在美国一个镇上,我已经托布莱恩帮我查了。”

    “布莱恩?”向晚歌听见熟人的名字来了兴趣:“你跟他经常联系吗?”

    “不常联系。”布莱恩那种人,一般没事不会找他。

    知道向晚歌惦记以前在泰国认识的朋友,秦墨池就多说了两句:“他还在干老本行,行踪不定,这一次也是碰巧他正好回美国了。还有道尔……”

    “道尔?”向晚歌激动得坐了起来。

    自从得知道尔把他那团伙解散后就一直没有他们的消息,没想到秦墨池竟然知道。

    “微微生了吗?”

    “生了,也是个儿子。”

    秦墨池在向晚歌亮晶晶的眼睛上亲了亲:“别激动,如果以后有机会,我带你去看他们。”

    “哎哟这个好啊。”向晚歌知道有些事不能问的太仔细,只要知道他们都好就足够啦。

    小腿的骨头开始愈合了,热热的,有点痒痒的,那种感觉特别难受,隔着石膏连挠都挠不着。

    不过好在她脖子上的脖套取了,身子也可以动了。

    于是向晚歌就在床上扭来扭去,“池舅舅,我想儿子了。”

    这个好办。

    秦墨池就跟柳月芬视频。

    秦修小bb正好醒着,好奇的看着手机里的爹地妈咪。

    向晚歌抱着手机啪啪直亲,粘了满手机口水。

    自从她住院就没见着儿子了,本来秦墨池想让人把儿子送来的,向晚歌不让。

    呜呜,坏人这么多,地球这么危险,如何不操蛋。

    跟儿子视频完,向晚歌就抱着他家池舅舅亲。

    嗯,亲不着儿子,亲儿子他爹也是可以的。

    只是亲着亲着气氛就有点不对。

    呼吸乱了。

    衣服乱了。

    被子也乱了。

    向晚歌满头黑线:“池舅舅,你别撩我了,去卫生间吧。”

    要遵医嘱,剧烈运动不可以,咱特么一残废呢现在。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