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87章小叔虐渣,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87章小叔虐渣

    第187章小叔虐渣

    “明阳,这位漂亮的师妹是谁啊?”

    “她就是苏芷。”

    “哦?就是那位曾经苦苦追了你四年的师妹吗?哎呀,你可真是,这么可爱的小师妹你怎么舍得惹人家伤心呢?”

    徐明阳一副君子坦荡荡的模样:“欣儿别瞎说,我跟苏芷只是朋友。”

    “徐明阳,你该死。”秦墨池一个没拉住,向晚歌冲了上去。

    这丫头可是练过的,并且一直练着呢,她真要冲上去徐明阳准得挨揍。

    只是,拳头还没落在徐明阳身上,向晚歌的手腕被人抓住了。

    “小叔,你拦着我干什么?这个攀龙附凤的斯败类,我看见他连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徐明阳和田欣的脸色已经完全不能看。

    江谨言微笑着道:“他们说的是小芷,小芷都不生气,你生什么气?”

    秦墨池把他家宝宝拽回来,刚才还冷酷的脸瞬间换了一副模样,宠溺的刮刮向晚歌的鼻子:“就你激动,性子怎么越来越急了?”

    听着那话音儿是在训人,可是看他那表情,分明写着“宝宝开揍,揍死了三爷担着”。

    向晚歌知道自己今天不是主角,不能抢戏,于是拉着秦墨池站在一旁,看她小叔怎么虐徐明阳。

    这边,苏芷差点被田欣的话气疯了。

    她怎么能不生气?

    是,当初是她犯贱,眼睛被狗屎蒙蔽了才没看清这个败类。

    但是,徐明阳作为一个男人,竟然在另一个女人面前踩一个曾经真心实意喜欢过他的女孩,这特么还是人吗?

    他是用什么样的语气和心态跟田欣说的?

    骄傲的?恭敬的?坦白的?

    不管他用哪种心态对田欣谈起苏芷,他心里肯定是得意的吧?

    讲完了是不是还会来一句“那种傻头傻脑的女人我怎么会喜欢呢,我喜欢的就是欣儿这种知性成熟的女人”。

    但是听见江谨言的声音,苏芷立刻就回过了神。

    是啊,不能生气,生气不就让他们更得意了么?

    并且,徐明阳算什么东西?

    一个垃圾,丢在路边连狗都懒得闻的垃圾,咱犯得着生气么?

    苏芷瞬间觉得自己正儿八经从徐明阳的阴影里走出来了。

    过去的错误既然不可避免,那就应该立马截断丢弃。

    前途明明还一片光明,犯得着为了一颗歪脖树就对参天青松畏首畏尾么?

    至少,小叔对咱不讨厌不是么?

    苏芷,拿出你的胆量和勇气,往前冲吧

    苏芷就冲了。

    她上前一步抱住江谨言的胳膊,咯咯笑着:“还是小叔懂我,我才不生气呢,徐师兄找到自己的幸福了,我为他高兴呢,祝你们新婚愉快。”

    徐明阳的脸颊抽了抽:“谢谢师妹。”

    不管是哪个男人,看见曾经巴心巴肺喜欢自己的女人当着自己的面抱着别的男人,那心里的滋味真是谁试谁知道。

    江谨言看着徐明阳眼中划过一抹冰冷。

    对于男人的心思男人是了解的,徐明阳就是典型的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他估计还在幻想着苏芷这小丫头依旧巴心巴肺的想着他吧?

    就凭他?

    江谨言笑了笑,在苏芷头上揉了揉,道:“小芷也常跟我提起徐先生,说你这个师兄在学习上对她的帮助不小,真是太感激了,小丫头年纪小不懂事,给你们造成困扰不好意思。”

    三言两语,江谨言就把苏芷跟徐明阳的过往交代清楚了。

    他这话表达了三个意思:

    一,苏芷的事他江谨言也知道了;

    二,苏芷已经看清了徐明阳的本质,已经痛改前非了;

    三,这个小丫头是他江谨言的人了。

    苏芷傻了。

    我操,我特么什么时候跟你提过徐渣渣了?

    果然,男人都是睁眼说瞎话的高手。

    不过,咱这心里咋就这么欢快呢?

    特别是对面徐明阳和田欣的脸色实在太喜剧了,苏芷好想大笑三声。

    瞧瞧咱小叔多会说话,不像徐渣渣两口子,踩着别人就痛快了?

    呵呵

    田欣毕竟是见过世面的,稍微一愣就回过了神。

    她貌似此时才认出江谨言,试探着:“您……就是玛利亚医院的江院长吧?”

    真假,凡是c市有头有脸的人物,谁不认识江谨言?

    不过这个田欣到底是什么身份?

    苏芷只知道她家里有钱,没有仔细打听过。

    姓田,感觉好熟悉的样子。

    “我是江谨言。”江谨言笑笑,把出神的苏芷不着痕迹的搂进怀里。

    田欣夸张的双眼一亮:“原来真是你,我就说嘛,对了江院长,我妹妹自从出院后就一直念叨你,说你是她见过的最温柔的医生。”

    江谨言镜片后的眼睛暗了暗:“你妹妹是……”

    “田甜啊,她前段时间刚在你们医院做的阑尾手术,听说还是你亲自主刀的,真是非常感谢。”田欣笑得异常端庄贤淑:“我们家田甜从小娇生惯养,性子有点野,江院长,她没给你惹什么麻烦吧?”

    江谨言还是笑:“照顾病人是护士的事,你谢错人了。”

    此处应该有掌声,但是苏芷没那个心情为江谨言的口才喝彩。

    她想起来了,那个田甜不就是那天晚上她看见的那个把衣服拉得低低的,对着江谨言抛媚眼的女人吗?

    我操,这到底是什么孽缘?

    姐姐抢走了徐明阳,他妈的,妹妹又要来抢江谨言吗?

    苏芷恨不能喷田欣一脸,尼玛,我苏芷上辈子是不是挖了你家祖坟啊卧槽。

    苏芷下意识一把搂住了江谨言的眼,这是姑奶奶看上的男人,姑奶奶还没出手呢,谁敢抢姑奶奶就跟她撕。

    江谨言感觉到苏芷瞬间的变化,他老狐狸一样的人,能想不到这货在别扭什么吗?

    自从那天在医院见过之后,苏芷就故意躲着他,他难道没察觉?

    不可能啊,小叔是谁?

    那是连齐非都怕怕的腹黑男一枚。

    田欣脸色僵了僵,又道:“没谢错,江院长妙手回春,我父亲正准备给玛利亚医院送面锦旗呢。”

    苏芷就乐了,故意对江谨言疑惑道:“小叔,阑尾手术貌似跟妙手回春不沾边吧?那你上次把一个被汽车轮了又轮的只剩下一口气的重伤患者救回来算什么?人家给你送锦旗了吗?”

    江谨言摇摇头:“没有。”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