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86章小叔的心意,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86章小叔的心意

    第186章小叔的心意

    晚上洗漱完上床,向晚歌就骑在秦墨池身上折腾。

    “池舅舅,你说我这个主意好不好?”

    秦墨池沉着脸不说话。

    “你说话。”

    秦墨池捏住他家宝宝小小的下巴,眼中划过一抹冷光:“那个教官也会去?”

    “啊?”

    “……”

    向晚歌就卧槽了。

    “呵呵,应该吧”不是应该,是必须呢。

    教官也是学校的老师,专门负责训练她们的体能,据说还是从特种大队专业回来的。

    呃,扯远了。

    向晚歌瞅瞅她家池舅舅的脸色,立刻凑上去在对方脸上接连吧唧几口:“所以我才要带着你去啊,给我长脸,让她们都羡慕嫉妒恨去,怎么样?”

    “可以”

    “哎哟就知道你会答应,那我小舅呢,你觉得他会答应吗?”

    “会。”

    向晚歌一咕噜从秦墨池身上爬起来,抓来手机就给江谨言打电话。

    也没说别的,就说她和苏芷要回母校参加校长的生日聚会,让他当苏芷的男伴儿。

    江谨言果真答应了。

    放了电话,向晚歌点点头:“嗯,你说的对,我小叔心里肯定也是中意苏芷的,他比你还腹黑呢。”

    很快,谭校长的生日到了。

    这老头其实在向晚歌毕业后就退休了,退休后在家闲着无聊,才会想起把他喜爱的门生召回来聚聚。

    请的人不少,拖家带口的,得有一百多号人。

    其中就有专门请假回来的徐明阳和他老婆田欣。

    向晚歌和苏芷约好了在老校长家门口碰头。

    当苏芷看到突然冒出来的江谨言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

    向晚歌朝苏芷眨眨眼,挽着她家池舅舅的胳膊先走了。

    苏芷特么想上去打她一顿,死丫头,不带这么玩的。

    她想哭,人家好不容易淡了对这个男人的念想,那双眼睛朝着她一笑,这几天的努力就特么白瞎了。

    “小叔,你也认识谭校长?”

    “不认识。”江谨言笑着说:“我是专门来给某人壮胆的。”

    “啊?”苏芷懵逼三秒,转身就追向晚歌:“死丫头,我要跟你拼命。”

    …

    这样的聚会其实就跟同学聚会差不多。

    因为是老校长喜爱的门生嘛,所以这些人几乎都是在岗的。

    有些高年级的师兄师姐不认识,认识的人就凑在一堆,聊工作,聊案子,聊升迁。

    所以当秦墨池和江谨言进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同时一愣。

    他们是认识这两人的。

    林成和张浩也在,两人过来打了招呼。

    向晚歌和苏芷带着两人去给老校长拜寿。

    那老头儿也是个奇葩,看着秦墨池和江谨言连说三个“不错”,搞得跟选女婿的。

    向晚歌跟他没大没小惯了,当时就说:“那当然,我选的老公还能有错?”

    老头儿脸色一沉:“你给我好好上班就是给我老头子长脸了。”

    得,向晚歌无言以对。

    四人拜完寿出来,迎面就碰上了徐明阳揽着他老婆的腰走过来。

    苏芷下意识抓住旁边的人,她以为是向晚歌,低声道:“死丫头,我想揍他。”

    江谨言笑笑:“需要我帮忙吗?”

    苏芷身子一僵,猛地抬头,傻逼了。

    tat

    正想找个狗洞钻一会儿,苏芷突然只觉腰上一紧,人已经被搂进一个温暖的怀里。

    “小叔?”

    江谨言低下头,用下巴亲昵的在苏芷额头上碰了碰:“别怕,要不要上去打个招呼?”

    苏芷那货没出息的差点晕了。

    江谨言眼中全是笑,似乎很满意她的稚嫩青涩。

    又温柔地问了一遍:“要不要?”

    要,当然要啊

    苏芷现在也想明白了,徐明阳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贱人。

    想当初她追着他跑的时候,他并没有一口拒绝说一句“苏芷,我不喜欢你”,而是闪烁其词,什么“我们应该以学业为重”啦,什么“你还小,这种事先不急”啦,什么“我想继续深造不想谈恋爱”啦,我呸

    这不就是吊着她呢么?

    好吧,人家要出国了,要成博士了,找到一个更有利的助力了,就特么一脚把她踹了。

    在徐明阳被警校保送读博这件事上,他敢拍着良心说没有利用苏芷她爹么?

    苏芷有时候想想都特么想撞墙。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徐明阳那混蛋早就知道苏芷不过是他一个跳板,以后是要抛弃的,所以并没有骗了感情又骗色。

    估计是怕动了苏芷后面就不好脱身吧,毕竟苏芷她爸大小也是一个副局长。

    现在看见这个男人,苏芷恶心得只想吐。

    “要,怎么不要。”苏芷立刻变成了斗鸡:“小叔,等会万一我没忍住想动手,你记得把我弄走,我可不想因为这个人给人看笑话。”

    “好。”

    因为向晚歌走在他们前面,所以,那货先跟徐明阳对上了。

    “徐师兄,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徐明阳脸色不变,还是以前那副质彬彬的样子。

    向晚歌抱着秦墨池的胳膊:“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老公,秦墨池。墨池,这是我徐师兄,以前跟我和苏芷的关系很好的,这位是嫂子吧?”

    “这是我爱人,田欣。”徐明阳朝秦墨池伸手:“秦总,久仰大名。”

    秦墨池在外人面前惯常冷酷,他知道他家宝宝讨厌这个男人,还会跟徐明阳握手?

    想得美

    秦三爷连看都没看徐明阳一眼,无视的彻底。

    徐明阳那阳春白雪般的脸瞬间姹紫嫣红起来。

    倒是他那个老婆是个稳得住的,抿唇笑了笑,把徐明阳尴尬的手不着痕迹的握在手里,道:“我们是来祝寿的,先去见过老校长,两位请便。”

    话音刚落,一道娇俏的声音穿进来:“别急啊,徐师兄,这么久没见,招呼总要打一个吧?”

    苏芷笑嘻嘻的,神色已经正常了。

    向晚歌的视线在苏芷腰间扫了扫,兴奋的在秦墨池腰上掐了一把,凑上去说悄悄话:“池舅舅,你说的对呢,看我小叔。”

    三爷黑脸,这丫头什么时候多了掐人的毛病?(向晚歌:还不是你宠出来哒)

    看见苏芷,徐明阳的脸没那么自然了。

    不过这个男人确实是有准备而来的。

    当年苏芷追他闹得满校皆知,这种事瞒不住,所以他就没瞒着他老婆。

    于是,一直不动声色的田欣出场了。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