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85章不高兴,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85章不高兴

    第185章不高兴

    向晚歌简直想给她小叔跪了,“这怎么能随便呢?”

    江谨言就只是看着他侄女着急,笑得那叫一个急人,向晚歌想撞墙。

    突然,一道惊天霹雳从她脑子里滑过,向晚歌狐疑又惊讶的看着江谨言:“小叔,你该不会……”

    “什么?”

    “你该不会是……弯的吧?”

    江谨言:“……”

    向晚歌越想越觉得这个猜测可能啊,听她亲亲妈咪说,这么多年,就没有一个女人入小叔的眼。

    圈子里的名门淑女还少吗?

    江晋安年轻那会儿因为刚洗白,名门淑女是不会嫁到江家来的。

    但是轮到江谨言就完全不一样了啊,江家家大业大,江谨言又帅得人神共愤的,那对安心抛橄榄枝的名门淑女就多得不得了。

    以前还拿找向晚歌当借口,现在向晚歌也回来啦,他对自己的婚事还是半点都不上心。

    安心都愁得白头发都要长出来了。

    向晚歌看看对面的江谨言,老神在在的,真是恨得人想咬他几口。

    “别那么看你小叔,你小叔我,直的。”

    “真的?”向晚歌还是怀疑。

    江谨言干脆敲了敲侄女儿的头:“你们这些小丫头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有的没的呢?”

    “们?”向晚歌捕捉到一个关键词。

    江谨言却笑笑,没有继续说下去。

    江谨言狡猾的跟狐狸似的,向晚歌哪是他的对手,叔侄两聊了半天她都没能从他嘴里套出半句话,更别提对苏芷是有意还是无意了。

    不过向晚歌确定一点,呵呵,小叔不是弯的,这就好。

    回到苏芷那边,张慧居然还在拉着苏芷聊天。

    苏芷那张脸简直已经不能看了,还是秦牧看不下去,把他妈弄走了。

    苏芷松了一口气。

    “不好意思,我妈平时不是这样的。”秦牧很抱歉:“她一个人孤单久了,难得遇到一个她喜欢的人,所以就没收住。”

    “呵呵,没事,我也挺喜欢伯母的。”才怪,苏芷觉得她可以去死一死了,这都叫什么事啊。

    结果晚上的聚餐,苏芷还是走了。

    既躲着江谨言,也是躲秦牧。

    秦牧跟别的世家子弟不一样,他不会送花送豪车。

    相反的,他很贴心,很细心,很绅士,当他盯着人看的时候会让你产生一种你已经属于他的错觉。

    他很自信,站在苏芷身边的时候苏芷总是有一种两人正在交往的诡异感。

    这种感觉来的莫名其妙,其实人家也没做什么,甚至没有动手脚,但是苏芷就是觉得不止她,别人看到肯定也会这么想。

    苏芷不喜欢这样。

    她不喜欢秦牧,就不想跟他有任何牵扯。

    因为惦记着苏芷,晚上的聚餐向晚歌就觉得很没劲,早早就散了。

    看着江谨言神态自若的上了车,向晚歌真想把他揍晕直接丢到苏芷床上去。

    晚上躺在床上,向晚歌跟她家池舅舅闲聊。

    “你跟我小叔在一起的时候聊过女人没?”

    “聊过。”

    向晚歌双眼一亮:“谁?”

    “你。”

    眼中的亮光暗下去了,向晚歌不满道:“我们办公室的师兄师弟们在一起三句话不离女人,你跟我小叔还是不是男人?”

    某个被质疑的男人危险的靠近:“宝宝,池舅舅是不是男人你不知道?”

    ==

    “我的意思是,你们以前在一起就没聊聊喜欢哪种女人,希望找个什么样的女人当老婆吗?”

    “没有,没空聊那些。”

    “那你们都聊什么?”

    “生意。”

    “……”

    正当向晚歌沮丧的想咬人的时候,一只大手顺着她的肚子一路摸上去,秦墨池贴着她的脖子和耳朵,哑声道:“小笨蛋,你小叔喜欢苏芷,别担心。”

    “真的?”向晚歌兴奋了:“他跟你说的?”

    “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

    “猜的。”

    我呸,向晚歌一把按住某人的大手,不高兴,不给摸。

    三爷那个火大。

    “怎么,不相信池舅舅?”

    向晚歌心里很不得劲,苏芷是她最好的朋友,现在又是她老妈的干女儿,她当然希望她幸福。

    妈的,都怪徐明阳那个败类。

    如果苏芷第一个遇到的男人是小叔,她肯定会像追徐明阳那样猛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畏首畏尾。

    想到这向晚歌心里也火大起来,转身掐着秦墨池的饿下巴警告:“你以后要是再敢负我,我绝对把你大卸八块丢进护城河喂王八。”

    秦墨池皱眉,他家宝宝真是越来越暴力粗鲁了。

    不过,三爷喜欢

    秦墨池一把搂住向晚歌的腰,两人的身体紧密相贴,动情道:“宝宝,我爱你,此生,只爱你。”

    “这还差不多。”小女子心里得意了,身子蛇一样缠上去猛蹭,笑得像个妖精:“我小叔真的喜欢苏芷?”

    “应该吧。”看江谨言疼向晚歌那股劲儿,凭秦墨池对江谨言的了解,那两人迟早发生点什么。

    “那,咱们帮他们一把呗。”

    “不,咱们别插手。”

    向晚歌一想也是,江谨言情商智商那么高,只要他喜欢苏芷,还能干不过秦牧?

    如果他不喜欢苏芷,她跟着掺一脚算什么事呢?

    见怀里的人还在胡思乱想不专心,三爷拉着她直接往他身上撞,让她感受到他的变化。

    第二天上班,向晚歌换了制服就去检验科找苏芷。

    那货果然趴在办公桌上发呆。

    “想什么呢?”

    苏芷看了她一眼:“你说我要是直接跟你侄子说‘我不喜欢你,你以后特么别出现了’,他会揍我么?”

    “不会。”向晚歌摇摇头:“不过,他肯定不会那么轻易就放手。”

    “是吧,我也觉得他那种人干啥都不像开玩笑。并且,人家也没明确表示要追我。”

    “瞧你这点出息,被人追你烦个屁啊。”

    “对了,谭校长的生日请你了么?”

    “请了啊,那老头还让结了婚带着另一半去,到时我就拉着我家三爷去给我长脸。”

    苏芷长长叹了一口气:“是啊,所以,徐明阳那王八蛋会带着他老婆回来。”

    “我操”

    向晚歌眼睛一转,一个绝妙的主意生成。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