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27章咱还是走吧,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27章咱还是走吧

    第127章咱还是走吧

    去秦家向晚歌是不怕的。

    她最不怕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罪犯,另一种就是仇人。

    如果不是因为身上穿着警服,向晚歌很想揍秦素一顿。

    这女人太坏,太恶毒,偏偏拿她没有办法。

    下车的时候,向晚歌变成了一只斗鸡。

    小脸绷着,小腰挺着,关车门的时候特用力。

    秦墨池忍不住勾了勾唇。

    过去牵起对方的小手,目光满是暖意,“别担心,她早已经拿我无可奈何。”

    向晚歌没好气的嗤了一声:“你想多了,我只是想到要看见秦素心里才不痛快。”

    秦墨池也不翻脸,小心翼翼扶着小妻子的腰,“不管怎样,我们的目标还是一致的。”

    进了屋,秦家的人又是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好似一个守规矩的大家族。

    其实个个都是混蛋。

    “小婶婶,你今天很漂亮。”

    向晚歌这才注意到秦野那货竟然把头发剪了,现在看着不那么妖孽了,帅得不行。

    “怎么?小婶婶是不是突然发现我比小叔帅?”

    “那确实。”

    秦野摸着自己的脸陶醉着:“我就说我可以靠脸吃饭的,我家美女非要我靠实力。”

    “你实力在哪?”向晚歌翻个白眼:“给我放大镜,看不见。”

    秦野乐得停不下来。

    他就喜欢向晚歌这个性,可惜,这是他小婶婶。

    不敢调戏。

    被他们这一番插科打诨,秦老太太的脸更难看了。

    还有秦素,简直恨不能在向晚歌身上剜一个洞出来。

    这母女两刚得知向晚歌怀孕的消息,气得差点厥过去。

    给陆瑜打电话,才发现电话已经打不通。

    陆瑜自从去了b市就没想过跟秦素联系。

    这样的大嫂,谁家摊上谁家倒霉。

    所以她换了电话,谁都找不到了。

    秦素和秦老太太那也不是吃素的,秦墨池绕这么大一圈为的是什么她们能不明白么?

    果然常年养鹰,到底被鹰啄了眼。

    秦野在恒瑞的身份也还没公开,等她们知道陆家进了秦墨池的手,那表情估计才叫精彩。

    两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向晚歌的肚子,满满的都是恶意。

    秦墨池侧身挡住两人的视线,两口子跟秦素隔了一把椅子坐下来。

    他们刚坐下,坐在张慧身边的飒仪态端庄的过来了,手里拿着一只首饰盒子。

    她是个没规矩的,做啥全凭自己开心。

    把盒子塞进向晚歌手里,拍了拍对方的手:“这是见面礼,以后有事找嫂子。”

    向晚歌特想把盒子糊秦墨池脸上。

    不过咱忍了。

    笑话是不可以让敌人和仇人看的,她怎么闹秦墨池都可以,在秦家老宅,就算不给秦墨池面子,却不能丢了自己的脸。

    “谢谢二嫂。”

    哎哟,叫的那叫一个顺口。

    秦三爷的唇角勾了勾。

    他就知道他家的小丫头是个懂事的。

    二嫂表示过了,大嫂张慧也站了起来。

    她早有准备,礼物比较多。

    “逛街的时候无意中看见的,听说是个男孩儿,就顺手买了一些,晚晚别嫌弃。”

    向晚歌瞟了一眼,全是婴儿用品。

    满满一大袋子。

    这明显是专门去买的,这礼物送的贴心,向晚歌自己都还没想过呢。

    “谢谢大嫂。”

    然后是秦野和秦牧,他们送礼的对象不是向晚歌,是向晚歌肚子里的小团子。

    向晚歌第一次当人媳妇儿,结婚又结的突然,完全不懂规矩。

    不过有一点她还是懂了,按规矩,自己不是应该先正儿八经认人吗?

    还有,按辈分,秦野秦牧两只可比自己矮辈儿了呢。

    看出她的疑惑,秦墨池悄悄附耳过来:“秦野秦牧那里我已经帮你表示过了。”

    好吧,本来都怪这个男人,丢脸也是丢他的,不管了。

    见大儿媳二儿媳纷纷向着向晚歌,秦素和王芳的脸色别提多精彩了。

    还是秦老爷子实在看不过去,咳了一声,警告秦墨池别太过分。

    没看你老子端端正正坐在上面吗,还不把小媳妇儿领过来,个不孝子,为了你老子昨天把老脸都豁出去了你现在敢拆我的台?

    秦墨池对秦老爷子的感情可真不好说。

    没恢复记忆之前,他只是为他妈不值。

    对自己私生子的身份也很恼火。

    所以,他身边的人都不敢喊他三爷,因为他一直痛恨这个身份。

    后来还是向晚歌觉得三爷这个称呼好玩,齐非那货才蹬鼻子上脸开始叫了。

    恢复记忆之后,秦墨池对老爷子的不满就更甚。

    只是猛地清醒过来,才发现仇人和怨恨的人都老了,秦墨池这心情就别提了。

    于是他把仇恨转移到了陆家和秦素身上。

    这会儿,老爷子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不说别的,就凭昨天那种场面,没老爷子压阵,他肯定办不成。

    牵着向晚歌的手,两人站到了老爷子和王芳的跟前。

    王芳的目光冷得直掉冰渣。

    昨天秦墨池大婚,高堂里面没有她,这简直是就是啪啪打脸。

    可是秦墨池已经不是那个十来岁的孩子,能够说赶就赶。

    现在要赶人的话,赶走的绝对不是秦墨池,而是寰宇国际的半壁江山。

    每每想起这个,王芳就心疼得肝儿颤。

    “不敢当,你们还是坐着吧。”王芳架势十足的接过佣人递上来的茶,摆明了不承认向晚歌。

    向晚歌就乐了。

    这老太太该不会以为自己要敬茶吧?

    她可真是想多了。

    向晚歌只看老爷子,甜甜一笑,“老爷子,我现在终于进门了,叫我们回来是要收买我吗?”

    老爷子一愣:“小丫头说什么胡话,一家人,为什么要收买你?”

    “一家人吗?”向晚歌看着秦素:“我不这样认为啊,这位谁啊,咱们秦家有这号人吗?”

    “你……”秦素嚯的一声就站了起来。

    向晚歌不给她开口的机会,“老爷子一辈子英明神武,只是我想不明白,像这种坑了陆家,与黑社会勾结,走私买凶杀人的人竟然还能堂堂正正的坐在这里,啧啧……”

    向晚歌小鸟依人的靠近秦墨池怀里:“三爷,咱们还是走吧”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