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25章三爷好手段,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25章三爷好手段

    第125章三爷好手段

    “敢碰我,你就试试”

    向晚歌瞪着秦墨池,一直瞪到他缩回手。

    “行,我先洗。”秦墨池到底不敢造次,老老实实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五度。

    他先进浴室洗,洗完了把浴室收拾了一遍,估计没有可以物品会绊倒向晚歌了,才棒向晚歌找出浴袍。

    向晚歌是怀孕,又不是受伤,其实没那么夸张。

    可能是刚生出来那会缺过了,后来长大开始练跆拳道后她的身子就一直棒棒的。

    除了血压有时有点低,这个估计是遗传,随了安心。

    怀孕四个多月正是胎稳的时候,身子也还没变的笨重。

    她冲了个澡,出来一看,秦墨池靠在床头看手机呢。

    心里顿时很烦,同床共枕估计跑不了了。

    秦墨池关了手机,拿了一条干净的毛巾过来。

    向晚歌也懒得动,就那么站着。

    毛巾罩下来,包裹住她湿漉漉的头发,轻轻地揉。

    秦墨池原本是不打算解释了,但是想到齐非很可能已经跟外面的人说清楚了,那他就必须也跟向晚歌说清楚。

    总不能让双方父母帮着求情吧?

    秦三爷还没那么菜。

    并且,小媳妇儿是要自己哄的,他也不想这小丫头天天跟他闹。

    以前那个开朗又大胆的小丫头多招人疼啊,把人伤成这样子,自己造的孽,就得自己收拾。

    等擦完头发,向晚歌钻进被窝,秦墨池也只能厚着脸皮躺过去,隔着被子把人搂进怀里。

    “宝宝,我知道你伤心了,失望了,恨不能我消失,但是请相信我,我对你的心一直就没变过……”

    秦三爷不擅长说情话。

    尤其是这样低声下气的求原谅。

    他尽量放轻语调,把自己做过的那些破事一件件重新拎出来分析给向晚歌听。

    这一次,向晚歌倒是没有闹,他说,她就静静的听。

    听完了,向晚歌的总结是,这个男人真狠。

    他把所有人都算计到了,江家对付陆家的空档,他竟然还能用半年的时间弄一家公司出来。

    公司弄出来不说,最后还吞了陆氏。

    向晚歌差点给他鼓掌,三爷好手段,点一万个赞。

    可惜向晚歌无动于衷,一直闭着眼睛,一大段沉默过后,这货睡着了。

    秦墨池听见她轻微的呼吸声,这才小心翼翼掀开薄被钻进去,又小心翼翼把人捞进怀里,这下妥帖了,全身都对劲了。

    怀里抱着小丫头娇小的身子,心里也踏实了。

    这才是人过的日子啊,三爷心底一声长叹。

    也不知道小丫头到底听进去多少,这气什么时候才能消。

    不过三爷真不着急。

    他搂着小丫头的腰,嗅着她的发香,跟着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向晚歌还在半醒半梦中,耳边就传来秦墨池刻意压低的声音。

    “……记者招待会?她想说什么?把我逐出秦家?随便……你不用管,这是老爷子应该操心的……s市盯紧,别的都交给秦野处理……没事。”

    秦墨池挂了电话,回头,向晚歌正看着他。

    她睡的好,皮肤粉透粉透的,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要亲一口。

    他也这么做了,几步过去,勾住向晚歌的下巴在她唇上亲了一口。

    “早”

    “……”

    向晚歌超长的反射弧这会儿正在回忆秦墨池昨晚说的话。

    有几个重点。

    一,陆瑜跟他没关系了,这个暂且不提,以后再说。

    (秦墨池没提陆瑜已经离开的事,三爷觉得陆瑜是他开口赶走的,这事儿做的不地道。这跟他当初喊向晚歌滚不一样,向晚歌是他心里的人,嘴上喊滚,心里疼着呢。陆瑜是嘴上喊人离开,他心里也觉得陆瑜应该离开。这是个冷酷的男人。)

    二,他一直站在江家这边,从没有二心。

    这一点向晚歌她爸她叔就能判断,向晚歌也懒得提,早晚见分晓的事儿,不急。

    三,这一点最重要,陆瑜说秦墨池妈妈的死陆家也参与了,所以她才会回来赎罪。

    陆瑜的初衷向晚歌相信。

    虽然没怎么接触过这个女人,但是向晚歌心里一直就没讨厌过陆瑜。

    那是一个相当理性且值得尊重的女人。

    当然,嫉妒肯定是有的。

    特别是秦墨池那混当故意惹她伤心,故意赶她走,故意跟陆瑜亲密的时候。

    扯远了,向晚歌这会儿琢磨的是,既然那场吞没秦墨池妈妈的火灾是人为的,陆家还参与了,那,真正的凶手是谁?

    答案呼之欲出。

    向晚歌当初听说秦老太太把秦墨池母子赶到国外就觉得奇怪,按照那老太太的秉性和手段,怎么可能只是赶走秦墨池这对母子这么简单呢?

    原来大招在后面。

    出手就要人命。

    刚才秦墨池电话里的“她”不用猜,肯定是秦老太太王芳。

    昨天秦墨池结婚,高堂里面就秦老爷子一个人,现在老太太知道了,不闹才怪。

    被亲了一口,向晚歌也没注意,气愤道:“秦素和王芳是凶手,是吗?”

    她这话没头没尾的,但是秦墨池却立刻听懂了。

    她的小丫头果然是干警察的。

    “这些事不需要你操心,乖”

    这意思就是默认了。

    向晚歌很生气,为什么有人就是那么狠?

    是,被人抢了老公,换了哪个女人都该恨。

    可在这场婚外情中,秦老爷子就没责任吗?

    据说,老爷子年轻那会儿可能折腾呢,只不过秦墨池他妈入了他的眼,还生了个儿子。

    “老爷子太差劲”向晚歌对事不对人,三个人的事情不好说。

    秦墨池嗯了一声:“我妈也常说不该轻信他,不该受了迷惑,不该插足别人的婚姻,所以她付出的代价是生命。”

    他说这话时表情冷酷,浑身直冒寒气。

    向晚歌心中一紧:“那秦老太太……”

    “你放心,我妈让我不要报仇。”

    不报仇?

    一条命。

    柳月芬二十年的青春。

    更可恶的是,王芳把情敌都弄死了,对情敌的儿子依旧苛刻,完全没有半点悔意。

    向晚歌知道,按照秦墨池的性子,他不会要王芳的命,但是绝对不会让她舒坦。

    再说,坏人已经很老了。

    秦墨池看着向晚歌黑漆漆的眼睛,暖意一点点回来:“但是有些人,却不能原谅。”

    向晚歌清楚,他这句话是指秦素。

    酒店那场火,向晚歌现在每每想起也心有余悸。

    不过她很少想,因为比起当时窒息般的难受,最让她刻骨铭心的的是她看着秦墨池抱着陆瑜从她眼前离开时的绝望。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