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113章上赶着当便宜爹,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13章上赶着当便宜爹

    第114章上赶着当便宜爹

    齐非从外面晃了一圈回来,刚好接到秦默池。

    “三爷,大少去恒瑞的事,老爷子那里……”

    “老爷子心里有数。”

    “二爷的耳目太灵了,说真的,我一直以为他对亚洲没兴趣呢。三爷,欧洲那边咱们是不是也该放在心上了?”

    “我心里有数。”

    秦默池掏出手机,打开了图库。

    他的手机里全是向晚歌的自拍,这还是齐非某次无意中发现的,他自己都不知道那个小丫头什么时候用他的手机拍了那么多照片。

    里面竟然还有跟他的合照,有睡着时向晚歌凑到他脸上玩亲亲拍的。

    有他看件是她趴在他背上拍的。

    更多的是两人的单人照。

    有他的泳装照,睡衣照,家居服照,刮胡子、喝咖啡、浇花、跑步各种各样的私照。

    看到这些照片,秦默池自己才猛地发现,原来他是如此的居家,没有应酬的时候一般都在家呆着。

    此刻,他看的自然是向晚歌的自拍。

    小丫头古灵精怪,怎么搞怪怎么拍。

    涂面膜的,贴了黄瓜片的,举着剪刀手的,挤眉弄眼的,跟苏芷一起逛街购物的,眼花缭乱的很。

    其中有一张,是唯一一张秦默池对着镜头的合照。

    背景是水木兰亭公寓的卧室,两人正准备睡觉,秦默池搂着向晚歌,两人幸福的笑脸被定格在相框里。

    秦默池看着自己唇角的笑意,恍如隔世。

    图库里还有一张是新拍的。

    b超照拿在身上不方便,秦默池就拍进手机里,随时想看了翻出来就是。

    “三爷?”

    齐非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又叫了一声:“三爷,跟王董的约快到时间了,是直接过去,还是叫了赵律师一起?”

    秦默池的眼睛终于从手机上拔出来:“王董那单已经没有悬念了,这事儿你正好交给秦野去办,让我先看看他的能耐,你把我送到公安局就跟秦野走一趟吧。”

    说完,他的视线又落回了手机。

    齐非感叹,自从三爷发现手机里有照片,他的手机就再也没有断电过。

    …

    “丫头,走,姐姐带你吃好的去。”

    苏芷放下包就开始帮向晚歌整理办公桌。

    局里有新案子,她爸这会儿还在跟林成他们开会,这货就瞅准了机会早早开溜。

    晚了的话,就又要被她爸抓回家去。

    向晚歌摸了摸肚子,小心翼翼伸了伸懒腰,“你的工资能坚挺到十号么?”

    “滚犊子,我的工资肯定能坚持到十一号。”

    “贱样。”

    “趁姐姐现在还有资本卖萌,赶紧啃几年老,再过几年我就没脸再朝我妈伸手了。”

    “说得有道理,你别忘了,你还有干儿子养呢,过年的压岁钱啊,生日礼物啊,六一儿童节啊,中秋的月饼啊,等等等等,你以为你跑得了么?”

    向晚歌一遍念,苏芷就一遍掰着指头算,果断决定:“算了,我还是请你喝粥吧。”

    她们要去的蒸菜馆就在水木兰亭附近,以前秦默池也带向晚歌吃过。

    两人嘻嘻哈哈进了店,没有注意到后面一辆白色的卡宴时紧时松的跟着。

    向晚歌选了一个角落靠窗的卡座,挺安静的,用苏芷的话说就是:“现在到处都是辐射,咱们尽量别往人多的地儿钻。”

    等向晚歌吃的半饱,苏芷的话就多起来。

    她是个合格的干妈,必须不能饿着干儿子。

    “丫头,那啥,今天林成找我了。”

    向晚歌正在吃鱼,这家蒸菜馆的蒸腊鱼特别好吃,不像别家的咸,她吃着正好。

    “找你干嘛?看上你了?”

    “呸,人家才看不上我,是看上你了。”

    “哦,本姑娘人见人爱,没办法。”

    苏芷敲桌子:“要点脸吧你,别把我儿子教坏了。”

    向晚歌一遍吃鱼一遍傻笑。

    “你笑个蛋啊,到底什么意思,给个痛快话。”

    “我还能有什么意思啊,我现在怀着孕呢,他要上赶着当便宜爹?”

    说起这个苏芷就忍不住给林成点赞。

    “你还别说,你们头儿要么是个绝世好男人,要么就是脑子有坑,他还真是存了帮你养儿子的心思呢”

    ==

    这货到底是在夸人还是在损人?

    并且,向晚歌怎么听都感觉苏芷这货是在损自己。

    “他真那么说过?”

    “是啊,他说他不介意。”

    向晚歌擦了嘴,有点傻眼。

    “我们头儿肯定是被他妈逼婚逼疯了,要不然怎么能看上我啊?”

    “我也觉得。”苏芷点点头,见向晚歌瞪她,立马解释:“我不是说你不好,林成明明长得又帅,高高大大的,年纪轻轻就是大队长,再混个两年升职是必须的。再说,他年纪也不大啊,才三十一呢,你是不知道,上次他们去咱们母校参加校庆,惹得那些小师妹都疯了。”

    向晚歌煞有介事点点头:“我也觉得头儿够酷,他肯定能遇到更好的女人,你就叫他别犯傻了。”

    苏芷看了向晚歌一眼:“我说,你这意思是……不会还想着那谁吧?”

    向晚歌睨了苏芷一眼:“你指谁?”

    “还有谁,秦默池啊”

    “没有。”向晚歌回答的毫不犹豫。

    “那,修?”

    “……”

    向晚歌默默喝汤。

    苏芷叹了口气:“算了,就当我没提过这两个名字。不过死丫头,我警告你啊,有什么事别憋心里,当心闷着我干儿子,咱们两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你有什么打算,不好跟你爸妈说,跟我和向颖说说也好啊,我们就算帮不上什么忙,给你解个闷也是好的,懂?”

    “懂懂。”向晚歌连连点头:“我没想法,修会一直在我心里,至于别的人,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以后你就别再提了,没意思。”

    隔壁的卡座,秦默池差点把手里的汤勺捏断。

    别的人?

    不在考虑范围内?

    小丫头胆儿肥了。

    想到那天向晚歌听见修再也不会出现的消息时那伤心欲绝的神情,秦三爷这心里就跟被油煎过似的难受。

    那一刻,他简直是从未有过的害怕。

    可是他又不得不那么做。

    现在呢?

    小丫头心里还有修,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