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90章向晚歌不见了,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90章向晚歌不见了

    第090章向晚歌不见了

    陆景庭何时受过这种待遇,并且对方还是一个他不要的女人。

    尼玛,中二少年气够呛。

    他知道向晚歌在泰国,前段儿还亲自跑了一趟泰国,结果没找到人。

    这都快一个月没有向晚歌的消息了,他能不着急么?

    “你个蠢女人,你真当她去旅游散心了?”

    向颖眉毛一扬:“不然呢?”

    “简直愚不可及,我懒得跟你说。”陆景庭砰的一声甩上门。

    向颖看着他的背影出了一会儿神。

    又给苏芷打了个电话,结果苏芷也以为向晚歌是去旅游散心了。

    看来,她是执行什么秘密任务了。

    这事儿得保密,家里的老两口还不知道呢。

    尽管心里担心,向颖却假装不知道,回家还专门上网搜了一些风景照片给老两口看,说是向晚歌发回来的。

    这个时候就可以看出,向晚歌那货有时心粗的可以。

    除了隔几天发个短信报一下平安,连张照片都没有。

    也亏她从小信誉满分,否则不引起怀疑才怪。

    陆景庭在家浪了一天,不知从哪听说江谨言也去了泰国,于是中二少年脑子一热,跟着也跑了。

    …

    某俱乐部。

    向晚歌第一次看人妖表演,震惊得一比那啥。

    美,真美。

    眼睛都不够使了。

    道尔搂着她的腰,宠溺的叉了新鲜的水果直接喂进她嘴里。

    最近一直被道尔抓着秀恩爱,向晚歌已经习惯了,表情特别自然的张开小嘴含住那粒去了皮和籽的葡萄。

    眼睛盯着台上,心里抱歉的朝真微微致敬:都是假的,假的,你义父还是你的。

    一旁的许南被两个美女“伺候”着,敢怒不敢言。

    双眼喷火的瞪着道尔,死王八,女人都被别人上了,你还得意个锤子,绿云照顶了都,呸

    他清楚自己现在就是钓鱼的那鱼饵,道尔这混蛋要钓的鱼就是他哥。

    许南这会儿特别豪气地想要自杀。

    可惜死不成。

    身边的美女见他脸上的肌肉僵硬,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向他身下袭去……

    tat

    要论起流氓手段,许南真心不是道尔的对手。

    刚才喝的酒里有东西,被美女一撩拨,那劲儿就上来了。

    许南一个翻身,压着两个美女就啃起来。

    向晚歌听见动静头都不敢偏头,真是……太丧心病狂了。

    于是许东巴巴儿地跑回来,得到的消息就是他弟弟被道尔照顾得“无微不至”。

    不过许东到底是个人精,就算道尔已经跟许南称兄道弟了,他也不可能就这么现身。

    他一贯的小心谨慎,走一步看三步,最初的激动过去,他敏锐的直觉让他感觉到了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

    许东也说不清楚。

    不过他现在已经回了清迈,这里也算是他的地盘,心里好歹有了底。

    事情还得慢慢来,顺利回到自己的老窝,他也就不着急了。

    于是,道尔和许东就陷入了僵局。

    这俩都跟人精似的,实力不相上下。

    道尔在明,许东在暗。

    江谨言那里也只知道许东就在清迈,他暂时也隐藏在暗处,没有跟向晚歌等人碰面。

    道尔很快就改变了策略,要等许东主动现身不可能,他的人开始大范围暗中查找。

    另一头,许东越想越觉得这事儿不对头,他派出去找许南接头的人回来说根本就近不了许南的身。

    这不明摆着吗?

    他立刻意识到,许南是被挟持了。

    许东当时就惊出一身冷汗。

    于是,这家伙就先动手了。

    倒霉的却是向晚歌。

    最诡异的是向晚歌竟然在道尔的庄园凭空就不见了。

    那天晚上她照旧锻炼了一会儿,洗了个澡,换了干净的衣服,准备看会儿小说就睡觉的。

    睡觉之前,佣人依照惯例给她送来一杯热牛奶。

    那个佣人最近一尺照顾她的衣食住行,她当然不会想到这个人已经被许东收买,那牛奶里面放了麻醉剂。

    等向晚歌醒来,眼前就是许东那张放大的脸。

    “醒了?”许东看了看时间,咂舌:“果然是道尔养大的人,比一般人快了差不多半个小时。”

    向晚歌是接受过特殊训练的,其中有一条就是抗药物训练。

    如果是普通的安眠药,她醒来用的时间还要短一些。

    不过这会儿她没时间计较这么多,麻醉剂的后遗症还在呢,头晕,恶心,许东的脸也模糊着。

    “许东?”

    向晚歌摇摇头,这才发现双手被反绑着。

    许东一把捏住向晚歌的下巴:“小美人认识我,哈哈,我的荣幸。”

    “拿开你的脏手”

    许东一愣,果真丢开了向晚歌。

    向晚歌的神智一点点回笼,头脑也渐渐清晰起来。

    这个混蛋果然是老江湖,能在道尔的地盘上把她抓走,就这份胆识和手段,叫人不得不服气。

    屋子很暗。

    向晚歌快速扫了一眼,这里大概是一间地下室,没有窗户,天花板上随意拉了一根电线,吊着一只昏暗的灯泡。

    屋里也很简陋,除了许东坐的椅子就没有一件像样的东西,角落里堆着一堆纸箱,散发着阵阵霉味。

    嗯,屋里还很闷热,由此可知离地面不是太深。

    “没想到堂堂许东,竟也像老鼠一样藏在洞里。”向晚歌勾了勾唇,要不是她被丢进来的时候脸朝地粘了灰,这个笑容也算是迷人。

    不过,许东对二十来岁的小丫头没兴趣,这一点向晚歌看出来了。

    “洞里?”许东冷笑一声:“哼,岂止是洞,当年我连下水道都躲过。”

    所谓“英雄”,总是能屈能伸的。

    好在,许东不知道向晚歌是假冒的,更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虽然向晚歌这会儿是短发,不过灰头土脸的,许东也没怀疑。

    “东哥好胆识,难怪连我义父的货都敢吞。”

    “彼此彼此,许南落在他手里,看来道尔先生还在生许东的气啊。”

    向晚歌懒得跟他废话:“什么条件,你说”

    “第一,放了许南。”

    “第二,帮助我离开泰国。”

    “第三,帮我干掉江谨言。”

    许东一一数出三根手指,向晚歌的脸最后黑如锅底。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