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第89章陆少,慢走不送,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89章陆少,慢走不送

    第089章陆少,慢走不送

    许东收到消息,他弟弟许南不仅从吉亚村跑出来了,而且还跟道尔频繁在公共场合出入,一点事都木有。

    他立刻给许南打电话。

    只是,电话打不通。

    许东纳闷了,不过他是不会怀疑他弟弟的。

    就猜测许南会不会是被道尔挟持了。

    如果这个猜测成立,那简直是……太好了啊。

    他死都不会猜到道尔会跟警方合作。

    相反的,道尔敢挟持许南大摇大摆的招摇过市,说明他有对付条子的办法不是?

    许东不怕道尔,他怕的是条子。

    所以,确定道尔没有被警方盯着,许东有点坐不住了。

    他跟许南一样躲了大半年,早就按捺不住。

    并且,既然道尔带着许南,那应该是原谅了他当年干的那件蠢事,如果能趁机借道尔的势力东山再起,岂不是妙哉?

    许东有点心痒痒了,恨不能立刻飞到清迈一探究竟。

    不过他好歹做了大哥很多年,耐心是有的。

    另一边,许南急得都快疯了。

    道尔太不要脸了,这不是摆明让自己坑自家兄弟么?

    可是他一天二十小时都被人监视着,就是撒尿身后都跟着一个人,别说跑路,连丢个纸片求救都不能。

    一周后,江谨言那边传来消息,许东行动了。

    老狐狸等了好几天,终于熬不出了,冒险回了泰国。

    张局那里也同时得到了消息,可是毕竟跨国,事发突然,各种相关手续办下来黄花菜早凉了。

    警察满世界跑抓坏蛋那是电影里,实际上麻烦着呢。

    不过江谨言那边没问题啊,于是,这件事干脆就交给他了。

    警民一家亲嘛。

    几路人马齐齐涌进泰国。

    陆家。

    陆景庭躺在沙发上玩游戏,双脚搭在茶几上。

    楼上书房“嘭”的一声巨响,那两口子又在干仗了。

    陆升站在一旁小心请示:“少爷,您不上去看看?”

    陆景庭鼻子里哼了一声,这种事最近隔三差五的上演,他都对此都疲软了。

    又是“砰”一声,疑似花瓶破碎的动静。

    陆升心疼得嘴角直抽抽,真是败家子哦,那书房的花瓶哪一个不值钱?

    秦素正在跟陆宏昌谈条件。

    秦素:“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必须把人给我救出来。”

    “哼”陆宏昌老脸都气红了:“救出来?救出来?秦素,你这个银荡无耻的女人,我陆宏昌是瞎了眼才娶了你。”

    被男人这么骂,秦素也没有更生气。

    “你不救?也行,反正一起陪葬的是陆家。”

    “你……”

    “五千万,你救是不救?”

    陆宏昌愣住了。

    五千万啊,就为救一个林恩。

    而且还是秦素的……情人

    陆宏昌只觉绿云罩顶。

    但是五千万啊,对于现在的陆氏来说,实在太诱人。

    秦素轻蔑的看着陆宏昌,她就知道陆宏昌会妥协。

    就如同他这些年一次又一次对她妥协。

    “可是,玛利亚医院全是江家的人。”现在是紧要关头,陆宏昌也轻易不想去招惹江家。

    江家以前是黑的,能好惹么?

    秦素道:“我得到消息,林恩已经不在医院了,详细地址今晚就能知晓。还有,最新消息,江谨言已经动身离开c市。”

    可是还有一个江晋安啊,陆宏昌沉着脸。

    他是真恨江晋安。

    倒不是因为情敌的关系,而是他这一生的悲哀就源自江晋安。

    但他也同时惧怕江晋安。

    陆宏昌,一个懦弱却又贪婪的小人。

    在秦素和江晋安面前,他永远爷们不起来。

    楼上的动静没了,陆景庭知道他们家总算又暂时平静了。

    中二少年已经对这个家绝望,可是他最近找不到向晚歌,也没地方去。

    看看时间快十点了,他回房换了件衣服,飙车出门。

    这会儿已经初夏,向颖店里的生意很好。

    加上安心时不时给她介绍几个贵妇过去,一个月的利润是她以前当售楼小姐一年的薪水了。

    她请了四个漂亮的营业员轮班,自己当起了老板娘。

    陆景庭推门进来的时候她正在跟一名老顾客聊指甲。

    现在每见一次陆景庭,向颖都会觉得去年的她肯定是中了邪。

    都说人不疯狂枉少年,估计说的就是她了。

    想当初,那个心心念念要给陆景庭生儿子,甚至千方百计逼自己妹妹嫁给这个男人的女人,是她么?

    甚至甚至,爸爸被他们算计的差点坐牢。

    妈妈气得犯了心脏病。

    还有那个孩子……

    每每想起这些,向颖都会有一种鲜血淋淋脱胎换骨的感觉。

    她向来强硬,有些心里话也不会对人说,只有天知道那个孩子没了过后她是如何过来的。

    犹如一盆冰水兜头浇下,她终于醒了。

    想起父母,想起向晚歌,想起她荒唐的爱情,想起那个无辜的孩子,想起跟向晚歌这些年的针锋相对,她躲在厕所里狠狠给了自己两耳光。

    接着就是失眠。

    整夜整夜睡不着。

    等到向晚歌的亲生爹妈出现,嘴上说着让她滚,心里却念起了这些年的点点滴滴。

    向晚歌帮她打架,向晚歌帮她做作业,向晚歌给她讲题。

    每次向晚歌站在台上领奖,在国旗下被表扬,她身边的朋友都说:“你妹妹好棒”

    那个时候,她也是骄傲过的。

    可白天她却依旧装得人模狗样目空一切,只有她自己知道,她那点可怜的尊严已经被她自己踩在了脚下。

    其实现在面对陆景庭,向颖不恨。

    她自己也知道,就算没有陆景庭,也会有另一个男人让她跟向晚歌撕。

    这一架早晚会撕。

    撕完了,她还是向晚歌的姐姐。

    至于陆景庭……

    “你来干什么?”

    “她到底在哪里?”

    向颖看着对面的男人,心想,这确实是一个渣

    不管怎样,她为他怀过孩子。

    真是一点旧情都不念啊

    陆景庭被她看得无名火起,那脸上的同情是什么意思?

    他陆家大少爷需要一个穷丫头同情?

    中二少年立马就火了:“你聋了?说话,她到底在哪?”

    向颖翻个白眼:“无可奉告”说完一指大门:“有困难找警察叔叔,我这开门做生意的,就不招待陆少了,慢走不送。”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