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覃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500章 此爱朝朝 莫挨老子

    韩远烟拉住了他,“行了,你别添乱了,要找也是我找。我昨晚拒绝了他,然后他就在走廊里跟我吧啦吧啦,估计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的朋友拍了照片。至于是不是他让发上去的,就不得而知了。”

    萧北看着她沉思,“想不到,你还挺有脑子的。”

    韩远烟狠狠白了他一眼,“你以为我脑子里装的都是地沟油吗?不管秦墨对我是真心假意,他和苏婧的事儿都膈应到我了。萧北我也劝你,别搀和,让他们俩个自己先把事儿撕扯明白了。搞的我们俩个像备胎一样,你当舔狗觉得上瘾吗?”

    “谁特麽的是舔狗了,我跟你说,我跟苏婧真没什么,这几天我都没住我公寓里。”

    韩远烟吁了一口气,她看着萧北,半天没说话。

    她活了二十多年,不太需要脑子,但不代表她没有。

    她是韩家人,从小优秀的教育和遗传的高智商,她都有。

    她跟两个哥哥不太一样,小时候,她的智商跟二叔很像。

    不过,她没选择二叔的那条路,她有家人宠,她不要活的那么精英。

    嘻嘻哈哈过了二十多年,她现在发现,她该有点脑子了。

    “萧北,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呀?”

    萧北也看着她,这一刻他脑子里没想事儿,就是觉得这样的大烟儿还挺好看。

    他其实本质上跟韩远烟是一样的人,都被家里宠坏了,觉得自己不需要担责任,管玩就是了。

    京都林晓白那件事是他人生的转折点,他得罪了京都周四少,被姐夫给扔到了部队里。

    这个小公举在部队里成长了很多,要不是因为爸爸的癌症,他想他还会在部队里呆的更久。

    爸爸得了癌症,他一个男孩子,需要回家担当责任。

    为了便于管理公司,韩家和萧家的公司合并萧南一个人在打理,他进了公司才发现姐姐多不容易。

    他以前跟萧南关系不好,他总觉得这个姐姐太强势太霸道,可是后来才明白,那不过是她保护自己的壳子,否则在尔虞我诈的商场上,她一个女人会给人啃得骨头渣滓都不剩。

    韩远烽因为萧南太辛苦,把韩远烟也从国外弄回来扔到了公司,韩远烟玩的成分多,可他萧北却要踏踏实实学本事担当责任。

    在俩个家庭之间,在这个复杂的大集团之间,如果他和韩远烟再结婚,那是对韩萧两家最好的结果。

    不过父母们虽然有这个意思,但怕成了怨偶从没逼过他们,这次他跟韩远烟上床被抓,刚好给了他们机会。

    爸爸卧病在床,还不知道能活多久,身后庞大的家庭社会关系如蜘蛛网,把他紧紧给束缚住。

    他喜欢苏婧那种柔韧如蒲草的女孩,但他也知道,如果真要跟他在一起,他恐怕会把家和公司闹得鸡犬不宁。

    沉思许久,他对韩远烟说:“大烟儿,要不咱先结婚吧。”

    “假结婚,稳住家里人。等过几年你拿下公司的大权,你爸爸不在了,你姐姐你妈妈再也管不了你再离婚?”

    “你话怎么说的那么难听?”

    “可我说的是实话,你光考虑你自己,那我呢?”

    “我这不也是替你考虑吗?难道你现在还有更好的法子?”

    韩远烟摇摇头,“没有,但我也不必为了你的幸福牺牲我自己的幸福呀。我们家没你们家那些屁事儿,我只要去找我奶奶撒娇卖萌,再出国躲过一年半载,啥事儿没有。”

    他急的抓头发,“好,算我求你了,你帮帮哥们儿。”

    “那,你给我什么好处?”

    “你想要什么?”

    “第一,结婚了我们各自有独立的生活,不准干涉;第二,家里的家务你包了,我可不洗碗做饭打扫卫生;第三,你给我买套房子,要带花园的小别墅,起码三环以内;第四,婚姻多久你就给我洗脚多久。”

    萧北皱起眉头,第一条他也是那么想的,第二条也简单,家里雇保姆就是了,第三条更好办,就是第四条,她是故意埋汰他。

    见他不说话,韩远烟站起来,“没想好我就先走了,你自己慢慢想。”

    他抓住了她的胳膊,“行,我听你的,洗脚就洗脚。需要不需要小爷给你洗别的地方?”

    韩远烟手指插到他鼻孔里,“流氓。”

    “那定好了,就下午去试衣服,再不去我妈要绑我们去了。”

    他点头,“不过秦墨这事儿你打算怎么办?这么放过他?”

    “不用管他,能掀起什么风浪?以前是我追求的人家,给他带来了什么想法也是应该的,我给他一个机会。你把我们要结婚的消息给放出去”她忽然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的女神要伤心了,她傍不成大款了。”

    “我们本来就没什么,我说了她是借住。她还喜欢秦墨,昨天看到这些照片,哭了一夜。”

    “呵呵,你刚还说你都没住公寓里,她哭了一夜你怎么知道的?是不是你安慰了一夜呀。”

    “你想什么,我是早上去看到她眼睛红了推测的。我把我们结婚的事儿捅出来,估计秦墨也消停了,要怎么办那是他们的事儿。”

    “不做舔狗了?想要成全人家?”

    萧北有些羞恼,“你好好管着你的嘴巴,也到不了没人要只能我娶你的份儿。”

    “切,姑奶奶这是大发慈悲扶危济困,你还不跪下叩谢皇恩浩荡?”

    萧北气呼呼的看着她,看着看着就笑了,伸手去捏她的鼻子,“皇恩你个鬼,老子专治各种不服。”

    她踮起脚去捏他的,“老娘专制阳痿早泄不举。”

    俩个人又和好了,嬉嬉闹闹抱在一起。

    外面,苏婧的手举起来半天,都没落下。

    中午的时候,萧北和韩远烟一起离开的公司,先在外面吃了个饭,才去了旗袍店。

    他们到的时候韩妈妈和萧妈妈早到了,俩个人为了他们的婚礼都定做了旗袍,一个定了枣红一个定了墨绿。

    见他们笑嘻嘻的一起来了,俩个妈妈交换了眼神,都高兴的很。

    俩个人换好了衣服,镜子前一照那就是金童玉女,俩个妈妈你夸我儿子我夸你女儿,眼角的细纹都笑出来了。

    韩远烟笑的不行了,“萧北,你穿这衣服还真别说,那就是民国的纨绔大少爷。快,走两步。”

    萧北这次没恼,他拉着她看镜子里,“我是少爷你不就是少奶奶吗?把头发挽起来,插上两朵花儿,哟,这小媳妇儿,入洞房吧。”

    韩远烟难得的脸红,她跳起来打他,“萧北你找死。”

    他按住她的腰,“当心衣服,挺贵的。对了,我妈给你打了一套金首饰,到时候你黄灿灿的插一头,更美了。”

    韩远烟简直想要打爆他的狗头,“萧北!”

    “行了,别闹了,干正事儿呢。”

    他拿出手机,调到自拍状态,“来来,看镜头,靠过来一点,亲密点。”

    韩妈妈戳戳萧妈妈,“看,拍照呢。”

    “就是,这俩个孩子,真般配。”

    萧北拍完了,觉得挺满意,立刻发了朋友圈。

    韩远烟进去换衣服的功夫出来,他就发了。

    韩远烟问他,“照片给我看看,我给P一下。”

    “P什么,我都发了。”

    “你发了?萧北,你脑子有坑吗?怎么就发了?”

    “不用P你挺美的,就是看着脸比我大点。”

    “放屁,那是你镜头的事儿,我脸明明比你的小。不行,你撤回,我们再重新拍一张。”

    他才懒得理会她,结果韩远烟又追着打他。

    俩个妈妈都无奈了,这俩个孩子呀,还真是冤家聚头。

    萧北的这张照片一发,自然是激起了千层浪。

    他的狐朋狗友,公司里的同事,生意场上的朋友,都惊呆了!

    不过很多人也觉得合情合理,萧北跟韩远烟整天在一起,不结婚才有问题呢。

    韩萧两家亲上加亲,也是一段佳话。

    顿时,祝福的,惊讶的,疑问的,都要把萧北的朋友圈给攻占了。

    这里面最惊讶的人,莫过于苏婧和秦墨。

    这俩个人万万没想到,当自己舔狗的那个,转身就要跟别人去结婚。

    苏婧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给萧北打过电话来。

    萧北刚跟韩远烟闹完了,陪着妈妈们喝茶吃点心,看到苏婧的电话站起来,“我去那边接个电话。”

    萧妈妈白了他一眼,“什么电话还得背着人接?”

    他边走边说,“生意上的。”

    韩远烟给两位妈妈添茶,“都是些听了让人头疼的事儿,他怕破坏您二老喝茶的心情。”

    萧妈妈越看韩远烟越爱,拉着她的手说:“烟烟呀,你以后可得好好管着他。我这个当妈的是慈母多败儿,以后就交给你这个媳妇来管了。”

    韩远烟扮了个鬼脸,“那我妈一定说把我这个不成器的闺女交给您来教导。”

    “这丫头真会说话。”

    俩个老人都是一儿一女,都送了一个给对方,又是婆婆又是岳母,这下都能体谅对方,特别好。

    韩远烟眼尾撩着萧北,眸子里流露出淡淡的不屑。

    就他这个傻x会把苏婧当成无欲无求的仙女,这不,立刻来电话了。

    苏婧快哭了,不是因为萧北结婚受了伤,是她觉得她被韩远烟给伤害了。

    这个女人一下夺走俩个属于她的男人,太狠了。

    “萧总。”

    萧北听她的声音就不对,而且称呼他萧总,显得很生疏,他怜香惜玉的毛病就又犯了。

    “苏婧,你怎么了?不舒服?”

    “没有,就是看到你发的朋友圈,恭喜你呀。”

    “那个……家里人给定下的,我……”

    “其实我也猜到了,您和韩小姐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苏婧,我……”

    “我会从您公寓里搬出来的,您放心,我不会让韩小姐误会。”

    “不用”萧北急切的阻止她,“你住好了,没事。”

    “还是别了,省的韩小姐不高兴。不过,我有句话想要问问你。”

    萧北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胸口闷闷的,“你说。”

    “我给你看的那个照片,她和秦墨,你不在意吗?”

    提到秦墨,萧北那张满是柔情的脸冷下来。

    不过,他也没傻到跟苏婧说出实情,只是淡淡的解释,“烟烟跟我说了,那是误会。不过是秦墨喝醉了她去扶,让人给拍下开的玩笑。”

    “原来是这样呀。”

    听着她话语里的失落,萧北拧起眉头,“苏婧,如果你还喜欢秦墨就回去跟他把话说清楚,我跟烟烟要结婚了,以前的那些不过是大家闹着玩的,我替烟烟跟你说声对不起。”

    他替韩远烟说对不起,还真是把人当老婆了。

    苏婧挂了电话,胸口发闷。

    忽然,有双男人的大手拉住了她,她一回头,看到了秦墨。

    “你怎么在这里?”她是躲在楼梯间给萧北打的电话,没想到他能找到。

    秦墨深深的看着她,“你受了委屈就喜欢躲在这里,我当然能找到。怎么样?知道那位大少爷是耍着你玩了吧?”

    苏婧冷眼讥讽,“你还不是?是不是现在特后悔没收下那大小姐的跑车?要不是你装清高,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人财两失。”

    被揭到痛处,秦墨英俊的五官狰狞起来,不过他还是给压下了。

    轻轻拉住她的手放在脸上,“宝贝,不是我不要,是我根本不喜欢她,就算最后想要跟她好不也是因为你妈要的彩礼把我逼得喘不过气才想出的法子吗?”

    “我妈她再逼你,我有过吗?我还不是照常跟你在一起,为了你去打胎。秦墨,从头到尾,我都没对不起你。”

    “好了好了,是我对不起你。宝贝,我们和好吧。既然人家是拿着我们消遣的,我们也不能中计分开。至于他们给我们带来的羞辱和伤害,我们总有一天要拿回来。”

    苏婧扑到他怀里哭,“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在乎。秦墨,别再离开我了。”

    秦墨抱紧了她,心里却涌起一层层的愤恨。

    这个仇,他一定会报的,他要让那些公子小姐痛不欲生。

    因为怕夜长梦多,萧韩两家给他们定的婚期很紧,但日子短不代表婚礼简单。

    因为他们俩个都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所以两家是要大操大办。

    萧北和韩远烟也正式进入了备婚一族,选新房,买家具,俩个准新人都和平共处,有商有量。

    别的准新人大概还会因为这些事有分歧,他们俩个绝对就不会。

    审美差不多,爱好差不多,又不缺钱,想起什么就干,和谐的一比。

    在公司里,他们也会遇到苏婧秦墨,但大家都心照不宣,淡淡的打招呼,跟普通同事没区别。

    新婚前一天,俩个人去拿了定制的婚戒,足足五克拉的大钻石熠熠生辉。

    萧北给韩远烟戴上,啧啧两声,“这手值钱了。”

    韩远烟觉得大钻石要把自己的手指压断了,“太大了吧?”

    萧北看了看,“这是我妈从嫁妆里找出最好的一颗裸钻了,她嫌小,但胜在粉钻难得,配的上你。”

    女孩哪有不爱钻石的,就算是韩远烟出身名门,这样的粉钻也不多见,她笑眯眯的说:“阿姨对我可真好,嫁给你还有这样的好处。对了,她嫁妆里还有什么好东西?”

    萧北指指自己的脸颊,“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韩远烟笑眯眯的,果然踮起脚尖亲了他一口。

    他一愣,万万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听话。

    而且柔软的小嘴儿亲到脸上的时候,他觉得那点脸皮都跟过电一样麻酥酥的。

    他转过头去,不自然的咳了两声,可韩远烟还是看到他的耳朵红了。

    臭小子,想套路她,没门儿。

    俩个人拿了戒指,一起去吃饭。

    韩远烟想要吃烤肉,这个萧北一直不喜欢。烤肉要烤,他和大小姐都不是爱伺候人的主儿,本着女士优先,他每次都要伺候她吃饱了,而自己不但吃不饱,还弄一身的味儿。

    韩远烟拉着他的胳膊摇晃,“好嘛,陪人家去吃嘛。北哥哥,老公。”

    萧北觉得今天他非死在她手里不可。

    又是亲脸蛋又是叫老公,韩远烟不正常吗?

    他摸了摸她的额头,“你发情了吗?”

    她打在他的手背上,“滚,去不去?”

    看着她凶巴巴的样子,这才是他认识的韩远烟。

    于是他很有气势的说:“去,谁不去谁是孙子。”

    他们去了一家挺有名的烤肉店,因为没预约,包厢没地方,只好在大厅里吃。

    可是没想到,遇到了苏婧。

    她和她的朋友一起,在看到萧北的那一瞬间脸色就白了。

    苏婧最近瘦了不少,头发长长了,更显得楚楚可怜。

    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裙子,大眼睛乌黑水润,粉红的小嘴儿微微张着,显然想说话不知道怎么开口。

    韩远烟也不说话,看好戏似的看着萧北。

    萧北倒是落落大方的跟苏婧打招呼,还说今天他请客,苏婧想吃什么随便点。

    苏婧勉强笑了笑,在他们隔壁桌坐下。

    韩远烟翻动架子上的烤牛肉,小声对他说:“怎么,心又痛了?”

    听说,苏婧跟秦墨彻底分了,就是因为他们俩。

    韩远烟自己一点负罪感都没有,她很明白,他们俩个分跟自己没关系,就是不知道这位爱怜香惜玉的萧大少是怎么想的。

    萧北也没觉得跟自己有关系,可是看到苏婧那双会说话的忧郁眼睛,他就觉得他亏欠她。

    说白了,萧北骨子里还是挺大男人的,遇到这种小白花满心的怜惜,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韩远烟难得动手,给他夹了块牛肉,他心不在焉的咬了一口,夹生。

    他瞪她,“你忒坏。”

    韩远烟咬着唇坏笑,“活该,姐这么大的美人在你面前,你还想别的女人,就该给你吃生肉。”

    他们这桌先吃完的,临走时候萧北过去打招呼,韩远烟顺势说:“婚礼那天早点来,萧北给你请帖了吧?”

    苏婧勉强点点头,“嗯,祝你们新婚幸福。”

    离开了烤肉店,韩远烟对萧北说:“怎么?后悔了?现在还来得及。”

    他瞪了她一眼,“来得及什么,你别胡说。”

    她歪着头去看他,“我没胡说,我看你的魂儿没了。”

    他忽然问她,“你请秦墨了吗?”

    “请了,我们部门的人,当然要叫上了。你为什么这么问?”

    “他们俩个真的分了吗?”

    “你问我干吗,去问你的苏妹妹去。那什么,我回家了。”

    韩远烟本来想要跟他说点事,看他这个熊样子忽然就不想说了。

    萧北追上她,“干吗呀,生气了?我送你回去。”

    韩远烟看着他,一脸郑重的说:“萧北,我们都是成年人,做出了决定就要对自己负责任,你懂我的意思吗?”

    他看着她的眼睛,忽然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你别乱想,明天我们就结婚了。”

    韩远烟忽然抱紧了他,“我们不是小孩子,我们会为自己负责任的,对不对。”

    他把下巴搁在她肩头,“嗯。”

    不远处,苏婧看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