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六百四十九章 戾天,厉天行

    辗转从冥界离开,我的身边也只剩下厉天行。

    风信子去了试炼之地,听他说,在那里,他可以最大限度感受到那边,我并没有留他在身边的想法,如果他能像凿齿那般,从一个残破阵法去到那边,我自是高兴。

    至于宣策,我却是选择让他继续留在冥界。

    他的境界还不足以支撑他跟我四处冒险,且族内试炼之地,尚可以使用,在里面,比跟我在外界安全。

    从第二层上来,已是第一界,原本我打算第第二界看一看,因为魔眼在那边儿,不过一件小事却是让我打消了这个念头。

    当我们来到第一界的时候,跟之前来不同,这一次,在枢纽旁边,列队站成了两行,而在队列尽头处,一个将领模样的家伙,一直将目光放在这边。

    我决显诧异,因为这家伙的目光并没有放到我身上,而是一动不动地看着厉天行,确切的说,应该是看着戾天。

    我之所以让厉天行跟我出来,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在之前,我们去见了冥主。

    对于这个自己手下大将选择的依托者,冥主很是在意,甚至还给了厉天行一个东西,不过厉天行神神秘秘的,也没将这东西给我看。

    不过冥主给的东西,又怎么会有差。

    甚至于在上一次他与冥主见面之后,我就察觉到一些不同,这样的不同,不仅仅是对厉天行来说,哪怕是对戾天,同样如此。

    他们现在早就已经成为一个不可分的整体,我能感受到,厉天行跟戾天的气息越来越像,也越来越符合。

    “属下参见将军!”那来人的第一界将领,地阶巅峰的实力,就这么单膝跪地,给了厉天行一个礼。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厉天行居然面色不变,过了半晌,这才一步上前,将那将领给扶了起来,“这么些年,辛苦了。”

    我突然发现厉天行的眼眶有些湿润,相比之下,周围的众人也大都这样。!%^*

    我终于知道冥主把什么还给了厉天行,原来是有关于戾天的记忆。

    戾天和厉天行,仿佛命中注定会成为一个人,它为他而生,他为它而存在,在两人结合的那一天,这些东西就是无法改变的。

    我依旧记得当初戾天那戾气横生的一斩,我也记得厉天行那充满血腥和杀戮的一刀,其实我才是那个最需要说一声你辛苦了的人,不过我却是说不出口,无关其他。

    第一界的众人,厉天行大都能叫出名字,至于一些新兵,他却是没了辙,不过对于老兵来说,这也就够了,能在这么些年后还能叫出自己当年属下的名姓,就这一点,已经足以让所有人疯狂。

    这是尽兴的一夜,没有一个人缺席,城楼上的阴兵都被撤了下来,因为我发现不知何时,冥主出现在了城楼之上。(!&^

    我也喝了挺多酒,此刻摇晃着,听说冥主在城楼,也就迷迷糊糊地上了城楼,“你倒是会体恤你的这帮下属。”

    跟他们说的不错,当我来到城楼之上时,冥主身着一身淡紫色紧致长衫,就这么坐在城楼上。

    若不是我知道她是冥主,这么一眼,我还会以为是谁家的小姑娘。

    “这不是应该的么。”冥主没有回头,一句话算是回答我,借着酒劲,我同样爬上城楼,同样两脚悬空,坐到了冥主旁边。

    冥主也并未避让开,一丝丝极其淡雅的香味儿,从冥主的身上四散而出,只闻了那么一次,这味道便深深留在了我的心头。

    “你跟别的领导人不太一样。”

    “喔?有什么不一样?”冥主饶有兴趣地看着我。

    我转过头,眼神略显迷离,老实说,这个问题我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回答她,这个时候,我有些怪这第一界的酒,将自己的脑袋变得昏昏沉沉,不是那么清醒,且偏偏这酒,无法被外力排出,所以醉酒下的我,也只能这么醉着。

    “既然没想好答案,就别忙着说出来,那会让你失了先机。”冥主抬头,一双美目顾盼流转,静静地盯着头顶灰蒙蒙的天空。

    “这一切,不正是我需要做的么?当初来到这个地方,死了多少人,用了多少人的尸体,才将这壁垒堆了起来,他们都是英雄,也都值得我这么做。”冥主的突然发声,让我整个人直接愣在了原地。

    不过在怔了半晌之后,我却是会心一笑,难怪这些人愿意给冥主卖命,这样的主子,去哪儿找?

    “莫倾池有个不成熟的困惑,想要冥主为我解答。”

    “说。”

    “有关于境界的,我很想知道,境界的顶点在哪儿,修炼的顶点又在哪儿。”

    “为什么会想知道这些。”冥主似有所想,随后小声问道,我并没有隐瞒什么,将四叶跟上官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冥主。

    “嗯,不错,按你来说,他们的确只能算是半步位境。”

    “嗯?”我露出诧异和不解,不过冥主却也很耐心地为我讲解。

    “位境,乃天阶境之后的第一个大境,常人极难突破,因为位境跟天阶境不同,天阶境又称生境,只要突破到这个境界,寿命已经变得极其长远,而位境则不然。

    想要冲击位境,第一件需要做的事,就是散掉现今拥有的一切,称作散攻,这是极其危险的,因为散攻期间,你就跟普通人无异,这很容易受到仇家攻击,所以大多数人不会选择进入位境。”

    冥主说完,随后再一次转身,跳下了城楼。

    “但是如果能进入位境,那无异于是一次质的升华,介时你的意识海会宽广,宽广到一个极其恐怖的境地,而且你还可以随意撕裂虚空,可以赶路,也可将敌手推入虚空。

    进了虚空的人,十死无生,除非境界同样到达位境。而观你所讲,他们都只是撕裂虚空而已,并没有其他太过亮眼的表现,所以半步位境却也没错。”

    冥主轻声出口,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不过对此,冥主却是长叹了一声。

    “位境如果是那么容易就能达到的话。我们恐怕也就不需要继续留在这里了。”这一刹,冥主的面色略显失落,我有心安慰,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么冥主现在,应还已经超越位境了吧。”

    从冥主说的种种,我已经能大致猜测一些,不过对此,冥主并没有否认,却也没有承认。

    “有些东西你不必知道的那么早,到了那个时候,你自然就会知晓,如果太早清楚后面的一切,对你只会有坏处,行了,下去吧,他们还在等你。”

    说完这些,冥主重新立上了城楼,而楼下,阵阵欢声笑语依旧爆发,我看了一眼冥主,也盯了一眼楼下,长长舒了一口气,却也没有再去楼下,反而是爬上了城楼,直接四仰八叉地仰躺在了地上。

    我睡了过去,沉沉睡去,似乎是很久没有这么安稳地睡过一觉,这一觉,我感觉自己睡了很久很久。

    待我醒的时候,冥主已经消失了,而在城楼上,则是出现了一批守城士兵。

    在城楼下,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它应有的秩序。

    我甩了甩头,头还有些晕眩,不过感觉却是好了不少,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厉天行已经准备好在旁边等我了。

    我一睁开眼,除了那些守城阴兵,便只有厉天行那双略显关切的眼睛。

    “醒了?”厉天行似乎在忍着笑意,随后开口,将手伸给了我,我抓着厉天行的手,手臂一用力,整个人被他拽着,直接站了起来。

    我的头还是有些昏沉。

    “等很久了么。”我拍了拍脑袋,想让自己清醒一些。

    “没多久,也就一会儿而已。”

    显然,恢复记忆的厉天行,在这个地方俨然已经混的风生水起,再不是之前那一问三不知的厉天行,而是拥有了戾天的记忆,再一次成为这个地方顶梁柱的厉天行。

    “你是他们的领袖,你本该就在这里?”我看着厉天行,笑着出口。

    “这里随便一个兄弟拉出来都比我强,领袖是当不了了,不过却是可以做个守城的小兵。”

    对于厉天行的话,我却只是笑笑,什么也没说,反而是回头,朝着城墙那面的几个守军大吼了一句。

    “戾天将军说你们昨晚酒量不错。”

    “吼!!”那边传来守城士兵的欢呼。

    “我说的是精神上的领袖,并非实力。”我似笑非笑地盯着厉天行,厉天行同样莞尔。

    “不过我还是应该变强才是,戾天的一切我都记了起来,包括他的一些术法。”厉天行开口,我同样点头。

    厉天行跟我很像,复苏记忆之后,理应更强。

    “现在我们去哪里。”厉天行随即开口,我决显诧异,“怎么,不在这里做你的大将军么?”

    厉天行锤了我的胸口一拳。

    “做什么大将军,你知道的,我闲不住,而且我现在,的确是太弱了,还配不上大将军这个词。”

    我理解厉天行的想法,的确,在这样一个地方,就算别人不说什么,他自己的压力也足以压垮他。

    ——内容来自【书丛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