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香排骨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二百零七章 假客套,真不客气

    第二百零七章假客套,真不客气

    慕容瑾将聚餐定在了初六,毕竟她眼下还有事情要做,故而这事只能缓缓,初六是个好日子,适合热闹。

    因为惦记着晚上还有事要做,所以在万客来用完中午饭之后,慕容瑾便先带着柳柳回去了,至于彩屏,则留下来帮忙。

    毕竟自从万客来开张之后自己院子里的人便会轮流换班来这里工作,而且这边又都是她们的亲人,所以这边也并非完全不受彩屏管。

    况且抛开这些不谈,她们还有姐妹情谊在呢!所以让彩屏留在店里帮忙,带柳柳回去看九姨娘,她还是十分乐意的。

    却说慕容瑾带着柳柳回了相府,还没进门便见李氏正亲自站在门口指挥下人们做事。比如这个灯笼挂的与那个不对称了,那个红绸略高还是偏低啦!总是就完全是一副非常认真的做派,看起来竟是不一般的上心。

    可不是?这可是她在慕容瑾面前好好表现的一个大好时机,她想只要能够将这事办的妥当,难保慕容瑾不因此而改变对自己的看法,从而再让老爷在一旁吹吹风,如此定然能够说动她让她帮忙保住自己的孩儿。

    想到这里,她心中到底还是有些郁气。毕竟这么多年了,她李楠何曾在谁身上吃过半点亏,可偏生慕容瑾这个小贱人却就是不容她安生,所以她发誓,一旦这事过去,她说什么也不会放过她。

    且不说别的,自家瑾瑜那可是很快就会成为太子妃的人。什么是太子妃?那可是未来的皇后,一国之母啊!而自己身为皇后娘娘的母亲,又如何能被慕容瑾这个乡下来的野种踩到头上?

    如此,只要等孩儿的事情稳定下来,她说什么也不会让这小贱人好过。

    只是眼下嘛,为了孩子,她怎么都能忍了。所以虽然心中对慕容瑾恼恨非常,但还是依旧堆着笑,上前讨好地打招呼道:“哟!瑾儿回来了?怎的就没在外面买些东西回来呢?毕竟你出嫁,咱们相府也不是那种没有见地的小户人家,有什么喜欢的只管置办便是,不用怕银子不够。”

    李氏说这话完完全全是为了讨好慕容瑾,也就只是说说罢了,只不想慕容瑾却是当了真。

    “是吗?那夫人倒还真是有心了。”她说罢转向柳柳道:“东西你让人运回来了吗?什么时候能到?”

    柳柳一听便明白了,当即笑道:“都已经整理装箱好了,随后就能运来。”

    慕容瑾点头:“那便好,咱们不是还没付银子吗?既然夫人开口了,都是一家人,咱们也就不见外了。你待会清点清点就带人去夫人那结账吧!”

    柳柳闻言笑得十分得体,一脸认真地回道:“不用清点了,奴婢之前就已经清点过来,就等着付银子了。”

    慕容瑾闻言挑眉:“哦?是吗?你最近办事倒是越来越上道了。”

    柳柳忙谦虚起来:“小姐说得哪里话?还不都是您调教的好。”

    慕容瑾摆了摆手道:“可不全是我的功劳,也得你自己激灵上心不是?”

    这主仆二人竟是一人一句互相谦虚吹捧起来,只看得李氏心里有团暴躁之火在燃烧,险些都要压制不住从胸腔中喷涌而出了。

    这二人到底有完没完?敲诈自己就罢了,居然还如此目中无人起来。当然了,若只是这慕容瑾一个人也罢,左右自己有求于她,而她无论如何也是老爷的种,自己身为老爷的女人歉疚她一点倒也无妨,可她身旁这个贱婢竟然也敢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实在是可恶至极!

    但终究她现在还是有求于人,不得不低头,故而纵然心中万分恼火,李氏终究还是忍下了。

    “瞧你们两个,可谦虚呢!有话赶紧里面说吧,外面风大,别着凉了。”她说这话绝对不是要关心这两个小贱人,而是实在看不下去她们在自己面前这么嚣张了。

    慕容瑾却故作不懂她的意思,甚至还十分礼貌地回道:“姨娘说得是。”说罢便又对柳柳道:“还是先回去吧,那些东西等回头再找夫人清算,毕竟人家可是国公府的嫡女出身,早一点晚一点的总不会少了我们的。外面风大,咱快回去,别着凉了。”

    她这话可谓是完全套用李氏的话,但说出来却是着实让人恨得牙痒痒,李氏都气得险些快吐血了都。

    但慕容瑾却根本不给她任何发作的机会,已经心情大好的带着柳柳走开了。

    “小姐,您都没有看到,夫人气得那个脸色哟,都变了。”一进清秋院的门,柳柳便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边笑边对慕容瑾道。

    李氏的脸色好不好笑慕容瑾不知道,不过她还是被柳柳的这副欢快模样感染了。当即笑着接道:“是吗?那不知她是什么竟然能让你笑成这样,估计一定很精彩。”

    “那可不?”柳柳越说越觉得好笑,不过她随即又道:“只是小姐,那些东西不都是大家伙送的吗,您干嘛要说是咱们买的?”

    说起这个,慕容瑾才觉得有些好笑。那李楠不是就想说好听话吗,她还偏得让她尝尝什么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想到这里,她倒是来了兴致,禁不住搭着柳柳的肩膀一本正经地道:“我这还不是为了多赚点银子嘛!你也知道的,大伙送我那么多东西也是费心尽力的,我总不能让他们白忙活一场不是?而且人家有钱愿意贡献,咱岂不是不拿白不拿?”

    “那咱们要多少比较合适?”白赚些银子柳柳自是高兴,只是她还是有些纠结到底该要多少银子合适。

    虽是多多益善,可万一她说出来那个数,夫人不愿意给怎么办?

    毕竟是白得的,拿着到底有些心虚。

    “这个嘛……”慕容瑾若有所思,却是突然话锋一转:“你不是早就心中有数了吗?现在又问我做什么?”

    刚才在门口的时候,敲诈起李氏来,这丫头可是丝毫也不比她生疏啊?

    柳柳闻言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如实回道:“那侍候奴婢心里不是只想着让夫人多掏点银子嘛,也就没想那么多,自然管多了要去。如今想来却是有些心虚,又不大敢开口了。”

    慕容瑾闻言扬眉:“那有啥?左右不还有我嘛!你只管去要,我还就不信了,她丢得起她国公府的脸好意思反悔。”

    听她这么说,柳柳的眼睛瞬间贼亮贼亮:“这倒也是,既然这样,那奴婢就只管往多了说去。”

    慕容瑾见她那完全一副要干大事的模样,禁不住询问道:“所以你是打算跟她要多少?”

    柳柳想了想,还是有些心虚的开口:“奴婢打算要个八千两……吧!”

    虽然东西不少,但值钱的着实不多。毕竟彩屏那些人都是出自贫苦人家,就算费尽心力也拿不出什么特别名贵的东西。

    当然了,他们的心意还都是很足的。只是这些却无法成为现在跟夫人要钱而强行帮那些东西增值的理由啊!

    所以那些东西虽然装了满满几箱子,可终究也并不值什么钱。所以要八千两的话,还是觉得有点夸张了。

    谁知慕容瑾却道:“是不是太少了点?”

    “呃……”柳柳闻言禁不住吞了吞口水,虽然白拿的银子自是多多益善,可是如果要的太离谱的话,夫人真的会买账吗?

    慕容瑾却道:“怎么?你帮她心疼银子?”

    柳柳忙摇头:“怎么会?奴婢巴不得把她全掏空才好呢!”

    她说这话时颇有种咬牙切齿的味道,慕容瑾见了禁不住便哈哈大笑起来。

    “原本打算要个两万的,不过看在你的面子上就打个折,一万八好了。”

    柳柳赶忙否认:“奴婢哪有什么面子?就算有面子也不给她使。”

    慕容瑾笑道:“大伙送的东西你可以记录在册,我跟你说呀,我说这个数还真是不多,等会你就知道了。”

    柳柳一脸好奇:“知道什么?”但还是第一时间把那册子取了出来:“奴婢怕东西会丢,就多备了一份,毕竟是大伙的心意嘛!”

    慕容瑾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做得好!”

    然后顺手取过册子看了看,便指着某一件的名字对柳柳道:“看见了没,咱们这次收到的手帕共计十六条,等将册子送过去的时候,每个都要单独列出来,而且不能再笼统的称为手帕,而是每一条都要取出相应的名字。想必这些手帕必然都是她们辛苦努力亲手绣出来的,如此,你大可以根据上面的图案来取出相应的名字。比如什么花开富贵啦,云上天来,吉祥如意,但是取个名列出来即可,不用表明品类。到时候如果她问起来,你就说东西太多忘了,回头再核对。至于其它的,也都如此,只管效仿,看着办便是。”

    如此一来,单是听名字的话,一排念下来,给人的感觉定然是价值不菲的。如此,就单是冲着这些高大上的名字,别说是一万六了,就是再多要个两倍,不看东西的话也没人会怀疑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