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六百七十二章大婚(二)

    新郎不算,秦铮……,安桃耳提面命了不知道多少遍,不准硬来,不然跟他翻脸。

    于是武力值爆表的秦铮认怂。

    顾嘉……,顾嘉这会儿缩在人后面,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里面的某个人,声音都不敢发出。

    邢家言……,邢家言两手一摊,“潘子越在里面呢,要不,你先问问她们有什么要求?反正尽量满足就是。”

    凌肃只能摇头,这都一帮什么伴郎?一个个被吃得死死的!

    到头来,还是得他自己上!

    凌肃敲了敲门,深吸了一口气,忽然语气无比的温柔,“老婆,我来接你了。”

    工作室的员工一个个几乎要笑死,却硬憋着不敢笑出声音,距离网络的总裁啊!他们都打听过的,杀伐决断的厉害人物!在老婆面前还不是要低头?

    里面的伴娘可不客气,各种刁难的要求接踵而来,又是要求唱歌,又是要求体能检测。

    凌肃为了老婆很能豁的出去,样样都达标了,最后一个要求,上交工资卡。

    他想也不想地掏出身上所有黑卡金卡,一股脑地塞进去。

    旁边的秦铮也不知道抽的什么风,也从钱包里拿出各种卡塞进去,“安桃,这是给你的。”

    门里安静了一瞬间,猛地爆发出一阵哄笑声,夹杂着安桃气急败坏的声音,“你毛病吧!”

    结果,这就跟开了阀门一样,邢家言一言不发地拿出卡也往里塞,“这是给子越的。”

    潘子越一脸无语地盯着从门缝里塞进来的卡,脸色极其诡异。!%^*

    顾嘉……,顾嘉左右看看,干脆心一横,也塞了进去,“这是……,给里面没人给的那个人的。”

    楚诗诗活撕了顾嘉的心都有,特么的等婚礼结束,老娘非弄死他不可!

    韩子沐就近水楼台先得月了,直接将整个钱包都塞到秦子优的手里,“都给你,只要我有的,都是你的。”

    好好的堵门环节,愣是弄得像撒狗粮比赛,不过最终,门还是开了。

    凌肃手里拿着鲜花,单膝跪在季未央的面前。(!&^

    周围的喧闹仿佛渐渐凝固了,只剩下这两人,含笑深情对望。

    不是父母之命,没有利益纠缠,不在华丽富贵的场所,凌肃将花送上,“未央,你愿意嫁给我,一辈子跟我一起生活吗?”

    季未央的嘴角一点一点地勾起来,眼角眉梢的点点笑意,让她美得不可方物。

    “我愿意。”

    礼花的声音响起,在所有人的祝福声里,凌肃控制不住亲吻了他美丽的新娘子。

    角落里,白程安轻轻遮住棠棠的眼睛,嘴角含笑地祝福。

    ……

    接到了新娘子,要下楼坐婚车去别墅。

    白程安接到季未央的电话,请他今天过来的时候,人都愣住了,原本未央的婚礼只请他来观礼,却没想到,她还会请他来结亲。

    “按规矩,得自己的兄弟背我下楼,哥,你不来,我怎么办?”

    所以白程安来了,在众人的祝福下,背起了季未央,他要亲自将她送上幸福的婚车。

    然而……,背新娘子是不能坐电梯的,季未央的公寓在十二楼……

    楼道里,季未央趴在白程安的背上。

    小时候,白程安也背过她,那时候她觉得,哥哥的脊背是最宽阔的地方,很让人有安全感。

    这会儿,同样的感觉,再次浮现在季未央的心头。

    “哥,那张卡,我替棠棠谢谢你,可是以后不要了,我们能够生活得很好。”

    “嗯。”

    “哥,我不怪你了,你也不要怪你自己,咱们都好好的过日子。”

    “嗯。”

    “哥,祝你幸福。”

    “……嗯。”

    白程安将季未央送上婚车,目送豪华的车队远去,心里某个角落里,似乎有一扇门,轻轻地关上。

    ……

    “来了来了!戚总管,少爷少奶奶来了!”

    戚玥忙不迭地让人准备,什么甜汤啊,红包啊,分量都足足的。

    看着少爷亲自将少奶奶从车上抱下来,大步地走进别墅,戚玥都有种想哭的冲动。

    兜兜转转,少爷和少奶奶总算是修成正果了!夫人的在天之灵,怕是也能安息了。

    中式婚礼向来繁琐,可是极具仪式感,热热闹闹的让所有人都能感受到重要。

    季未央原本还担心凌肃会不耐烦,却没想到他比自己都要配合,一丝不苟地完成所有要求他做的环节。

    等到所有的环节都完成,只等着晚上的晚宴,大家才算是暂时放松了下来。

    别墅异常的大,所有人都被戚玥安排的好好的,可以休息一下。

    凌肃和季未央搂着棠棠补眠,韩子沐抱着秦子优也去修生养息,不过,也不全是这么和谐。

    潘子越将手里的卡交还给邢家言,“这个还给你。”

    邢家言没有伸手接过去,“为什么?我送出去的东西,没有收回来的道理。”

    潘子越睁大了眼睛,“你说为什么?我们两已经……”

    “可是,我没同意。”

    邢家言观察了那么长时间别的情侣,总算是悟出了一点心得。

    他一本正经地解释,“在一起是我们两人共同决定的,可是分手,只是你单方面提出,我不同意。”

    潘子越简直要被他气笑了,“你不同意,你为什么不同意?这不应该是你想要的吗?”

    邢家言抿着嘴,反正,他就是不同意。

    他转身就走,留下潘子越捏着那几张卡风中凌乱,所以,这到底算什么?

    潘子越很想将卡给扔了,只是良好的修养让她最终忍住。

    “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另一个角落里,楚诗诗就没有潘子越这么有涵养了,她直接将卡扔到顾嘉身上。

    “拿我寻开心呢?你什么意思?”

    顾嘉也有点懵,当时他怎么就鬼使神差地也照做了呢?

    他抓了抓脑袋,“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

    楚诗诗提高了声音打断他的话,“顾小爷听说阅人无数,要照你这样,你身上的卡早该发完了,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不想再提了。”

    楚诗诗说完转身就走,嘴里还嘀嘀咕咕地念叨,“妈的这辈子不喝酒了,假酒害人!”

    ——内容来自【书丛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