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二百七十三章:司璃寻亲

    兰诺贵女有意挑拨司璃和她那个“表哥”之间的关系,司璃听在耳里心知肚明。她借坡下驴,顺从地点头,“确实如此,可是我也没有办法,都是命吧。”

    “这却不然!”兰诺贵女觉得机会来了,“我们女子,一生再有本领,不过是嫁一丈夫,平安度日罢了。尤其是你们北境,对此更为重视。我们这里虽然是漠北,但我表哥是月然国的皇帝,也是这大漠的盟主。不如你留在我身边,待日后有合适的,我让我表哥给你寻一个本份老实的人嫁过去,也算是终身有了着落。当朝皇帝亲自指婚,又有谁敢看轻你?”

    “这样也行?”司璃茫然地抬起头来,脸上是一抹羞红,有些难为情,又有些摸不着头脑地望着兰诺贵女。

    “怎么不行?只要你认认真真地服侍我,难道还怕没了下场?”兰诺贵女继续蛊惑。

    “那……那我得跟堂兄商量商量。”司璃低下头,说话的声音较往日低了七八分,一副小儿女的娇羞之态。

    “这有何难?”兰诺贵女轻笑道,“我现在就去帮你寻找你的堂兄,等找到了,就让他给你做主!”

    看着司璃微笑着点头,兰诺贵女心想,哪里有可能真正地去给你找?这次大风灾里死了多少人啊!你的表哥就一定能活下来呢?不过是这几日安排人做做样子,然后就告诉也珠,只说她堂兄也死了,她无依无靠只得依附于自己,那一切就都妥当了!

    司璃也在心中暗笑,兰诺贵女这明显是缓兵之计。不过,只要她允许自己离开她的帐篷到城里去,她就可以留下莫清商设计的那套消息记号了。

    自从莫清商带着她们从南诏国离开,一路上,莫刀非常详细地把他们这些暗卫们之间的联络信号讲给司璃和喜阳听。司璃当时就很认真地记了下来,眼下就可以派上用场了。

    司璃想到这里,低声道:“贵女,那我可不可以跟你的人一起去看看啊?”

    “这……”兰诺犹豫了一下。但是看着司璃殷切的眼神,又不好意思拒绝了。说起来,大漠人的城池,不过就是一大堆帐篷扎堆儿的地方。因为这里是月然国的国都,才有些砖石土木的建筑,兰诺贵女手下的仆从个个剽悍,也不怕司璃会逃走。

    兰诺贵女想了想,觉得总要让司璃出去找一找,让她死了心,以后才会安心地为自己所用。想到这里,她点了点头道:“那就在城里转一转吧,如果长生天保佑,你和你的家人们有缘,也许会遇见?”

    司璃脸上现出感恩的表情,“谢谢贵女!”

    兰诺贵女挥了挥手,帐篷角落里闪出一个人来,司璃假装惊讶地望着那个人。

    “这是我的暗卫,一会儿就由他陪你出去转转。去准备吧,半个时辰之后,我会安排人带你出发。”兰诺贵女慢条斯理地说。!%^*

    “诺!”司璃应了一声退了出去,纤纤素手掀开帐篷帘子的时候,指甲轻弹,一抹几乎看不见的粉沫飘散在了空气里。

    司璃知道,兰诺贵女是不会完全相信她的话的。如果她顺口编出的几句话,就能让兰诺贵女相信,那兰诺贵女就太天真太幼稚了。但是,司璃算准了兰诺贵女不会当面拒绝她的要求或者是拆穿她漏洞百出的谎言。她一定会想办法派人暗中观察自己。

    但是,有了这一缕粉沫,兰诺贵女怕是没机会安排这些事了。这会儿,兰诺贵女和那名暗卫,应该都已经无知无觉地睡倒了。一会儿,他们自然会醒过来。兰诺贵女怕是不会记得之前她想要交待的事情了。

    说起来,这还要感谢那阵龙卷风,当莫清商终于拉不住司璃的时候,飓风好巧不巧地把司璃刮到了一个中药铺的院子里。当司璃清醒过来的时候,药铺已成断壁残垣,但是司璃却在里面找到了不少趁手的药材。

    当木木多带着月然部落的强盗来杀人劫掠的时候,司璃费劲心思,捡最重要的药材随身带了一些,这几天又悄悄在兰诺贵女的驻地内寻了些草药,这才勉强够配一些类似蒙汗药的东西,别的做不到,但是让人在短时间内失去意识,倒是没有问题。(!&^

    司璃回到与拉珠同住的帐篷里,拉珠没在,不知又到哪里去玩了。拉珠是自由人,不像司璃的身份是掠来的奴隶,不经允许不能离开兰诺贵女的地盘。大漠的女子又野性,一言不合,就骑着马儿就跑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

    但是,司璃希望的就是她不在!她匆匆忙忙写了几张汉字的小纸条,随身藏好,又把仅剩的一点药粉带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再检查一下,发现没有什么疏漏了,这才简单收拾一下,又转身去了兰诺贵女的帐篷。

    兰诺贵女和她的那个暗卫,此时也刚刚好从沉睡中醒了过来。两个人一睁开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迷茫。

    兰诺开口问:“你怎么在这里?”

    那个暗卫奇怪地说:“不是兰诺贵女唤我出来的吗?”

    “我唤你出来,我唤你出来做什么呢?”兰诺还是没完全清醒过来。

    那个暗卫也是一头雾水,正要答话,突然司璃掀开帐篷帘子走了进来,她轻快地说:“兰诺贵女,我已经收拾好了,我们现在可以出去了吗?”

    兰诺贵女和那个暗卫一听司璃的话,顿时恍然大悟般地想了起来,对了,这是要找人带也珠出去寻亲!

    兰诺贵女于是吩咐说:“你带上几个人,带也珠去城里找找看。看好了也珠,她人生地不熟,不要让她转丢了!也不能让她乱跑。若真能遇到她们商队的人,立即给我带回来!”

    暗卫一一应了。司璃又再三道谢,两个人一同走了出去。

    兰诺贵女望着司璃的背影,总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事,可是怎么想也想不起来。这时候,又一阵倦意袭来,兰诺贵女叹了口气,翻身倒在了小榻上,自言自语,“这几日总在城里呆着,甚是无趣,人都呆懒了呢……”

    说着,兰诺贵女居然又沉沉睡去。这一睡,几乎睡了两个时辰,再醒来的时候,已是日暮西山。

    兰诺贵女坐起身来,一眼看到了司璃之前写在纸上的那行字,她整个人惊坐起来:不好,果然是忘了事情,她是想要人暗中跟踪司璃的,竟然没有吩咐下去!

    如果司璃别有用心,她会不会利用这个机会逃走?兰诺贵女快步向帐篷外走去,就要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