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八百一十八章 考查能力

    天空已微微露出了夜色,沈迪终于回到家,她喊了声:“我回来了!”周琴正在做晚饭,听到声音,赶紧从厨房探出头来,问:“妮子,怎么样了?”“哎!我快累死了!”“到底怎样了啊?”“喏。”沈迪抽出合同书放到茶几上,四仰八叉地倒在沙发上。周琴端着菜出来,说:“坐正了,看你这没个正形的,你爸回来得说你了。女孩子,坐得有坐相!”

    母女俩正说着,只见沈健平进门来。沈迪赶紧坐正,喊了声“爸”。不知道为什么,虽然长大了,不至于像小时候那么怕他,但她还是很在意父亲的眼光。

    沈健平因为惦记沈迪应聘的事,晚上早早就回了家。看到女儿在家,沈健平心里也无比踏实起来。这么多年,和孩子聚少离多的,这样一家人在一起的日子想想也是少得可怜。“哎呀,我家妮子回来啦!应聘得怎么样了?”说话间,沈健平的声音也变得亲昵起来。

    周琴已经坐在沙发上翻起了沈迪带回来的合同,说:“喏,都签了合同了。我还怕她考不上呢!”

    “妈,不带你这么打击自个儿女儿的啊!”沈迪边说着,边去厨房洗碗筷,准备摆桌吃饭。

    沈健平也坐在沙发上,和周琴凑在一起看合同,说:“聘上了就好。”

    沈迪端着碗筷摆在桌上,说:“爸妈,你们知道吧?我是在校长室面试完当场签的合同,好多去应聘的人,都说是等学校到时候的电话通知呢。你们是没看到那场面,去应聘的人特多,乌泱泱的一大片……”

    屋外的小巷响起了狗吠声,夕阳最后的一点余晖,落在小巷尾处的一角,已经有人出门遛狗了。听着沈迪讲述她的应聘经历,看着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吃饭,周琴想:一家人在一起就是好啊,要是搁以前,沈健平这个点儿还没回来呢!

    沈迪对此次应聘的过程,用了一个词来形容——折腾。已经有了工作经验,沈迪对自己的此次应聘,本来还是自信满满的,可到了现场,她才发现,这次面临的,其实是一个全新的挑战。当年大学的招聘会上,无非是和本校同届毕业的应届生竞争,而进入社会后,重新面临选择与被选择,沈迪认识到,要面对的竞争对手,不管在数量上,还是在层次上,都多了许多。

    碧天学校的招聘场面之大,和应聘过程之复杂,都是沈迪始料不及的。招聘安排在周末,沈迪是赶上最后一个招聘日的下午才来应聘的。本以为最后一天来应聘的人应该要少很多,却没料到,报名登记处竟黑压压地挤了一大片的应聘者。

    沈迪听到,招聘负责人正对他身边的搭档喊:“赶紧去通知文印室那边,叫他们打印应聘表,表不够用了。”这么多人来应聘,连招聘学校都始料未及,此次竞争之大已略见一斑。沈迪放眼望向那乌泱泱的应聘人群,像自己这样的年轻人固然有,看起来颇有经验的三四十岁大的老师,也不在少数,甚至还有一些头发已见发白的年长者。

    在报名登记处排队好不容易领到应聘表,沈迪听到前面两个结伴来应聘的人相互聊着说:“听说今天来了两百多号人,现在已经四点多钟,五点半他们就下班,后边儿还不知道会来多少人呢!”“据说这可是小香镇最好的民办学校了,在整个香城,也算偏上等的学校了,这么多人想来,正常。”原来是这样,沈迪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好好发挥。

    沈迪应聘的是中学语文教师岗位,填好个人信息和简历后,她找到中学部这边,问正在排队的人,应聘语文学科应该站在哪一列,被问的人说正是这列。沈迪顺势往前边望去,粗略估计了下,该有二十几号人吧。沈迪松了口气,心里庆幸还好人不多。但她突然反应过来,招聘简章上说中学部语文学科是招两名老师,现在这里排队的就有二十几号人,如果加上之前排完队去试讲的,还有今天上午的,昨儿一天的,这样算下来,竞争者可着实不少啊。想到这里,沈迪就有些紧张了。

    为了转移注意力,缓解紧张感,沈迪和站在前面的老师攀谈了起来。这位老师四十岁上下的模样,说是教书十几年了,从香城的另外一个镇赶过来的。他原本是粤西地区某市的公办教师,因工资太低,便停薪留职来到这边发展,和原来学校的合约将要期满,也不想再留在那儿,就来到碧天学校应聘了。原来站在前面的这个竞争者是个“老江湖”,沈迪越发紧张了,她已经能听到心“咚咚咚”跳动的声音。尽管沈迪不停地在鼓励自己要自信,可心里终是没个底。

    这次排队是交登记表,由招聘负责人编好次序,然后应聘者按照编号,分批次进入考场参加笔试。进了笔试考场,沈迪迅速浏览了一遍试卷,试题分两部分:一部分是与中考题型类似的题目,一部分是教育学和心理学的专业知识。大致清楚了考试内容后,沈迪的紧张感反而一下子打消了。这些考题对于沈迪来说不在话下的,教育学、心理学方面的考题共四道,两道理论论述题,两道教育案例分析题。沈迪觉得这种考题设置挺科学,她最讨厌、也最怕考的,就是把那些不知道从书的哪一页犄角旮旯里抠出来的小知识点作为填空题或选择题,这根本考的就是考生的背书功夫嘛,哪里是考查什么所谓的能力。!%^*

    尽管毕业将近一年,但是当年专业学的扎实,现在又有了实在的教学经历,沈迪很快在规定时间内做好了试卷,还剩下了十多分钟时间用来检查。为了能提早进入试讲阶段,沈迪还是提前把试卷交给了阅卷老师。

    笔试阶段,所有应聘者的考卷都是在笔试教室内当场批改的。看着阅卷老师改卷,沈迪颇为感慨地想,当年那次“公考”若是能像这样当场就公布分数的话,那些所谓的“暗箱操作”,还有可能性吗?

    ——内容来自【书丛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