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予你情深- 第28章,垂丝柳在线言情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8章

    第28章

    “好。”予馨很快就答应,这是她的工作,她不可以拒绝,而且加班是有加班费的,她虽然答应和沈何交往,但是并不想依靠他,她要靠自己双手养活自己和母亲。

    坐进车里经理给了他一份资料:“你看看吧,这次谈合作的公司。”

    予馨接了过来,翻开,然后看到的那个集团的名字,整个人都僵住,太过熟悉,以为自己可以忘了,可是为什么看到关于他的一切还会心疼。

    手有些颤抖:“我……可不可以不去?”

    “你在开玩笑?”经理的脸色有些不好。

    经理是中国人,在这边开翻译公司的,公司里大多都是国内人,自从她进来,经理就对她很照顾,要不是对方是陆堔,她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顾予馨你应该知道,公司的业务并不好,这是个大客户,我们必须要拿下。”

    “关总……”予馨欲言又止,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就当帮帮我。”

    要不是对方提出必须顾予馨必须到场,他也不会为难她。

    “在国外我们都不容易,看在我以前对你停照顾的份上,这个合作和我一起去谈。”

    关经理打着感情牌。

    予馨紧紧的攥着手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犹豫了很久之后才回答道:“好。”

    既然已经过去,那么就让自己勇敢面对。

    一路上予馨一直在给自己做心里建设,告诉自己所有的一切都过去了。

    “顾予馨下来啊。”车子已经停下,不见予馨下来,关总提醒道。

    “哦。”予馨这才回神,推开车门下来。

    关总多看了一眼予馨,看她的样子是和今天要见的人有关系,不然对方不会要求见她必须来,而且予馨本来是很愿意来的,可是看了对方的资料,就开始退缩,这表明两人肯定是认识的。

    至于现在连见面都不敢,那就不得而知了。

    站在包间的门口,关总看着予馨叹了口气,说道:“要是,他太为难你,大不了我们不要这个合作案。”

    予馨没有说话,不过心里已经有了答案,进入公司以后关总一直很照顾自己,若是因为个人问题让公司损失不是她想看到的。

    抬手去敲门,关总被她的举动弄的一愣:“你……”

    “我不会因为个人问题而影响工作。”予馨轻轻的抬起下巴,不管要面多的是谁,她都要挺直自己的腰杆。

    关总笑笑,听见里面有应声才推开房间的门。

    然而就在予馨准备好去面对的时候,里面并没有陆堔,这让予馨心里一愣。

    “麻烦你们可能要等一下,我家总裁还没有到。”刘浩看着予馨说道,像是没有看见关总一样。

    予馨唇角抽了抽,看着刘浩介绍道:“这位是我们公司总裁。”

    对于刘浩的态度,予馨很不喜欢,和陆堔一个德行,就连他的属下也是一样。

    “关总请坐,还要请你们等一下。”刘浩立刻改变态度,刘浩是一直跟在陆堔身边的人,这次的合作案,也是冲着予馨来的,这是他们家总裁放在心尖上的人,怎么也不能得罪。

    关总忍不住多看了一眼予馨,这次的合作是对方先找的他,他也了解过对方的公司,在国内很有实力,看到刘浩对予馨的态度,看来这予馨和他们总裁关系匪浅。

    予馨和关总等了近半个小时还没有人来。

    “你们总裁到底什么时候来?”关总沉着脸,就算在好的脾气被人这样晾着也难免上火气。

    “马上。”刘浩依旧是开始的那个样子。

    “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予馨低声对关总说,这里太闷了,在这个半个小时里,她的神经一直紧绷着,就怕忽然陆堔就来了,而自己没有准备好。

    离开包间,予馨觉得自己才能呼吸,在走廊站了片刻去洗手间。

    在她转身的那一瞬间就看见从走廊另一头走过来的人,不禁整个人僵在原地。

    这是离开半年里,第一次见他,还是在她这样的情况下。

    虽然这不是陆堔第一次见他,但是依旧新潮澎湃,但是面上却没有什么波澜。

    迈起脚步走过来,朝她伸出手,说道:“好久不见。”

    看到陆堔这么平静,予馨自嘲,看看人家那平静的模样,自己有什么可紧张的?

    压下所有的情绪,唇角勾起明媚的笑:“好久不见。”

    看着予馨的笑,陆堔的眸光深了深,这个女人倒是会装,刚刚明明在她的眼里看到了慌乱,现在还能对自己笑,这演技,绝对的满分。

    两人一起回的包间,看见他们两个一起进门,关总惊讶了一下,刘浩却很平静,他已经习惯了,他家总裁不按常理出牌的习惯。

    予馨落坐在关总旁边,除了最初的紧张,现在她已经镇静下来。

    “我呢需要一个一天12个小时跟着我的翻译,要求会英语,和西班牙语,如果这点你们能让我满意,我会将公司全年和这边来往的需要翻译的业务都交给贵公司。”

    “这个……”陆堔给出的条件很诱人,整个集团全年和这边来往的业务都给他们的话,几乎够他们做一年的,不用再去拉别的业务,可是……

    “怎么,关总觉得我不够有诚意?”陆堔身体往后倾靠在了椅背上,从始至终都没有看往予馨身上看一眼。

    关总看了一眼予馨才说道:“不知道陆总对这个翻译有什么要求,我才知道我们公司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关总也是个老江湖,把问题又抛了会去,不答应,也不否定。

    陆堔这才将目光移到予馨的脸上笑着说:“这位也是你们公司的职员?”

    关总都想喷他一脸,不是他点名道姓的叫顾予馨来的吗?现在又装不认识,是什么鬼?

    不过他不能明说,呵呵的笑了两声说道:“她是我们公司的。”

    “我看她就挺合适。”陆堔端起桌上的水杯,递到唇边,透过玻璃看向予馨。

    予馨面上无波,但是内心已经慌乱,他到底想干什么?

    不见关总回答,陆堔慢悠悠的放下水杯看向关总:“怎么,堂堂一家公司的总裁,连这个主也不能做?”

    “我们公司比较人性化,对员工都很宽容,要是她不愿意,我也不会为难。”关总笑笑。

    都知道顾予馨和陆堔的关系匪浅,还让命令她,不是找难堪,不过他相信她越宽容,予馨答应的可能性酒越大。

    老狐狸,陆堔不动声色的冷哼了一声,要过他喜欢,予馨就是那种不喜欢欠人人情的事,这关总这么维护着她,她不会拒绝。

    是的,现在予馨矛盾的要死,要是关总命令她,必须答应,也许她就趁机辞职了,大不了再去找别的工作,可是他,处处为自己着想,要是不答应,公司就会损失这笔单子,而且是因为她个人。

    可是她忽略了陆堔的动机,要不是她在这家公司,陆堔何必费尽心思找上这家公司?

    “陆总虽然我们公司很需要你这次的案子,哪怕我们会倒闭,也不会去牺牲一个员工去拯救公司。”关总给出最后一击,予馨答不答应就看这次了,说完他就站起来对于馨说道:“顾予馨我们走吧。”

    陆堔也不急,依旧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心里默念这三二一……

    “我同意,不知道陆总需要我做翻译多久。”予馨没有站起来,看向陆堔。

    陆堔抬眸却是看向关总,这人简直是神助攻,不然予馨不会就这么答应,是个人才。

    “一……天。”多久还有意义吗?以后她都必须在自己身边。

    听到这个数字予馨莫名的松了一口气,这才看向关总:“我们走吧。”

    “等下,既然达成合作,合同还请陆总欠了。”关总将文件递给陆堔。

    陆堔接了过来,自己达到目的有这个人的功不可没,所以他签的很爽快,吧文件递给关总,目光却是落在予馨身上的:“今天我需要向顾小姐了解一些情况,所以,你得等一下。”

    “那我先走了。”关总笑笑,合同已经到手,何必在去趟这浑水?还是先走为妙。

    予馨张了张口,想要挽留关总,却不知说什么,好像没有立场,因为陆堔所要求的是工作内的。

    “想要问什么问吧。”予馨收拾好情绪,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我饿了我们边吃东西边说吧。”也不管予馨答不答应率先离开。

    予馨站在原地咬着唇,他就是故意的,可是自己却不得不听他的。

    “麻烦顾小姐快点,我的时间很宝贵。”陆堔边走边说,没有回头去看他。

    予馨咬着牙,走在陆堔的身后,狠狠地瞪着他。

    走到车旁,刘浩自觉地把车钥匙给陆堔,然后撤人,现在陆堔肯定不需要司机,所以自己还是趁早走。

    能受陆堔地重用,这点眼色都没有地话,早就被别人取代了。

    予馨走过来,刚想去拉后车门,陆堔的事声音就响了起:“我有事情问你,你坐在后面我要怎么说?”

    “那就不说。”予馨心里憋着一口气。

    “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客户的?”陆堔语气沉了下来,似乎是真的以一个客户的身份去说这件事情的。

    “你……”

    “我的耐心有限!”陆堔打断她的话。

    予馨整理了一下衣服,和他生气不值得,绕过车头拉开副驾驶的位置坐进去,左右一天的时间,忍忍就过去了。

    陆堔启动车子,车子很平稳的行驶在公路上,陆堔目不斜视淡淡的开口:“想吃什么?我带你去。”

    予馨都要被这人气笑了。

    这样真是莫名奇妙。

    “礼貌懂吗?我问你得有答。”陆堔依旧是目不斜视没有看她。

    就在予馨想要回答得时候,口袋里得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手机上面显示着沈何得电话,犹豫了一下才接起来。

    “你去哪里?”沈何的声音传过来。

    予馨这才想起来,他说要来接自己,说道:“我等下自己会去……”

    这时陆堔转头看向她,予馨很怕沈何知道自己和陆堔在一起,立刻说道:“我还有事,我先挂了,会去再和你说。”

    说完她就将电话挂断。

    “怎么我就那么见不得人?”陆堔的声音很平静,让人听不出任何起伏。

    予馨装着手机,淡淡的说着:“我只想不想他误会什么而已,毕竟他是我的……”

    车子忽然停了下来,车胎摩擦着地面发出刺耳的响声,这猝不及防的急刹车让予馨的头,差点撞到前面的挡风玻璃。

    “你干什么?”予馨怒斥,这人有神经病?

    陆堔忽略了所有,脑子里一直在回响那句“我的”他很想知道沈何是她什么人?

    “你的?叫的真是亲热。”陆堔说的咬牙切齿。

    看到陆堔生气,予馨却觉得舒畅,唇角勾着好看的笑:“当然,他是我的爱人,我自然要叫的亲热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思就是想这么说。

    “呵!”陆堔被气笑了:“你在说一遍。”

    他的声音温柔极了,但是他的眼里却没有一丝笑意。

    对上她的眼睛,予馨不由自主的往后撤着身子,他的样子太过骇人,和他相处了两年,他生气的样子,她在了解不过了。

    “把你刚刚的话,再给我说一遍!”陆堔一字一句的说。

    这样的陆堔太可怕,予馨推开车门就要下车,却被陆堔快一步拉住手臂,唇角勾着笑:“你怕什么?”

    “你放开我!”予馨挣扎,可是她越挣扎陆堔抓的越紧。

    然而就在两人对峙时,予馨的电话再次响起来,予馨没有动,融动着唇。

    “怎么不接,要不,我替你接?”陆沈戏虐,说着就伸手去掏她的口袋。

    “陆堔!”予馨呵斥。

    “就那么在乎他知道?”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