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八十四章 灰衣人

    “老板,你这里可有陌生的人来过,年纪与我差不多,样子俊朗,穿着一身灰色衣服的。”欧阳玄紫问道。

    老头子想了想:“这里来往的人这么多,哪能都记得住的,你说的这样的人,倒是不少年轻学子,我也没有怎么注意到。

    你是要找这样的一个人么?”

    老头子问,欧阳玄紫说道:“确实要找他,他是什么人我也想知道,他打伤了我的朋友,还令我朋友中毒,我希望他能把解药给我,这样我的朋友也就有救了。”

    “你说他下毒害你的朋友?”那个老头子问欧阳玄紫,欧阳玄紫点了点头:“是这么回事。”

    “那这事是有些严重,我好好想想。”老头子回去之后便坐下了,一边看着门口一边想,但他没等想起来,老太太倒是说:“你们说的这个人,我有些印象,但是他没有来我们店铺里面,倒是在我家的院子外面转悠了一下,就是这本书,我在外面捡到的时候看见的他。

    不过我没看见这个人的脸,只是看见这个人的背影了,按照你说的,穿了一身灰色的衣服,长的清瘦吧,看着背影是英俊的,他在我外面转圈,我那天心血来潮出去看看,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人,说来也奇怪了,他转了几圈,我竟然没看见他的脸,你们说奇不奇怪?”

    老太太说的就很奇怪,只不过我和欧阳玄紫都没说什么,而对面的老头子说道:“要是这么说,我也看见那个人了,但我不是在前面,我是在院子里面,我记得那天我正在院子里面打扫,忽然刮了一阵风,之后我便看见一个灰衣服的人在我家院子里面出去了,我寻思这事情可能是我看花眼了,现在想起来,到觉得不是了,这可真是奇怪了。”

    “应该不是看花眼了,这个人可能不是人,不知道我这么说,老人家有没有反感?”欧阳玄紫说道,老头子摇了摇头:“我们一把年纪了,已经是快要入土的人了,怎么回事其实我们也大概的明白了,有些事情啊,确实就是那么一回事的。”

    老头子这么说老太太也说:“我看你们长得不素,来了我这里也有小半天了,肯定是有什么事情,你们没有说我们也不好问,既然现在你们自己说出来了,那就说说吧,如果我们能帮忙的,我们一定帮忙的。”

    “多谢老人家了,不瞒老人家,我们要找的这个人,是个已经成了精怪的生灵,是什么我们还没有查出来,只是我能感觉到,他在你这里逗留过,所以我才问问你们。”

    “原来是这样,那你们找不到可怎么办?”老太太问道,欧阳玄紫说道:“这个也没有关系,我已经把我的朋友安置在对面的棺材铺里面了,只要今天晚上不被找到,我控制住了那个毒,就不会毒发,我爹娘已经出门去了,等他们回来就能把解药带回来,到时候必然会让我朋友好些。”

    “这么说,你那个朋友是不会有事了?”老太太询问,欧阳玄紫点了点头,我看着欧阳玄紫,想着他这话的真假。

    欧阳玄紫说道:“既然不在这里,那我们先去别的地方找了,不打扰了。”

    “也好,希望你们能早一点找到吧。”老太太说道,欧阳玄紫说:“会的。”

    说完欧阳玄紫便带着我去了门口,我已经走到门口了,忍不住回头去看老太太手里的那本书,看到老太太握住书的姿势,我愣了一下,随后看向老太太的那双眼睛,那双眼睛,可真是明亮,一个人,还是上了年纪的人,怎么会有那么明亮的一双眼睛?

    注视着老太太,我想要回去,却给欧阳玄紫拉住了手,拉了回去。

    “红儿,我们去吃些东西,你不是有些饿了么?”欧阳玄紫拉着我,我们便离开了古雅居。

    出了门我回头看了看,古雅居的门便关上了,看上去是不想再做生意了,我此时去看欧阳玄紫问道:“是那个老太太有问题么?”

    欧阳玄紫没回答,反倒是说:“红儿饿了,我们回去吃些东西,晚上还要休息”

    “也好。”欧阳玄紫既然已经那样说了,我自然没有什么好说的,不然我说的太多,总显得不好。

    他既然心中有数,何必我来烦他。

    离开了古雅居我和欧阳玄紫在外面找了一家吃饭的地方,吃过饭欧阳玄紫便带着我回了阴阳事务所那边,我问欧阳玄紫不再去找了,欧阳玄紫便跟我说他有些累了,想要回去休息一会。

    我以为欧阳玄紫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好,便忙着跟着他回去了,他脱了衣服躺下,我便坐在一边陪着他,他便朝着我笑着:“从前在度朔山有一棵桃树,桃树下面有两个门神,桃树的树洞里面,有一群鬼怪,桃树很大,枝繁叶茂,却无人见过桃树开花结出桃子。

    后来有个孩子去了,那桃树上面便年年都结桃子,而桃树上的桃子,只有那孩子吃过,就是那桃树的树老虎都没有吃过。

    那孩子童言无忌,说过这样的话,你用果子将我养大,我也会将我这一生迹情于你。

    桃树说这是顽皮,后来那孩子长大成人,便想与她结百年好合,但她始终不愿。”

    欧阳玄紫八成是糊涂了,什么和什么我也是听的糊涂,我伸手摸了一把他的头,好好的,没有滚烫。

    “你累了,好好休息,别再胡说八道了。”我说完便在一边坐着了,欧阳玄紫于是将他那双狭长的眼睛缓缓闭上,缓缓说道:“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那一月,我转过所有经纶,不问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我能与你相遇;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生长,只为佑你平安喜乐;那一天,我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诵经中的真言;那一月,我摇动所有转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那一年,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那一日,我垒起玛尼堆,不为修德,只为投下你心湖的石子;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那一年,我磕长头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这一世,转山不为轮回,专为途中与你相见,只是就在那一夜,你忘却了所有,抛弃了信仰,也舍弃了轮回……”

    握着欧阳玄紫的手我有些发呆,他说的这些我倒是听过,中学的时候我就听过了,但那时候我没有感觉,倒是这时候心底有些触动,整个人都有些茫然了。

    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有多少故事,能将一首诗说的如此打动人心,倒是我,不知道怎么回应。

    于是我便只能是陪着他而已。

    不过我这个人睡意袭来也陪不得他了,他睡着我便也睡着了。

    等我睡醒过来的时候,欧阳玄紫已经起来了,我正躺在他的腿上,他低头看着我,他那披肩的长发又出现了,还与我的头发打结起来。

    一开始好像是梦境,看欧阳玄紫的那样子,好像是一个人间的妖精,后来他忽然笑了起来,笑声爽朗,胸膛起伏,我才想到,他是男人,怎么能用妖精来说他呢。

    他还能听见我心里在想什么,难怪笑的那么得意。

    笑了一会,欧阳玄紫低头看我,随后我便起身坐了起来,此时欧阳玄紫和我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出去吃饭了,吃了饭去看雯雯他们,再晚许是要来不及了。”

    “恩。”我答应下来,便和欧阳玄紫去了门外,出了门便洗手吃饭,叶绾贞看我和欧阳玄紫出去,便问我们:“雯雯和叶鹏又跑后山去了?”

    欧阳玄紫于是推了我一下,我便只能说道:“还没回来。”

    “等回来我说他们,你们坐下吃饭吧,不是想要吃包子么,我做了,尝尝吧。”叶绾贞说道,我们也坐下了,两盘子包子摆在眼前,香喷喷的,欧阳玄紫伸手拿了一个给我,我便接了过来,咬了一口觉得好吃,但我却吃不出来是什么味道。

    叶绾贞坐下了还说:“这个是素馅的,不过也好吃,喜欢吃以后就常来,要不你住下也行,就能天天吃了。”

    我低着头没有说话,叶绾贞便笑的格外高兴。

    吃了饭欧阳玄紫便说要出去走走,还说今晚不来这边住,想去棺材铺住一个晚上,叶绾贞倒是没有说什么,答应的很是干脆。

    “舅母,我们先走了。”欧阳玄紫起身站了起来,带着我一起去了外面,出了门我们去了棺材铺的那边,那里边此时已经有什么不对劲的事情了,好像是有人在里面劈柴,结果等我们进去,那里面果然有个人在里面挥动斧头,而那人便是毛阿牛。^_^